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澳门金沙真人娱乐

时间:2018-10-09 10:36:21  作者:何夏

   《拍摄指导》作者:何夏

  【文案】
  急需用钱的徐阳无意中听到同事提及做临时演员十分赚钱的消息,在没有做好充分了解的情况下来到了影视基地的某一个工作室面试。
  经过选角组的层层面试,原以为做临时演员无望的徐阳,无意中接到了工作室老板抛来的「橄榄枝」……
  拍摄新形势小电影?时间只需要一个月?片酬30万?
  在金钱诱惑下,尽管心里充满了疑惑,但却无法抵挡铜臭味的诱惑,徐阳毅然决然地接收了这份「特殊」的拍摄工作。 可等待他的,竟然是羞耻的同性「爱情动作片」……
  ————————————————
  1、对爱不信任金主攻 x 腼腆内向隐忍受;
  2、1V1;
  3、有肉 ;
  4、HE「已完结」 。
 
 
第00章 楔子
  老爷子的葬礼办得很简单,只从殡仪馆郑重地取出骨灰坛下葬墓地,没有繁杂的仪式,也没有太多的亲戚朋友参加。除了常年在身边伺候着的阿姨,也就只有闭氏三姐弟和徐阳。
  徐阳也算是老爷子身边常年伺候的人之一,想来,也已经有七八年的时间了。上年老爷子突发脑梗离世,到现在也已经有一年,转头看向不远处在老爷子遗像前站得笔直的男人,徐阳原本沉重的心,也慢慢柔软地展开来。不管发生什么事情,至少这个男人,还在身边。
  「回去吧,下午不是还有工作?」走到闭垣身边,徐阳拉住男人的手。
  那双手刚亲手将老爷子的骨灰放入墓碑下,带着冰凉的触感,似乎还有些微微地颤抖。
  平日里吊儿郎当的男人,也就这时候才会展露自己真实的样子。在老爷子面前,这个男人,永远都无法掩饰自己。
  都说忘掉伤痛最好的方法是将注意力转移到另一件事情上。徐阳想了想,目前也就只有工作能让这个男人转移注意力了。
  「待会回去我会把BGM再重新改一改,昨天黎牧那儿已经完成后期了,过去看看?」
  「嗯。」抓紧握着自己指尖的手,闭垣有些疲惫的轻声答应,而后带着徐阳离开了墓园。
  将徐阳送回大宅之后,闭垣便驾车前往工作室,跟黎牧一起重新审阅电影的后期制作及发布会的准备工作。
  看着黑色的轿车离开院子,徐阳漫步走上楼,熟练的打开电脑和编曲设备。手上《罪爱》的背景音乐和片尾曲的最后编曲还没有完成,如果今天审阅的后期没什么问题的话,加上背景音乐和片尾曲,整部片子就可以开始发布了。
  电脑搜索「罪爱」,却无意输入成「最爱」,结果出乎意料。
  看着排列整齐的几个命名为「最爱.avi」的文件,徐阳有些疑惑。再看看路径,俨然不是自己常用的文件夹。
  「D盘,闭垣的文件,S……」这台电脑之前是闭垣的办公电脑,自从两人住到一起之后,因为徐阳需要为黎牧做编曲和音乐后期,闭垣就将电脑让给徐阳使用了。
  当时因为摸不准闭垣是否还会继续使用这台电脑,徐阳贴心的把闭垣的所有文件都打包在一个盘里,还建立一个专属文件夹,命名为「闭垣的文件」。
  但因为从来没有打开过里面的文件,徐阳从来不知道闭垣的文件夹里到底都有些什么。
  这个「最爱.avi」很显然是一个视频,什么样的视频,会让闭垣命名为「最爱」,又是什么内容,才能让闭垣用「最爱」来形容?
