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澳门金沙真人娱乐

时间:2018-10-09 10:17:01  作者:东家小娘子

 

 
《黄泉路边开客栈》作者:东家小娘子
 
文案:
为了找一个人,柏溪擅扒了自己摆渡的魂魄的裤子。
因屡教不改,被发配黄泉客栈去看大门。
参加长生宴,却因偷看冥君洗澡,再次被罚。
 
冥君:自己去黄泉客栈吧。
柏溪:我已经在那里看大门了。
冥君:你觉得很骄傲?
柏溪:嗯……有点。
 
霸道护短攻X作死瞎撩受
(攻)金鸿X柏溪(受)
 
阅读指南:
①本文CP已定,金鸿V柏(BO)溪,结局HE。
②坑爹,作死,轻松,甜宠,谢绝考据。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仙侠修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柏溪,金鸿(冥君) ┃ 配角:白辞,鹿遥,雪牙等等一众妖魔鬼怪。 ┃ 其它:
 
 
 
第1章 柏溪
  明月夜,晚风清冷拂面而来,尤其是屋顶这种地方,视野开阔,自然也更加凉爽。
  那一抹红色即便是在夜晚也是格外的引人瞩目,尤其里头还是一件白衣,他黑发披散着,斜着一支镂空雕花银簪,发梢偶尔被风吹动。
  柏溪手持酒壶斜倚着身子托腮躺在屋脊上,瞧着后院那口水井的绳子在夜色中动了动。
  不过片刻,便有一位十来岁左右的少年从井里艰难的爬了出来,坐在井沿,也顾不得滴水的裤腿,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方才爬上来的时候用尽了力气,这会儿他实在是没力气走出这件客栈了。
  柏溪从屋顶上坐起来,曲了一条腿,手肘支在膝上,托腮继续瞧着那少年。
  那少年柏溪见过,名唤杜若,是白日里为了躲避几个追他的地痞流氓而躲进了客栈后院的井中,也不知是为何,他竟然一直待到了晚上才爬出来。
  一丝凉风吹过,杜若只觉得这客栈里的夜格外的冷,如同冬夜一般冷的刺骨。
  尤其是这裤腿上还沾了水,此刻更是冷的直打哆嗦,杜若抱臂跳下井沿朝着院门走去,只要穿过这个院门,便能道前厅,那么他就可以出去了。
  柏溪昂首将酒壶中的酒灌了一口,拇指摩挲过红唇边残留的酒渍,唇角微微上扬,继续瞧着那个已经在原地走了快一个时辰的少年了。
  而杜若瞧着那近在眼前的院门,走的脚都酸了却依旧不曾接近那门,不由有些慌了,浑身发抖。
  此前发抖是因为冷的,而此刻发抖,则是因为害怕。
  这个客栈太邪门儿了,他记得白日里被地痞流氓追的时候,是因为慌不择路才逃了进来,进来以后他才发现那些人并没有追过来,可他依旧害怕,便吊着井中的水桶藏在了井里。
  结果却不小心睡着了,醒来的时候便已经是三更半夜,他想走,却走不掉了。
  “阿娘,阿娘救我。”杜若好歹是个十来岁的少年,这会儿遇到这样可怕的事却依旧不争气的哭出了声。
  柏溪嗤笑出口,伸手打了个响指,那少年脚下一动,便迈出了一步。
  杜若似看到了希冀一般,连忙朝着院门跑去,却不想刚到院门时,好似撞到了什么东西一般又弹了回来,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杜若一脸惊恐的瞧着这个从前厅走出来的高大的黑块头,便撑着地向往后逃,奈何这双手双腿犹如固定在地上一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黑块头朝着自己走来,而动弹不得。
  黑块头朝着杜若缓缓的走了过去,愈发接近时,便发出带着一丝欣喜却又诡异的笑声:
  “哈哈哈,没想到这客栈里竟然还有人,这一回我就能还阳啦!”黑块头周身的黑气散尽,显露出彪悍的身形,他一身血污,脸上一道斜斜的刀疤格外的凶悍。
  他胸前一个血窟窿,看的杜若腿间一热,竟尿了裤子。
  那黑块头笑更是嚣张大声了,伸手将杜若从地上抓了起来,使他盘腿坐下后,黑块头便一掌打在了杜若的后背上,想借此机会逼迫出杜若体内的生魂,从而好借用杜若的身体还阳。
  生魂与身体剥离时,杜若只觉得浑身都疼,撕心裂肺的疼着,他想要大喊出口,奈何根本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不过疼了一下,却好似过了几十年那般漫长,他感觉不到疼,只是在他模糊的视线中站着一位穿着白衣,外头却罩了一件殷红外衣的男子,被风吹动了裳摆,以及额前的两缕发丝。
  杜若瞧着柏溪的模样出了神,他从未见过这样好看的人,眉若远山,眸似星辰,尤其是眉间的胎记,似一朵开的正盛的曼珠沙华,鲜红夺目。
  “喂,小朋友,可看够了?”柏溪对上杜若那双眼睛,勾唇一笑,却更是让杜若看的痴了。
  杜若老实的摇摇头,柏溪伸手将杜若从地上拉了起来,他这才瞧见那个唬人的黑块头这会儿是一动不动的坐在哪儿。
