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澳门金沙真人娱乐

时间:2018-10-11 08:51:58  作者:云远天长

 

 
《每天都被老攻追杀怎么办[快穿]》作者:云远天长
 
文案:
其实文名应该叫《每天都被老攻宠爱怎么办》,因为宠爱的篇幅占了绝大比例,超级甜的~不甜咬我!
 
舒星弥的男友不幸身患绝症,为挽救男友,他绑定系统,穿越到众多前生前世改变自己与爱人的命运,积累希望值!
舒星弥:被霸道师尊毒杀的无辜爱徒,被无情帝王赐死的代嫁男后,被初恋魔君亲手送入死牢的卧底男仙,与痴情太子殉情的倾国内宦……我还以为我的任务是谈恋爱,这简直是在玩命啊?
系统:治愈绝症需要积累的希望值不是小数目,所以宿主的任务难度相对较高。
舒星弥:……
裴欲: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无论我们面对多少不可能,我都一定会和你一起,将我们的未来变为可能。
舒星弥:好好说话,把刀放下。
深情阴郁小狼狗攻X温柔贴心小天使护士受 1V1,HE
 
【故事世界】:
第一卷:霸道师尊毒杀爱徒篇(神仙师徒,在线互宠)已完成√
第二卷:帝王赐死代嫁男后篇(帝后联姻,先婚后爱)已完成√
第三卷:极限游戏大逃杀篇(极致信任,全部交付)已完成√
第四卷:女装巨巨在线掉马篇(当总裁知道他粉上的女装主播是自己的秘书)已完成√
第五卷:前夫是魔君陛下篇(作为人质被送到前夫寝宫是什么体验?哭哭)已完成√
第六卷:不是太监是太子妃(做人要有梦想!比如和太子谈个恋爱什么的)已完成√
第七卷:小白鼠实验体出逃计划(禁止辅导员和实验体谈恋爱?我们结婚)已完成√
第八卷:我是一个没有感情的刺客(相爱相杀,殊途同归)已完成√
第九卷:万人迷系草与恐同学霸(别过来,我恐同,动心后,真香.jpg)已完成√
第十卷:重生复醒逆天改命(我的重生必将带来你的复苏)
 
*每个世界的攻都是同一人转世,受穿越的每一个世界,都是他和攻相爱过的地方。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系统 甜文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舒星弥,裴欲 ┃ 配角:系统 ┃ 其它:
 
 
 
