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澳门金沙真人娱乐

时间:2018-10-11 08:47:39  作者:走馬川行

 《你好,龙套先生》作者:走馬川行

 
文案
 
两个龙套在娱乐圈摸爬滚打的故事。
 
 
剧情ooc文笔白烂(欢迎批评!)
 
 
周南×纪匪
 
 
“不好意思,请问龙套演员去哪领盒饭?”
 
 
“哥哥,半小时前就领完了啊,我这是最后一份。”
 
 
“......”
 
 
“要不,你凑和一下,吃我的?”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娱乐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周南,纪匪 ┃ 配角:陈错,钟迟佐,江原,庄霁川 ┃ 其它:有点神经病的无厘头小故事
 
 
 
第1章 第一章
 
 
“嗡——嗡————”
 
八点零一刻,手机闹铃催命般响着。
纪匪闭着眼睛胡乱在床头摸了摸。
唔,手机被自己扔到哪去了?算了,不找了,他索性认命地又栽了回去。
 
“嗡————————————”
 
夭寿,这闹铃居然还设置成不关掉就一直响的模式。
 
“艹!”只见试图把自己埋在被子里的人翻了个身,□□着坐起来。被子自肩膀滑落到纤瘦的腰间,白皙的皮肤上隐约能看到泛着红的吻痕和牙印。
 
纪匪揉了揉睡乱的头发,半天才从刚刚睡醒的恍惚中清醒过来。手机依旧在地上胡乱扔着的衣服里叫嚣,他试图起身下床,但是身体上传来的不适感使他愣在床上。
 
某个难以启齿的位置。
 
似乎
 
有点疼
 
......
 
昨天......
 
他好像......被人睡了......???!
 
纪匪捂着脸,脑海里像放电影一样,一幕一幕闪过昨天的种种。
 
 
 
这是纪匪参演的第一部电影。虽然是个龙套角色,但一共算下来还是有那么几句台词的。毕业以来,这还是第一部有台词的戏。
 
没有公司,没有人脉,没有作品,仅仅通过导师介绍得到这个角色已经是万幸了。他带着对演艺事业的憧憬与热爱进了组,可谁知,剧组生活却不像自己原本想的那样。
 
他想起介绍自己的那位老师曾对他说过,“如果你能承受住没有戏拍的日日夜夜,甚至不知道下一部戏在什么时候的迷茫,那就去吧,这一行不容易。想要出头,可能要一两年,也可能是三五年,甚至到最后,等你老了演不动了,也没人会记得你。你只能继续跑着龙套或者另谋出路。不过有机遇的话,也许一部戏就火了,毕竟你的底子不错,多磨练磨练,总有出头的时候。”
这话不是骗人,纪匪有着可以媲美很多演员的资本。
 
作为国内知名艺术院校表演系的优秀毕业生,纪匪的各项专业课成绩都稳稳排在前面。他在这方面,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
 
“谢谢老师,我还是想试一试。”就算不为了自己,他也需要不少钱。
 
进组之后的生活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忙碌,纪匪只是在需要上场的时候演完为数不多的戏份。这几年在学校的习惯让他早早就背熟了剧本,那些画面都行云流水般印在脑海里。导演一般对龙套演员的部分不会过于精益求精,毕竟更重要的是那些“上层人物”的每一个细节。
 
在剧组的其余时间,纪匪就像个闲在家里的无业游民,想看拍摄可以自己去围观,想出去玩也没人理会,只要不耽误自己的戏份,随他们这些龙套演员做什么。
 
寂寞
 
无奈
 
平淡无奇
 
他本想来这学到更多东西的,却只能浑浑噩噩待到杀青。不想像其他龙套演员那样,吃了上顿没下顿,一场戏挣个几百就心满意足。也不想像某些有点名气的演员那样,完成任务一般拍着毫无热情的剧。
 
如果自己能酣畅淋漓地演一场戏就好了。
 
因为热爱,所以才会有这种与预期相悖的失落。
 
 
 
 
杀青宴纪匪本不想去,可几个相熟的龙套演员非要拽着他一起,碍于面子,他只能跟着他们。
 
可谁知,会遇到这种事。
 
纪匪喝下那杯酒之后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待他稍微恢复意识,竟发现同他一起的几个人不知去了哪,身边坐着的导演谄媚地和制片人攀谈。
 
他们?怎么会在我身边?
 
