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澳门金沙真人娱乐

时间:2018-10-09 09:56:11  作者:轻风白杨

 《猫的薛定谔[星际]》作者:轻风白杨

 
文案
 
穿越成一只幼猫,薛逸觉得没什么不好的
吃吃玩玩一天就过去了,多惬意~~
可是,穿越到一个他完全陌生的世界这就有点让猫懵逼了。 
·
薛逸站在飞船的舷窗前,看着窗外无垠的星空宇宙,心里忍不住吐槽——
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第一次星际之旅,
竟然是作为一只幼猫开始的!
·
【萌宠撸猫、不严谨科幻星际】
【前期养父子,无血缘,后期断绝父子关系】
·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异能 星际 
 
搜索关键字:主角:薛逸(薛定谔),阿瑞斯 ┃ 配角:有很多可爱或者可恶的配角 ┃ 其它:猫,多维度宇宙
 
 
 
灵魂觉醒
第1章 新生
意识回笼的时候,薛逸知道自己做了一个梦。
 
那个梦里有恐怖的火光和浓烈的烟尘,每一口呼吸都如同一把钢刷刷过他的喉咙,一直刷进胸腔,那疼痛真实到薛逸以为自己会死在那个噩梦里。就算死不了,对一个双腿残疾、只能靠声音吃饭的网络歌手而言,被烟尘伤了嗓子大概也会生不如死。毕竟,唱歌是薛逸唯一的经济来源,虽然不多,但至少能保证他和他收养的猫们衣食无忧。
 
薛逸动了动指尖,发现自己的身体似乎还被禁锢在那个关于火灾的梦里,软软的使不上力气。他有些无奈,只得继续躺着等待力气恢复,同时迷迷糊糊想起梦里的情景。
 
那时候薛逸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只觉得必死无疑,于是将一窝刚捡回来的小猫崽全部塞给了“将军”——那是一只体型健壮的黑猫,皮毛油光水滑,仿佛一匹上好的锦缎。即使缺了一只耳朵和一只前爪,将军也是薛逸收养的数十只流浪猫中的王者,就如同他的名字那样,将一群猫咪杂牌军管的服服帖帖。
 
薛逸回想着梦中的将军灵活地穿行在火海里,将那窝小猫崽一只只叼出院墙,然后跑回来试图将倒在地上的他拖进旁边的轮椅里。
 
跳动的火光将现实渲染上了一层虚幻,那只黑猫仿佛也被被赋予了人性,在发现自己无能为力的时候,金黄色的眼睛中满满都是惊恐。就在薛逸陷入昏迷的前一刻,他似乎看到将军将额头贴在他的前额上,瞳孔细缝中闪出一丝幽紫的光线。
 
梦真的是没有逻辑的,猫的眼底会反光是没错,但真的不是紫色啊。薛逸在心里无奈笑了笑,想要醒来了。
 
只是,很奇怪。
 
薛逸心下开始有点不安:他明明已经意识到自己做了个梦,身体却为何还没有醒来?
 
隐约听到不远处有细细的猫叫声,薛逸心想大概是那窝小猫崽饿狠了。
 
那几只小猫崽是在一个垃圾箱边上被发现的,大约是被人遗弃,薛逸并没有在周围见到母猫,而他收养的猫除了将军外都进行了绝育,也没有哪只可以拉来作奶妈,所以薛逸最近一段时间必须亲自给它们喂奶。
 
薛逸又动了动手指,发现自己的身体仍旧有些无力,怀疑是一个姿势睡得太久,全身的肌肉和神经都有些麻痹了。他将力气聚拢向自己的手指,然后提向手腕,再缓缓转动整条胳膊——借由这样缓慢地唤醒自己的身体,他终于感到自己“活”了过来。
 
然而,当薛逸用尽自己的全部毅力挣扎着睁开眼睛的时候,一瞬间有些不能理解眼前的景象。
 
一张巨大的橘色丨猫脸几乎贴着薛逸的鼻尖杵在他面前,他甚至可以看到猫咪粉色的鼻头上有一道浅浅的褶皱。不过最让薛逸惊讶的并不是一只猫会离他这么近,而是——这只猫太大了吧!如果不是眼鼻的比例摆在那,薛逸几乎要以为是一只老虎趴在他旁边!
 
