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澳门金沙真人娱乐

时间:2018-10-09 10:02:17  作者:蜂蜜薯片

 

 
《捡个夫郎来种田》作者:蜂蜜薯片
 
文案:
田罗一朝穿越变成村里人人惧怕的大光棍,更出人意料的是,在某一天大光棍领着一个丑哥儿回家了。
领回来的小哥儿踏实能干力气大,唯一缺点就是总是傻乎乎地想要帮自己攒老婆本!
这一点田罗忍不了,他开启了上天入地的撩汉技能。
田罗:你可还想给我攒老婆本?
陶元:不,不了,我觉得这个老婆还是我当比较好。
且看一个穷小子养家,发家宠夫郎的励志种田故事。
 
扫雷:主攻文,澳门金沙真人娱乐历史,有女人有哥儿,有生子!
 
双洁魂穿1v1
 
内容标签: 布衣生活 穿越时空 种田文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田罗 ┃ 配角:陶元 ┃ 其它:种田,主攻,美食,甜文
 
 
 
第一章 
  大林朝金安镇南边的小河村,虽地处偏远村户不甚富裕,但胜在土地肥沃,常年雨水丰沛,从而保障了村民能够自给自足,日子过得还算太平。
  时至盛夏,烈日炎炎,小河村的村民们都抓着上午凉快的当口,把地里的活计全部干完,到了下午纷纷猫在家里躲着太阳。
  当然,也有一些闲不住的妇人,在村里的大槐树下乘凉闲聊。
  “哎,要我说这田老大是个命苦的,也不知道上辈子造了什么业,人死了留着独子在这世上还不省心。”
  另一个低头缝补衣服的妇人赞同地点点头,又附和道:“就是,正常人咋能被雷劈呢,要我看就是田老大家的田罗平时造业太多,惹怒了天上的神灵哦!”
  其余几个没说话的妇人,一个个抱紧了手臂,在大夏天里打了个寒噤,更有人说:“还好田家分了家,不然够这一大家子受的。”
  大槐树下的几个妇人就好像唠不够一样,你一言我一语,生生把田罗被雷劈的事情,演绎成了好几种版本,更有甚者说田罗怕是要成精了,但正讨论得热火朝天的村妇们,在看到田罗的二姨夫赵老实时纷纷挡住了嘴巴。
  赵老实拎着从镇上抓来的药,马不停蹄地往村尾跑去,跑进院子快步闯进屋里,嘴里不停说道:“药来了,全部是按照大师要求抓的。”
  罗英接过自家男人递过来的药,转身就要去厨房煎药,还不忘叮嘱自家男人坐下来好好歇一歇,把药放在锅里煎煮,罗英闲不住地再次进了屋里,见道士依旧没有说话,小声问了问:“大师,你看我外甥可还能再醒来?”
  其实罗英她自己是知道结果的,却还想问一问,就好似这样就能把外甥从鬼门关里拉回来一样,她不是不知道自家外甥的性子有多恶劣,但她阿姐就留了这么一个独子在这世上,她不帮着帮衬一下,又怎能对得起早年她阿姐的恩情?
  被罗英称为大师的是山上清风道观的济昆道士,五年前小河村的赤脚大夫死了,村里距离镇上的医馆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赶,村民若是有些急症是来不及往镇上赶的,好在济昆道士心肠好,时常下山帮村民看病解难,而且从不收诊费,在村里很是受人尊敬。