怎么回事?
 
为什么感觉四肢无力,有一种麻痒的热度自小腹升腾起来。
 
自己是被......下了药吗?
 
他想站起来,却隐约听到导演说“您看,咱们这电影是不是再加点资金宣传宣传。”
 
另一个声音传来,是个中年男人,只听他嗤笑了一声,说道“这都是小事,今天是杀青宴,不谈这个。”
 
随着声音,纪匪觉得有一道视线放肆地打量着他。导演看着制片人落在纪匪身上的目光,心下了然。让他们把这孩子带来果然没错。长得好看,又不出名,自己还没个靠山,就算吃了点亏也不能惹出什么事来。
 
他猥琐地笑了笑,把身体已经软了的纪匪拽了过去,坐在自己与制片人中间。
 
纪匪面色潮红,眼中泛起点点湿意,鬓边细软的黑发被汗水打湿。唇红齿白,一声声压抑着的低促喘息从紧咬的牙关中传出。天气还未转凉,他身上只松松垮垮地套着一件白衬衫,领口的扣子没扣到顶,可以看到一片白皙的皮肤。光滑细嫩的脖颈和好看的锁骨就这样露在外面,锁骨上还贴着一块创口贴,那是昨天最后一场戏划破的。
 
整个人散发着令人面红耳赤、口干舌燥的魅力。
 
制片人不怀好意地和纪匪搭话“这个小朋友看起来面生,怪你们导演,也不给我介绍介绍。”
 
“这小孩是刚毕业的,叫纪匪,长相成绩都不错。就是没什么人脉,也没演上什么好角色。您看,这不是带来见见世面嘛。纪匪,快点,和张制片打个招呼。”
 
纪匪虽然迷糊,但还是感觉到了旁边这个老男人的手已经在桌子下贴上了他的大腿,并且一点点向上移动着。
 
好不知廉耻。
 
他咬了一下舌尖,不动声色地移开了右腿。并未说话。
 
可张制片竟全然不受影响,将手从桌子下伸上来,顺势把纪匪扯到怀里,对着导演说道“这孩子,胆子太小,你看,见了我都不敢说话。这在娱乐圈可不行。”揽着纪匪的手挑逗似的从他的肩膀滑过脊背,接着搂住了他的腰。
 
“可不是,年轻人,您就提点提点。”
 
纪匪觉得体内的热潮一股接着一股,腰部被人恶意地捏来捏去,可自己却没有力气推开。
 
怎么办?
 
好恶心。
 
张制片的动作越来越放肆,纪匪甚至能感觉到那越来越近的呼吸。
 
他的指甲狠狠地掐进肉里。
 
不能就这么屈服认命,这种事只应该和喜欢的人做。就算会得罪人,他也不能,就这样......
 
只见身边的人贴得越来越近,令人恶心的呼吸喷到自己脸上。纪匪用刚刚积攒下来的全部力气狠狠一撞。
 
张制片被他磕到了眼睛,吃痛地捂着左眼叫着“抓着他,我今天非要好好收拾收拾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给他拿点药来!”
 
导演也被这一下惊到了,竟没第一时间拦住纪匪,叫他踉跄着跑了出去。
 
“还不快去把这个不争气的抓回来,你们几个,去!”
 
纪匪摇摇晃晃地向前跑着,穿行在走廊中,眼前的路都是模糊的。身后几个人追过来,脚步声离他越来越近。
 
有没有人
 
救救我
 
他跑到了下一个转角处,没留意走出的人,猛地撞到了那个人怀里。
 
身后的人追了上来,抓着他的胳膊想把他带回去。
 
纪匪孤注一掷地挣脱开来,拽着他刚刚撞到的人,抬起头说“求求你,救救我!!!”
 