  他胸前的那个血窟窿看的杜若心头一惊,转身埋在了柏溪的怀里:“哥哥好怕……好怕……”
  柏溪拍了拍杜若的脑袋,双眸却是直视着那一动不动的黑块头,冷笑道:“因你执念太深,才留在客栈,剥人生魂想借体还阳,便是犯了冥府大忌,饶你不得!”
  杜若有些惊讶听到的这句话,忙转头瞧着那黑块头。
  只见着柏溪伸出了手指点在了黑块头的眉间,那黑块头便当即烟消云散。
  杜若眼瞪的如铜铃,根本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了一切。
  柏溪嗅了嗅这空气中弥漫的隐约的骚气,不由轻咳一声:“喂,小朋友,你怎么进来的。”
  杜若连忙回头瞧着那好看的男子,脸颊微微泛红:“我就瞧见……瞧见你们这儿有客栈,我就进来了。”
  “是么,可我们这儿一般人是看不见的,可你分明是人。”柏溪将杜若拉开自己一段距离,仔细打量着他,又仔细的瞧了瞧他的眼睛问道:
  “你自小,可有能瞧见别人瞧不见的本事?”
  杜若想了想,连连点头:“嗯,我能瞧见很多东西,可他们都看不见。”
  柏溪这心里便明白了,这孩子因为这双眼睛瞧见了这间客栈,所以才误打误撞闯了进来。
  “那我送你回去。”柏溪开口说道。
  杜若连忙摇头道:“不了,我自己能回去。”
  “这外头黑了,你这眼睛容易给你招来祸端,更何况……要不我带你去换条裤子吧。”柏溪指了指杜若的裤子,杜若当即明白过来,只觉得裆下凉飕飕的,脸上的温度便更高了。
  柏溪勾唇一笑,牵起了杜若的衣袖朝着前厅走去。
  柜台后的倾玉有些惊讶的看着柏溪牵着一个小孩儿出来,不由疑惑的开了口:“溪哥哥,你做什么呢?”
  “带这小孩儿换裤子。”柏溪轻描淡写的说道。
  杜若的脸颊更红了,一直低着头跟着柏溪的步子,可倾玉却是一脸原来如此的神情,连忙摊开手掌,一方号牌便出现在了手中,递到了柏溪的面前:
  “他是个人,还是个孩子。”
  柏溪知道杜若所说的是什么,却也不辩解,只是拿过号牌便带着杜若去了房间。
  杜若还未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只是觉得跟着柏溪走了两步,这周围的环境陈设就变了。
  柏溪瞧着杜若,双眸直勾勾的盯着他:“把裤子脱了。”
  “啊?”杜若有些惊讶。
  柏溪似乎等不了,一般拽住了杜若的腰带便将它松开,杜若的裤子便自动掉在了地上,柏溪按住杜若的肩头,将他转了身,仔仔细细的瞧着他的后腰。
  白白净净的后腰,什么都没有。
  虽然柏溪没报多大的希望,可瞧着杜若那干净的后腰时,眼中不免还是有些失落。
  杜若连忙将裤子提起了,转头看着柏溪时,却发现他眼中蒙上了一层阴影,他有些心疼,正打算开口询问,却不知柏溪手上何时多了一条裤子,丢到了杜若的面前:
  “穿上他,我送你出去。”
  “哥哥,这是哪儿啊?”杜若捡起裤子,一边穿一边问道。
  “黄泉客栈,只渡亡魂,不住生人。”柏溪开口,清冷的嗓音便一直响在杜若的耳畔。
  杜若一脸震惊的瞧着柏溪,被吓的双手开始有些不听使唤。
  柏溪上前帮他穿好裤子,指尖轻碰杜若的眉间,手掌抹过杜若的眼睛,杜若便倒在了柏溪的怀中。
  “今晚所经历的只是你的一场梦,至于你的眼睛,以后,便再也看不见那些别的东西了。”柏溪开口说道,遂弯腰将杜若拦腰抱起,走出房间,将他送出了黄泉客栈。
  见着柏溪回来,倾玉一直直勾勾的盯着神色清冷的柏溪,问道:“溪哥哥,你又扒人裤子了?”
  柏溪剜了他一眼,倾玉便识相的闭嘴,随即低头仔细的盘对着昨日由摆渡人们从这客栈里摆渡进冥府的魂魄。
  黄泉客栈建在黄泉入口,接纳所有亡故之人的魂魄,做好登记,再由摆渡人带着他们踏入黄泉之门,进入冥府,走过八百里黄沙的黄泉之路。
  上望乡台,喝孟婆汤,过奈何桥,再入酆都城,由各殿阎罗判过之后,再做安排,是投入轮回道,还是打入十八层地狱。
  一切皆有定数。
  而一些执念太深的魂魄便过不了黄泉之门,只能留在客栈之中,待得何时放下执念,再入黄泉门。
  而这摆渡人却也是分为甲乙丙三个等级的,甲级为最高,只渡生死簿上寿终正寝的魂魄,而那些枉死却留在人间作恶的魂魄却是由乙级摆渡人去做,历练身手,获得法力。
  而最低级的丙级摆渡人则只能给乙级摆渡人做帮手。
  或是在这黄泉客栈看大门……
  像柏溪这样。
  他用了两百年的时间从丙级摆渡人做到乙级,再经历那些与游魂野鬼的抗争获得更高的法力与法器,又用了两百年才成为了甲级的摆渡人。
  结果就因为他在做甲级摆渡人的那一百年中,为了找一个人,便扒了每一位由他摆渡的男性魂魄,而被那些魂魄强烈抗议,投诉到了十殿阎罗处。
  而柏溪屡教不改,依旧继续扒人裤子,终于,十殿阎罗忍无可忍,经过商议之后将柏溪从甲级摆渡人降为丙级的摆渡人,发配到黄泉客栈做了个看大门的。
 