  心脏咯噔的跳了一下,开始越来越快的叫嚣着即将要喷发的什么情绪,徐阳颤抖着指尖,鬼使神差的双击鼠标。
  画面中两具赤裸的肉体纠缠在一起,一人在另一人大张的腿间不断顶弄,视频里此起彼伏的呻吟和叹息,令人羞耻的动作和行为,无一不在刺激着徐阳的神经。
  具有冲击力的画面让徐阳情绪紊乱的紧张着,胸腔里那颗心扑通扑通的乱跳着。视频里闭垣在大床上翻云覆雨的画面,似乎一下联动着脑海里的记忆,回到很多年前,自己还在身兼数职拼命打工挣钱的那个夏天。
  那年,徐阳26岁。
 
 
第01章 应聘
  「您好,我是来应聘的。」
  眼前的这白净的男人,唯唯诺诺的样子,让闭垣心里有些不舒服。身材板子不是特别的结实,看着有点瘦弱,不知道是不是风一吹就会倒。
  一开始看到男人面貌的时候,还觉得这段时间选角组的人,终于能够找到些质量比较好的演员,毕竟就算是临时演员,也不能砸了工作室的招牌。可男人一开口,瞧那眼神,像是担心会被吃了一样,闪闪躲躲、唯唯诺诺。
  想来,在场的各位,包括自己,看着也不是那么可怕的人才对吧。
  「说一下想要进组当临时演员的原因吧。」选角组的负责人,机器人一般的提问。
  这是每个想要进组的临时演员都要回答的问题。往往这个时候,总会听到各种豪言壮志:
  我想要成为一名出色的演员。
  我想要学更多的演出技巧,为日后演艺道路铺路。
  我想要借助这个平台成功进入演艺圈。
  我想要......
  每每听到这些那些的「借口」,闭垣总会嗤笑,哪来那么多的「我想」?
  尽管千篇一律都是为了日后能够成功进入演艺圈,但负责人也还是履行职责的询问,就算反复听到了类似的言论,也面无表情的把面试继续下去。
  闭垣这次过来,是黎牧强烈要求的,用黎牧的话来说:「既然是工作室的投资人,总要看看自己投资的产品潜力何在吧。」
  知道黎牧用心良苦,可闭垣毕竟不是吃这行饭的料,投资这个工作室,纯粹是因为正好钱多又无聊罢了,可谓用「钱多人傻」来形容,都不为过。或者一些只有他自己知道的原因,但那些都不重要。
  钱多人傻。
  放在某个特定的场景,用这个词语来形容闭垣也不是不合适。毕竟在闭垣家里,上头有两个金融行业的女强人姐姐维持家用,而闭垣这个在家里做「太子爷」的,放在亲戚们眼里,不过就是个靠姐姐养活的废人。
  这样说来,不是钱多人傻是什么。
  「我、我只是听说做临时演员,每天收入比较高。」唯唯诺诺的男人,有点不好意思地开口,说完,眼睛还偷偷瞟了一眼黎牧和此次面试的负责人们,更有意无意地往闭垣身上看。估计是,不知道坐在沙发上一直默不出声的闭垣,到底是什么人物吧。
  「你到外面等候吧。」诚实的回答并没有得到负责人的另眼相看,而是保持着毫无表情的扑克脸,甚至有些冷眼相待。
  听到冷冰冰的话语,男人眼神更是闪躲得不敢抬头看。细长白净的手指一下紧紧的抓在裤缝上,要是仔细看,还能看到细微的颤抖。
  有意思。
  男人无意识的动作,让坐在一边觉得无聊的闭垣,发现了好玩的事物。
  原本只是觉得这个男人的态度奇奇怪怪的——每个想要进组的临时演员,不是为了日后能进演艺圈艺圈,就是想要往演艺道路发展的俊男美女们,而再仔细这个男人,完全不是这一路的。
  虽说男人长得不差,面容清秀、白净,显得挺单纯的一个人,但从进到面试间开始,整个气场就不对!哪有想要当演员的人,胆小如鼠、怯怯生生的?再从他口中的回答看来,他似乎只是单纯的觉得做一个演艺界的临时演员,能够得到很高的报酬。
  为了钱,仅此而已。