像只受了惊的小兔子。这是周南对纪匪的第一印象。
 
周南看着身前面色潮红,眼角含泪的人,不知怎地,双手未经大脑准许,就伸了出去把他抱在怀里。
 
 
“不好意思,这个人,你们不能带走了。”他勾起唇笑着说道。
 
 
 
 
 
 
 
 
第2章 第二章
 
久久等不到人的导演赔着笑,面对着张制片这尊佛,在心里早不知骂了纪匪多少遍。
不就是委屈一下被占点便宜,何必闹得都不痛快。在这个圈子里混,没有后台的小演员有几个能干干净净。
这下可好,增加资金投入宣传可能是要凉了,这部电影怕也是要凉了。
 
导演唉声叹气,张制片捂着眼睛气得发抖。
“怎么还没回来,这么多人,还抓不到一个喂了药的小演员?”
“这......可能在回来的路上了,要不咱们出去看看?”导演小心翼翼地说道,生怕再触了霉头。
“走,去看看。”张制片终究按捺不住,先一步走了出去。
 
 
 
另一边此时正陷入一个僵持状态。
 
周南抱着纪匪,一只手把他的小脑袋按在胸口轻轻安抚着,另一只环着他的腰免得他站不稳。
因着自己身材高大,纪匪又恰巧单薄瘦削,刚好可以用外套虚晃把他挡住。
 
导演派来的几个人看着这突如其来的“程咬金”,一副只要有人敢动纪匪自己就敢拼命的样子。
果然,
怂了。
 
 
“怎么回事?就叫你们带个人回去,这是都迷路了吗?”导演略有不爽的声音从后方传来。
 
周南感觉到怀里的人在听到这声音后身体不住地发抖。他抬眼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导演和张制片气势汹汹地走了过来,在他们面前停下。
 
“你这小子是谁?别管闲事。”张制片看着面前高大俊朗的男人搂着自己还未吃到嘴的小东西,语气一点也不客气,接着对身边的几个人说道“把人带回去。”
 
周围的几个人听了这话,凑上前去想把人抢过来。
 
“我说了这个人你们不能碰,听不懂吗?”周南瞥了一眼,冷冷地说道。
 
导演看着这年轻人丝毫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心下起疑,这难道是哪位惹不起的大人物?可任凭他反复调动记忆也没想出这到底是什么人。他拽了一下正在气头上的张制片,对他使了个眼色,试探着问道“小兄弟看着面生,你们认识?”他实在想不出纪匪这个初出茅庐的小演员能认识什么大人物。
 
周南心里想着,果然是欺软怕硬,自己刚回国,之前根本没在大众视野里出现过。要兵不血刃地带走纪匪,还真不是件容易事。
 
心念一转,他大大方方地伸出一只手,露出了一个礼节性的微笑,说道“周氏财团,周澜。你们好。”抱歉了哥哥,冒名顶替一下,反正你很少露面,没几人知道你长什么样子。
 
只见张制片和导演听了这话都变了脸色。别说惹不起,这可是见到都要恭恭敬敬说话的人。
 
“这......周总,实在不好意思,您看,我们这也是带小演员来见见世面。这小孩您认识?”
 
“怎么,不认识我就不能带他走?”周南嗤笑了下,挑眉说道。
 
“没没没,怎么会,那我们就不打扰您了,您尽兴。”导演和制片此时暗道倒霉,一心想着赶紧开溜。
 
周南脸上挂着邪性的微笑,意有所指“还要谢谢你们让他撞到我这了。以后,对他少点歪心思。”话音最后已经带有一丝威胁的味道。
 
“是是是,这肯定。”
 
 
周南于是不再管他们,拦腰抱起怀里的小兔子。
 
纪匪知道自己暂时没有危险,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下来。但随之而来的热潮又将他一点点淹没。他隐忍着自己的自然反应,可还是在药劲的折磨下发出绵软的小声哼唧。最终还是忍不住伸手环上周南的脖子,把脑袋埋在他的肩膀上,无意识地蹭来蹭去。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