  一直在炕沿边观察病人的济昆道士,因罗英的话抬抬眼,捋了捋自己的山羊胡子,淡淡道:“贫道也是第一次撞见被雷劈的状况,再者我先前就看这小子是个十足的纯阴命格。”
  “纯阴命格?”罗英有些跟不上节奏,她一个乡野村妇很少研究命格之类的东西,只知道在自己小的时候,自家阿姐就被一个算命的这样说,那算命的还说若没有纯阳命格压制,怕是活不到半百,到最后阿姐也没有找到纯阳命格,所有的一切当真按照那个算命的说的那样。
  济昆道士自是不知道罗英此时的想法,他只当罗英不了解他所说的话,耐下心继续解释道:“我就简单点告诉你们,纯阴命格是最招邪祟的命格,这小子之前爱打人脾气暴躁也多数与这个原因有关,如今再遭雷劈,断不能当作小事来处理,弄不好怕是再也回不来的。”
  罗英差点没一屁股坐在地上,好在有赵老实搀扶着自己,她看着炕上面色惨白的外甥,那面容与自家阿姐离去时的面容相重合,眼泪再也止不住地夺眶而出,嘴里还不停囔囔道:“阿姐我对不起你啊,没有照顾好罗儿,我对不起你和姐夫啊!”
  济昆很显然招架不住女人的哭嚎,他眉头微皱,连声制止道:“人还未死,哭什么,你们且随我去镇上找仁义医馆的老先生看一看再做打算,实在不行就与我去观上找我的师祖看一看,办法总归是有的,但人不能总是这样躺着。”
  **
  田罗浑身刺痛,双眼怎么睁都睁不开,四肢更是不能动弹,他听着外面叽里咕噜的交谈声,剑眉微拢,这是哪个地方的语言?这不是他大脑潜意识里所了解的方言,更不像他所熟知的汉语,而且最为诡异的是他居然能听懂!
  慢慢的田罗睁开双眼,侵入眼帘的是与平时陈设不同的古朴小屋,屋子不大但胜在整洁,除了自己如今躺着的土炕之外,能称得上是物件的就是窗户下的小木桌,还有几个供人休息的凳子。
  依据田罗的判断,这里不可能是医院更不可能是老家,老家所在的农村,土屋都已经被官方推了,早在他考上中医大学的时候家里就已经都是大砖房了,断不可能是自己眼前的光景,可这里又是哪里?
  渐渐收起飞奔的思绪,田罗开始回忆自己在此之前所做的事,脑子因自己不停的回忆而开始不断阵痛,但他并没有放弃思虑,他想知道自己之前经历了什么。
  田罗的父母早在他刚上小学的时候就离异了,并组建了各自的家庭,也拥有了各自的孩子,从而处在中间的田罗便尴尬了,一直与爷爷在乡下生活的他,也曾试着与父母生活,但不管他去父亲家里抑或是母亲家里他都无法融入他们,渐渐的他也从那无比令人艳羡的完美家庭中退了出来,选择继续与爷爷生活。
  田罗的爷爷是个乡村老中医,为人诚实善良,靠着自己的医术造福乡里,在乡里口碑甚好,同时田罗借着爷爷的光,也没少受到乡民接济,不然他们爷孙在乡下活得肯定不能那么顺遂。
  田罗尊敬他的爷爷,早在自己没有人生目标的时候,他看到爷爷手里的中医笔记,便有了打算,他考上中医大学,准备学成而归继续造福乡里,让爷爷颐养天年,但他从来没有想到,在他快要毕业的时候,爷爷居然在一个雨夜急匆匆地离开了人世,帮爷爷处理好后事,他便继续回校准备毕业事宜。
  这一忙就忙了许多时日,直到昨天乡下公社来电话说山上坟地出了些问题,他适才决定踏上重返乡间的路,却不料在他准备上坟的时候,他竟从山顶跌了下去。