  当男人说出进组是因为收入高之后,闭垣心里耻笑不已。可意外的是,看到男人听到负责人给出的毫无希望的回复时,那一系列细微的动作,让闭垣心里有终被小猫咪的爪子轻轻挠了一下的感觉,兴趣来了。
  男人离开房间后,闭垣已经完全没有了想要继续看面试的兴趣,趁着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刚进入面试间的美少女身上的时候,闭垣侧身往黎牧的方向挪了挪。
  贴着黎牧的耳朵边说:「你说,一个人为了钱,能牺牲到什么地步?」说完,还玩味地向黎牧使了个眼色。
  闭垣现在的这副神情,黎牧大概知道他想要做什么,侧过脑袋压低了帽檐,带着些威胁的意味说:「我警告你别乱来,工作室好不容易这几年有些名声,千万别因为你那些小癖好给我搞砸了。」
  黎牧跟闭垣是发小,尽管俩人从小一起长大,但家境完全不同。
  这个工作室是闭垣出资建立的,而黎牧算是技术入股,担起了整个工作室的运转和拍摄上的指导工作。如果硬要深究这个工作室建立之初的初衷,可以说是闭垣为了好友的发展做出的投资,或者也可以说是为了逃避家族里面那些闲言闲语,毅然决然的向两个姐姐拿了钱,投资了黎牧的梦想。
  黎牧嘴里说的「小癖好」,在俩人之间不算是什么秘密了,甚至在工作室里面都不算是什么秘密,曾经一度工作室里面一些想要攀龙附凤的年轻员工,还因为闭垣的这个「小癖好」不惜走些歪门邪道,力争上位。
  很久以前闭垣就跟黎牧坦白过自己的取向,所以这么些年闭垣身边换了一个又一个「男朋友」黎牧都从来不过问。
  但那是从前。
  从前俩人还上学的时候,黎牧顶多以为闭垣偏喜欢一些白白净净的小学弟,所以对闭垣身边清一色的清纯小男生也不做他想。可后来开了工作室,闭垣把魔抓「伸向」工作室的时候,黎牧才终于开始干涉,也才终于知道闭垣这些年身边总围绕着单纯清澈的男孩子的原因。
  「我有这个功夫诱骗他们吗?你以为他们真的单纯天真?」闭垣曾经不屑地笑着跟黎牧解释:「不要被这些人的‘单纯’骗了,为了钱,什么做不出来?」
  对于闭垣跟他说的那套解释,黎牧不完全赞同,但眼看着工作室里面那些明明就直得不能再直的漂亮男孩子们,为了攀上闭垣这根高枝,也愿意雌伏于闭垣的时候,黎牧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只要不影响工作室的运行,这些人工作能够做好,别整出幺蛾子,黎牧通常当作没看见。
  只是这次,黎牧似乎有点不太放心。刚才那个男人的简历还在手上,黎牧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徐阳,26岁,音乐教育专业。
  简历上没写太多个人履历,只是在备注那里匆匆的写了几个字「急需用钱」。从其他工作人员的口中得知,在候场的时候,男人尽管躲在角落,但彬彬有礼,面对那些比他小好几岁的、高傲的男孩女孩们,显得那么的谦虚、温和。
  众人眼中那个叫做徐阳的男人或许是「唯唯诺诺」的,但这些年在这个圈子里面看的人多了,黎牧自然能够分辨得出,这个男人的这副模样,只是因为他害怕失去这次机会。
  工作室能够支付的薪水确实不低。
  近些年,作为一个新晋的演艺工作室,在黎牧的千挑万选和严格把关下,就算只是给剧组提供临时演员,选出来的人也是高素质的演艺圈备用军,如果给这些临时演员一个做配角甚至主角的机会,分分钟就会一举成名,化身演艺新星。
  高质量的临演产出,让工作室的名气大增,收入也水涨船高。如此,给到临演们的薪水自然不会低,毕竟还要靠他们吃饭。那么,面对这么一份高收入的工作,以钱为前提想要进组的人,也不足为奇。