第1章 霸道师尊毒杀爱徒篇
  舒星弥握着冰凉的门把,心头突然有些紧张。
  推开门,打开灯的刹那,几只粗糙的大手粗鲁地将他拖拽进房间里。
  “唔唔——”
  一个强壮的男人从背后架住他的胳膊,捂住他的嘴,背着身子踹了一脚房门,另一人则默契地直接将门反锁,锁芯咔哒一响。
  地板上布满了沾着黑色污泥的鞋印。刚下过一场小雪,这些男人在这个破旧的小旅馆里等候多时了。
  空气里弥漫着强烈的烟味,有劣质烟,也有高档烟,交缠盘旋,烟雾缭绕。
  坐在雪白床铺上的男人穿着米色大衣,里头搭了一件白衬衫,没有一丝褶皱。他将烟头丢进茶杯,缓缓起身,走向舒星弥,朝他脸上吐了一口高档烟。
  舒星弥被呛得直咳嗽,眼睛也涩涩发痛。
  穿大衣的男人微微扬了扬下巴,冲身旁的人使了个眼色。
  几个男人得了命令,立即对舒星弥拳打脚踢。他们下手有分寸。
  有人曲起膝盖,对着舒星弥的肚子狠狠一顶。
  舒星弥连续一个月都在医院照顾男友,寝食不安,本就虚弱得不成样子,哪里经得住这样的重击,顿时皱着眉头躺倒在地。
  “停。”声音短促而清晰,几个男人收手。
  舒星弥断断续续咳嗽了几声,他扶着墙壁站起身道:“林先生,钱我一定会还的,请再给我一些时间。”
  他弯腰捡起那条被众人踏得满是泥污的灰色围巾,抱在怀里。这是他生日时男友送的。
  林先生并没有抬眼看他,而是又点着了一根烟,慢吞吞抽了一口,道:“你已经拖了一个月,按规矩,应该剁你一根手指。”
  “再宽限我四天,四天之后,我若再还不上,一切都听凭林先生处置。”舒星弥望着眼前的男人,他的眼神里没有恐惧,没有惊惶。
  林先生也惊诧于他的平静,这实在不像是一个欠了高利贷的人应该露出的眼神。一般他们去催债,欠债人大多都是跪地求饶、痛哭流涕、惊慌失措,比鞋底的雪泥还不如,一碰就散。
  “还有。”舒星弥看了看其余几个男人,停顿了一会。
  林先生挥了挥手,几个男人走出房间。
  “我想再借十万。”
  “你疯了?”林先生眉头轻皱:“前面的债还没还上,又要借?你刚才说四天之内还上,是怎么回事?”
  “我家人要动手术,三天之内必须手术,否则就没命了,”舒星弥低头,目光黯淡了一瞬,又抬头说:“这是最后的机会。”
  “成功率……?”
  “百分之三。”
  两个男人都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房间里有片刻的沉默,似乎连烟圈都停止了弥散。
  “四天之后,如果你还不上,打算怎么办?”
  “你可以摘我的肾,”舒星弥露出一个不能被称之为微笑的微笑:“如果我家人的手术没有成功,你可以把我的五脏六腑都取走,随便你卖到什么地方去。”
  林先生终于忍不住爆了粗口:“你他妈傻啊,还不上债不会跑吗?”
  “小点声。”
  林先生面色铁青,看了舒星弥一眼,伸手从大衣口袋摸出钱包,抽出一张银|行卡,放在床头桌上。
  “里头有十五万,密码都是零,算我还你一个人情,写个借据。”
  先前有一次林先生腹部中刀,舒星弥作为护士,对他悉心照顾,忙前忙后。他记着呢。今天本来也是送钱来的。揍舒星弥,也是给手下们看的,不然上头不好交代。
  “谢谢,真的,我一定会还你的。谢谢。”
  舒星弥语无伦次。
  他写了张借据,林先生接过,收在钱包中。
  “走了。”
  林先生不愿看到舒星弥拼命掩饰脆弱的样子,他想,先离开是比较好的选择。
  舒星弥将银|行卡放在包里,又从床头桌的背面摸出存折。他今天回旅馆来,是为了拿存折,取钱支付医药费的。
  他去卫生间,洗了把脸,又接了杯冰凉的净水,漱漱口,吐出掺了淡淡血红的水,是嘴角破了。
  他望着镜子,心想,这顿打挨得真值,现在有钱了,裴欲终于可以动手术了……
  百分之三。
  渺小的成功几率。
  他和裴欲从小一起在孤儿院长大,两个人都没有什么好运气,从来没中过奖,就连买饮料也没中过“再来一瓶”。
  想到这里,舒星弥有些绝望。
  他摇摇头,又抬起脸来,裴欲一定会好起来的。
  不需要任何根据,不需要任何理由,他必须抱着如此盲目的希望与期许。
  小时候,他营养不良,瘦瘦小小的,又不会打架,全靠裴欲罩着,裴欲得了什么好吃的,都塞给他。就连晚上踹被子,裴欲都惦记着把他的脚放回被子里,还要把被角掖得好好的。
  别人都打趣说他是裴欲的小童养媳。裴欲疼爱舒星弥,像疼媳妇。
  他要什么,裴欲都给。裴欲要什么,他也给。
  就算拼上这辈子所有的运气,他也希望裴欲的手术能够成功。
  这是他心底里,最强烈的渴望。
  “你愿意用生命赌上那3%的成功率吗?”
  一行浅银色的字渐渐浮现在镜面上。
  字体古雅,散发着淡淡的光芒,仔细一看,甚至不像是字,倒像是一串神秘而美丽的符号。
  舒星弥根本来不及疑惑为什么镜子上会冒出字来,就在心里默念了一句“我愿意”。
  在应答的瞬间,他眼前一黑,意识被吸入镜中。
  睁开眼睛,四周是无边无际的黑暗,听不到任何声音,甚至连自己的心跳都感觉不到。
  像是沉入茫茫海中的一颗浮沙。
  无色、无声、无味、无触觉,他被剥离了,是纯粹的意念。
  恐惧、惶惑、不安、惊讶,纷纷涌入舒星弥的脑海。