  **
  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再联想如今的场景,田罗整个人都懵了,陌生的语言和陌生的环境,这一切不得不让田罗想要从炕上起来,却不想这一动,脑子就是闷声一痛。
  与此同时外面的人也因屋内发出的响声而快速进了屋,罗英抢先走在赵老实和济昆道士的前面,坐在炕沿边儿,一脸难以置信地望着正躺在炕上不知所措的外甥,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着实滑稽。
  以前罗英总说自家外甥脾气暴躁不招人待见,可经过这么一档子事儿后,罗英再也骗不了自己,不管这外甥有多混但都是她阿姐留在这世上的唯一血脉。
  田罗与罗英对眼对了许久,随后又抬头望望满眼通红的高壮中年汉子,还有一旁不停捋胡子的老道士,这三个古代造型的人,让田罗下意识地收回了视线,他低头瞧见自己的手,适才发现整件事很不对劲。
  田罗说不上是一个有梦想的人,但只要确定目标他就是拼了命也要完成,他为了出人头地,从小就钻研学习,以至于在初中的时候,右手中指内侧就磨出了一个小疙瘩,这疙瘩到他大学毕业都没有消失,怎么如今说没就没了?
  再加上面前的中年妇女和男子一个劲儿地管自己叫外甥,田罗下意识地怀疑自己是穿越了。
  这一切来的太过突然,田罗借着铜盆里的清水,看清了自己的样貌,棱角分明的脸,剑眉浓密修长,嘴唇薄而朱,丹凤眼高鼻梁衬托的整个人更加不羁放纵。
  田罗暗自松口气,好在自己的脸没变,与自己之前的样貌相同,唯一不同的就只有自己眼前的这几个人了吧。
  面前的中年男女没有急着说话,仅是对着自己欣慰地笑着,田罗被盯得尴尬,同时口渴得厉害,想要开口要一口水喝,但与此同时脑子一阵抽痛,不属于自己的记忆犹如脱缰的野马朝自己奔来。
  这个与自己长相一样的古代人名字也叫田罗,因他是家中独子自幼被父母宠爱,可是好景不长,一直辛勤老实的父亲,在一次为给家里阿奶凑银子供大伯家,而去了山里打猎掉下山崖,被发现时就没了气儿。
  自打那以后田罗的母亲整日以泪洗面,对田家更是有说不出的怨恨,奈何她一个弱女子是斗不过家中的那些个豺狼虎豹的,整日被田罗的阿奶田老太太打压,导致郁结心头,第二年便抛下还未成年的田罗离开了人世。
  从那以后家中被欺负的对象就变成了田罗,俗话说得好,兔子急了还会咬人,经常被田家人欺负的田罗在一次欺压中爆发了,从那以后他整个人的性子就变了,整个一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架势,这田家人没有一个不忌惮的。
  吓坏了的田老太太与田老爷子商量商量便找里正做中间人,把家给分了,当然田罗作为二房遗孤自是分到些东西,但也都是先前田老太太算计好的最不值钱的东西,村尾的老宅子,两亩水田,其余什么都没给。
  那时候的田罗风评口碑直线下降,就算遇到了苛待也自是无人敢上去帮忙说话,除了二姨母罗英,但罗英本是个外来户,一个人说起话来也不是特别管用,以至于到最后草草了事。
  作者有话要说:  开坑大吉,求收藏,么么哒!
 