  只是,黎牧始终觉得,这个叫做徐阳的男人,并不那么简单。不管是他的教育专业还是他这个人本身,明显就不是吃这行饭的,说白了就是没有那种要当一名演员的自信,甚至可以说连演技都没有。那他为什么在还没有充分做好准备的情况下,就来投递了简历,就算急需用钱,也不会慌不择路吧。
  所以,当闭垣提出问题的时候,黎牧心里,有些担忧。
 
 
第02章 听说你很缺钱
  「你叫什么名字?」
  没理会黎牧眼神里面的阻拦,闭垣看看男人离开之后紧闭的门口,眼睛里面闪烁着什么狡黠的神色,站起身来离开了面试间。那个白净的男人很好找,走到大厅,就看到他神不守舍地坐在椅子上。
  闭垣走近,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明显能够感觉出来,这个男人看到闭垣的靠近,浑身的肌肉都紧张起来。
  「您、您好,我叫徐阳。」有些犹豫的站起身来,右手微微抬起,似乎在犹豫着是否需要礼节性的握个手。但在看到闭垣对此并没有反应之后,徐阳有些尴尬的把手放了下来,在裤腿上轻轻擦了擦。
  闭垣不是没有看到男人的那些小动作,他只是不想玩得那么正式。从问完了名字之后,闭垣便不再盯着男人看,反而是看向工作室玻璃门的外面,或许是再看自己停在工作室外的车子,或许也没有具体看着什么,一副看不穿的样子,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
  「听说你急需用钱?」良久,闭垣才吐出简短的话语。
  「!!」似乎是对闭垣突然提出的问题感到震惊,男人猛地抬起头不可置信的盯着闭垣,傻愣了一下,但很快又回过神来,脸色有些不自在地承认了自己缺钱的事实:「是、是的。」
  听到男人的回答,闭垣的心情看着好琢磨多了,他似乎心情很好,嘴角微微上扬,看似在微笑,但眼神中更多的是透露着野兽盯上猎物的兴奋。
  身子往前倾,靠近男人,在耳边低语:」有多缺?缺到什么都愿意做?」
  闭垣这样的行为,不像是一个工作室的负责人应有的稳重态度,倒像是个游弋于花丛的惯犯,那么地轻佻。
  听到闭垣嘴里吐出的不正经的话,徐阳身上的肌肉再次紧绷起来,忍不住和闭垣挪开一定的距离,似乎是有些惊讶这话是从这个形象的男人口中说出来的,那么的……不搭调。
  实际上,闭垣的这身皮囊看起来有多翩翩公子,他骨子里面的个性就有多么的纨绔,估计也只有黎牧知道,闭垣不说话时候的「稳重」都是装出来的。
  只是,徐阳真的很缺钱。尽管眼前的这个穿着休闲西装举手投足间都流露绝好修养的男人,说出了那么轻浮的话,让徐阳感觉异常的紧张,但缺钱这个事实,又不得不推着他走进男人设计好的明显的圈套里。
  「能、能给多少?」说出这句话需要极大的勇气,就像要出卖灵魂一般,徐阳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吐出几个字,说完,整个脸色「唰」地一下,又白了许多。
  让闭垣有种错觉,这男人的脸色再苍白下去,就要变成透明的了。可就在闭垣以为,这个男人这样的脸色已经是最差的时候,徐阳下一个表情,让他惊讶地发现,眼前这个畏缩的男人,心里的波动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大。
  徐阳刚说完话,话没有等到闭垣回复,一个恍然大悟地发现,自己说出的这个回复,简直无耻至极!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