 
第2章 鬼煞[1]
  摆渡人摆渡完今日到客栈报道的的最后一位客人时,这客栈里才安静了下来。
  倾玉伸着懒腰,抬头望了一眼二楼栏杆上坐着的那一抹艳色身影,继续整理着身后架子上的录死簿,清点完才将今日的录死簿放进书架上,一挥手,那夹子便消失不见。
  “倾玉。”
  倾玉刚转身,便瞧见了从黄泉入口出来的那一位一袭白衣的俊俏男子,他眉目柔和,脸上又时常挂着暖暖的笑意,因着他平易近人,这冥府中许多冥差,各处衙门都甚是喜欢他。
  “白辞哥哥,又来找溪哥哥的?”倾玉笑着说道,随即朝着柏溪所在的地方指了指。
  白辞朝着他手指的方向望了去,颔首浅笑,随即展开双臂,飞身到柏溪的面前停下,坐到了他的身边:“怎么了?不开心啊。”
  “我才没有呢,每天给你们端茶递水,我做的可开心了。”柏溪侧首看着白辞,有些不满的噘嘴。
  “那好,以后只要我不忙的时候,就上来找你,给你帮忙。”白辞伸手揉了揉柏溪的头发,又从怀里取出一支银簪递到他的面前:
  “你那支簪已经戴五百年了,换一支吧。”
  柏溪接过白辞手中的银簪,眸色略微有些深,随即摘下了头上的那支雕花镂空的银簪,将白辞送的簪子递回到他收到,背对着他坐着:
  “你帮我戴上吧。”
  柏溪虽然嘴上如此说,可手中依旧紧紧地握着那支雕花镂空银簪。
  白辞接过了银簪,也如柏溪所说再次斜斜的别进头发里,温柔的视线一直落在柏溪那一头黑发上,戴好银簪后白辞才道:“好了,还是你的那支更好看些。”
  柏溪握着银簪,听着白辞的那句话不由冲他露出了笑脸:“你也不看这支是谁送的。”
  柏溪的眼中满是得意:“我眉间的这朵花,他们都说是地狱之花,我也就是个不祥之人,所以我便一直披着头发,或是用别的方法遮住眉间的这朵花,直到他出现了,他送了我这支银簪,替我绾了头发,告诉我,我是天下最好看的人,白辞哥哥,你说,我是这天下最好看的人么?”
  白辞望着柏溪那张脸,唇边勾起一抹笑意,道:“我才不觉得你是最好的那一个,但你的确很好看。”
  柏溪颜面一笑,拉着白辞的手便跃身下楼,落在地上,朝着这客栈外头走去:“走,这人间有座嘉兴酒楼,他们那儿的酒特别想,请你喝酒。”
  “好啊。”白辞也不拒绝,跟着柏溪昂首阔步的走出了黄泉客栈。
  外头热闹喧嚣的集市,顶着烈日炎炎,迎来送往着行人。
  临江而建的嘉兴酒楼生意最是好的,因为二楼的窗外是怡人的景色,是艄公的号子,是山峦叠嶂,是碧蓝晴空,是鸟语雁鸣,是这大千世界最好的风景。
  而常来嘉兴酒楼的,也都是些文人墨客,对着窗外的景色吟诗作赋一番,比比文采,尝尝佳酿,各自心情舒畅,再告辞离去。
  这便是人间的世界,这也是这一百年来柏溪不曾寂寞的缘故。
  曾经他还有个盼头,努力做到甲级摆渡人,摆渡更多的灵魂,这样也能找到那个送他发簪的人。
  却没想到因为他太过急功近利,惹了众怒,这才贬到了黄泉客栈,也真是因为黄泉客栈是介于冥府与人界中间的,故而柏溪才不会觉得寂寞。
  因为人间有很多东西是冥府没有的,即便他现在只是丙级摆渡人,还是黄泉客栈看大门的,他也不会觉得有什么难堪,反而非常享受。
  “二位客官,这是你们的酒。”店小二将酒与小菜摆上了桌,情不自禁的瞥了一眼那身着红衣的柏溪,心中感叹,真是人间绝色。
  “多谢小二哥了。”柏溪冲他一笑,店小二不禁觉得内心有些火热,随即红着脸便退下了二楼。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