 
第二章 
  济昆道士见田罗从昏睡中醒来,率先走上前给田罗检查伤势,一系列的检查过后他啧啧称奇道:“这怕是贫道这一辈子遇到最奇的事儿,我可要仔细给你看看。”
  罗英眨巴掉眼中的泪花,舒了一口气仰头说道:“一定是阿姐显灵了,阿姐啊,你一定要保护罗儿好好活着,罗儿他长大了我有时候说话都不管用啊。”
  在旁边看热闹的田罗嘴角一僵,根据这具身体残留的记忆,田罗很赞同罗英的话,这原主怕是被田家老少给欺负疯了,从那以后对谁都没笑过,对罗英的殷勤照顾更是不理不睬,烦了就大门一关不再让罗英进来。
  一旁的济昆道士又仔细端详了一下田罗的面容,担忧再上心头,这面堂仍旧发黑啊,难道这灾还没熬过去?他轻啧了几声,遂将自己身上的护身符赠予田罗,还不忘解释:“你这灾怕是还未熬过去,这几天就不要出门了。”
  “大师,这难道就没有什么法子能避过这场灾?”罗英本是已经放下的心,再一次悬了起来,这孩子命真苦啊。
  “除非。”济昆道士顿了顿,继续说道:“除非给他找个纯阳命格的媳妇来镇住他,否则这孩子以后的路也难走啊。”
  “哎,这就难了,你就别说纯阳命格了,这村里怕是连个母羊都没人给他哦。”一直未说话的赵老实实在没忍住,爆出了这句话,在接到媳妇儿的眼刀子后,乖乖闭上了嘴。
  其实,赵老实说的都是实话,原主田罗因在田家大闹一场后,被老爷子老太太踢出了家门不说,还被田老太太到处抹黑,说田罗殴打阿奶,对长辈不敬,一向崇尚孝悌忠信的大林朝最见不得的就是田罗的这种行为,久而久之田罗便成了村民口中的混球恶棍。
  再加上赵家的退亲一事闹完之后,更是没有哪家人家愿意把自家闺女许配给他,以至于田罗变成了小河村数一数二的小光棍。
  济昆道士叹了口气,颇为同情地看了一眼田罗,像是开玩笑似的说了一句:“要不是你已及弱冠之年,我肯定会收你为徒的。”
  **
  期间,济昆道士又给田罗望闻问切好一番,见田罗身体再无大碍,也就不做多留,在离开之际还不忘交代田罗,雨天格外小心,实在不行就去观上找他。
  在济昆道士离开后,屋子里曾陷入一阵尴尬的平静当中,赵老实率先打破平静,长舒一口气语重心长道:“没事儿就好,没事儿就好,罗儿肚子饿不,我给你弄点儿吃的?”
  田罗根据身体里残存的记忆,知道面前的中年男子就是这具身体的二姨夫赵老实,罗英的丈夫,为人憨厚不拘小节,他摇摇头,随后缓缓开口说了一个字:“渴。”
  罗英比赵老实反应快一些,几步走到桌子前,给田罗倒了杯水,递给田罗,看田罗对自己没有排斥,遂即自顾自地说起来:“罗儿,你父母走得早,二姨母我又是一个不会说话的人,但我是真心对你好,你不要再像以前那样躲着我,有什么需要就跟二姨母说,二姨母家虽说不是富裕的,但也不会眼睁睁看着你饿死,再者说如今分家了,你断不可同往日那般破罐子破摔,日子是要过的。”
  田罗捧着茶碗点了点头,他如今并不愿意开口说话,毕竟很多事情都还没有整理清楚,多说多错,他可不想这具身子刚被雷劈又要被火烧。
  “这怎么好端端的就被雷劈了?”罗英发现这一次田罗并没有厌烦自己,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开始研究起田罗这一次的遭遇。
  还未等田罗回答,一旁的赵老实抢答道:“村里的人都说咱外甥做了坏事遭了天谴,还有人说……”
  罗英在一旁剜了赵老实一眼,随后打断赵老实的话:“别说了,啥话到你嘴里怎么这么臭,去回家拿点粮食过来,给罗儿煮粥吃。”
  田罗不禁尬笑,同时也想起原主遭雷劈的事情经过,原因很简单,原主那天喝醉酒,靠在林子里的树上就睡着了,又哪只随后就下了雨,雷电交加,雷打在树上,电流顺着树干泻下来,将正靠在树上昏睡的田罗直接打了过去。
  也许是脑子动多了,田罗的头又开始疼上了,罗英见状,忙不迭上前将田罗放倒在土炕上,掩好被子,叮嘱道:“什么都别想,雷劈这事儿就过去了,你先前发烧,还是捂捂吧,我去把药给你端来。”
  罗英以为田罗是因为被雷劈的事情而慌神,也就没再多说话,给田罗喂过了药,过了一段时间又将煮好的粥端给田罗,便带着赵老实离开了田罗的宅子,毕竟她也是人妇人母,一个劲儿地向着家里人也会被别有用心之人嚼舌根的。
  **
  田罗因被雷劈在家休养了半个多月,这半个多月一直靠着罗英和赵老实他们照顾,田罗心里很感激,在自己能下地行走后,便婉拒罗英,不让她再每天往这里跑,家里家外地忙活。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