  “发生了什么?这是哪里?我为什么会在这儿?……”舒星弥想着。
  “这里我的灵域,宿主之所以在这里,是因为宿主回应了我的问题。”
  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声音。
  刚刚那条信息直接传入舒星弥的脑中,清晰而迅速,好像回答问题的人并没有经过任何思考。
  意念对话。
  “你是谁?宿主…是指我吗?我想让裴欲的手术成功,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我都愿意!”舒星弥努力传达着信息。
  无论现在的状况有多么荒谬不羁,他都顾不上去质疑了。他没有时间了,裴欲没有时间了。
  如果真的能把3%的成功率扭转成100%的话……
  如果。
  救命稻草在他面前晃了一晃,他必须死死抓住。
  “我可以帮助宿主完成这个心愿。”
  “谢谢,不过,为什么帮我?”
  舒星弥注意到对方迟疑了几秒,刚才的问题都是瞬间得到回答,这个问题却不同。
  “我在帮助宿主的同时,也会得到宿主的帮助,至于我究竟是谁,我会得到什么好处……宿主会明白的,不过,不是现在。”
  “需要我怎么做?”
  “请听我说,我知晓宿主和裴先生的前生前世,你们二人其实每一生每一世都是恋人,然而,你们的爱情全部以悲剧告终……反反复复积累下来,已然形成了一种‘命运惯性’,如同地上的车辙一般,命运之流会顺着既定的轨迹流淌,若想改变今生的命运,将裴先生手术的成功率提升到百分之八十,甚至是百分之百,就需要宿主暂时回到诸多前世的时空中,改变命运,改变车辙的轨迹。
  若改命成功,则会获得希望值,积攒到足够的希望值之后(大约十万左右),裴先生便可以得救,宿主也可以回到原来的时空,与裴先生重聚。
  然而,此行风险甚大,若宿主使原来世界的情境变得更加悲惨,则会增加绝望值,当绝望值到达临界点时(大约五万左右),宿主与我将再也不能回到原先的世界,永远被困在时空的乱流中,因此,请宿主务必谨慎行事。”
  “我懂了,那这个过程需要多久?我的爱人只剩三天时间……”
  “宿主不必担心,时空穿越如梦如幻,弹指一挥间而已。”
  “对了,我该怎么称呼你呢?”
  又是一阵停顿。
  “我没有名字,宿主想到我的时候,我自然就会出现,如果非要给我一个称呼的话,可以叫我系统或传送器。接下来,我会将宿主传送到第一个世界中,那里一切开始的地方……这一次,希望宿主能与心爱之人终成眷属,我会完全遵从、尊重宿主的一切选择与决定,我不会做出任何干扰行为,请宿主放心。”
  舒星弥的面前渐渐浮现出十面长镜,镜面平滑晶亮,在黑暗中闪烁着柔和的光芒,每一面镜子中,都映出了两个人的身影——他和裴欲,面容一样,只是装束不同。
  镜中的朦胧画面不断变幻,舒星弥被引入第一面镜子中。
  镜子的内里,究竟是什么?
  舒星弥感觉自己在水中行走,每一步都有些吃力。
  在玲珑剔透的镜中,时空是凝滞的,仿佛要把他定格在里面一样,每一束光线都在挽留,都在不舍。
  无边无际的光如蜜如雨,包裹着他。
  他从一个世界迈入另一个世界。
  途中,一段信息在他面前浮现,是这一世他与裴欲的恋爱史。
  这一世,他是湮海龙王的第九子,清胧。
  他虽然是龙王之子,却没有龙角龙身,只因他的母亲是龙王妻妾九人中唯一的鲛人,而清胧完美继承了母亲的容貌,论相貌,论身段,龙宫中无人可与之相争。
  然而,他资质奇差,根基不佳,这令龙王十分不悦,自己怎么可能生出这么废物的儿子?他对外宣称自己只有八个龙子,拒绝承认第九子的身份。
  从小到大,九公子清胧在龙宫饱受欺辱,在八个哥哥姐姐中,只有三哥对他还算不错,其他的,没有一个看得起他。
  鲛妃失宠后,清胧彻底沦为龙宫中的奴仆,任何人都可以对他大呼小叫,呼来喝去,任意作践。
  他脑子笨,记性差,别人欺负了他,他也不怎么记得。只是半夜的时候,会突然莫名有些委屈,偷偷在被窝里哭起来,醒来的时候,被子底下会有细细碎碎的珍珠。
  清胧把圆整漂亮一些的珍珠拣在手心,偷偷卖掉,给娘亲买花戴。
  八个哥哥姐姐到了一百岁的时候,就纷纷前往仙山拜师,修习仙法,小有所成,而清胧两百岁的时候,仍然无人愿意收他为徒。
  清胧道行浅,法力弱,就算是和海边的渔夫打一架,都不一定能赢,有被人扛回家烤了吃的危险。
  清胧就这样长到了三百岁,他生命中的转折点出现了。
  奇迹出现了。
  人人看轻的九公子,竟然被闻名十六仙洲的玄异仙尊收为徒弟。唯一的徒弟。同食同寝,出双入对的徒弟。
  双修的徒弟。
 
 
第2章 霸道师尊毒杀爱徒篇
  此事惊动了仙界,甚至连妖界、魔界、人界、阴界都有了传闻。
  经此一事,有人猜测玄异仙尊的收徒标准是:美丽愚蠢的少年。
  清胧跟随师父回到蓬洲梦麟洞修炼,参悟仙法,下凡除妖,师徒二人情愫渐生,生死相许。
  他们约定,在一千年以后,无歧岛上开满合欢花的时候,他们就去那里成亲。
  然而,几百年后,清胧的仙法日益长进,他被天帝调去看守木昧神树,当夜,木昧神树灵脉不稳,意外中伤清胧。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