薛逸反射性地想要支起自己的身体,却不想双腿肌肉的抽动让他突然失去平衡,再次跌倒在地。
 
那只橘猫似乎被吓了一跳,弹跳着跑远了些,然后一脸兴奋地再次猛扑过来。不过此时的薛逸已经没有心情去想那只诡异的橘猫是怎么回事了,因为更诡异的事情让他暂时失去了任何思考的能力——他看着自己伸在空中的手,不对,猫爪,不对,应该是手现在却是猫爪,有点搞不明白现在的状况。
 
奇怪的橘猫似乎把薛逸当成了什么猎物,趴在他的身上,一边咬着耳朵,一边用后爪抓挠他的脚踝。
 
过了不知多久,薛逸才从愣怔中缓过来。
 
他鼓起勇气,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骨头似乎还是那些骨头,肌肉的状态似乎也没什么太大的变化,只是在耳周和身后多了些什么。他试着转动了一下耳廓,听着周围噪音的变化,又甩了甩身后大概是尾巴的东西。
 
橘猫被晃动的尾巴吸引过去,调过头拿爪子拨弄着。
 
薛逸看着自己伸在空中的猫爪,勾了勾指尖,就见到那些他无比熟悉的细小锋利的指甲缓缓收回了肉垫里。
 
此情此景,让他不得不想到一个匪夷所思的状况——他变成了一只幼猫?
 
他难不成还在做梦?其实他刚才睁开眼睛并没有醒过来,而是掉进了另一个梦境中?薛逸感到心口慌乱,于是开始仔细搜寻自己的记忆。
 
脑中关于那场火灾的印象缓缓变得清晰,从虚幻的梦境渐渐变得更加凝实,一些被他忽视的细节也开始返出它们应有的色泽。比如灼人的热浪,比如惊恐的猫叫,比如重物落地的震颤……
 
原来那场火灾并不是梦,而是他在窒息濒死时的神情恍惚。
 
他大概是真的没能逃过那场火灾。薛逸心想。所以现在的情况是穿越?或者他已经重新投胎?还是灵魂附着在了被他救下的小猫身上?不管是哪一种,薛逸都没办法确定现在的自己还是真实的,他的头脑有些混乱,甚至有点分不清梦境与真实的区别。
 
不过薛逸也是经历过一些变故的人,至少目前他还能保持冷静,不至于因为这点不科学的状况就把自己逼疯。他曾经的生活因为一场车祸而变得一塌糊涂,失去了至亲,失去了双腿,独自蜷缩在乡下的宅院里,以至于后来一直闭门不出,也没什么密友。这一切的不幸在现在的状况下似乎反而变成了幸事,如此他的消失应该不会对太多人造成困扰。
 
只是薛逸想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在一只猫的体内重生,他明明对“活着”其实没什么执念的。
 
薛逸翻身站起来,感受着脚下微凉的土壤,慢慢试着迈开脚步。这种感觉有些奇异,他已经很多很多年没有迈开双腿了,现在变成四肢着地也并没有哪里会不习惯。他走得很慢,每一步迈出去都要细细体会脚掌下无比真实的触觉,爪间细细的绒毛甚至能将地表几不可察的震动准确无误地反馈给他。
 
心底忽然腾起一些愉悦感——这具完整而健康的身躯除了不是人类之外,薛逸竟然非常满意。
 
大概是觉得太无趣,刚才一直黏着薛逸的小橘猫撒着欢去骚扰旁边的一只三花幼猫了,两个小家伙很快打闹成一团。
 
是的,小家伙。薛逸醒来时看到的如同老虎般大小的橘猫,其实也只是和他目前体型相仿的一只小奶猫而已,现在整个世界在他眼中都被放大了数十倍,显得颇有些童话里的意趣。
 
薛逸盯着扭打玩耍的两只奶猫,看到它们橘色的毛皮和斑点映在灰色的背景上显得十分鲜艳。他有些诧异,据说猫的眼睛是看不到偏红的颜色的,但在这里显然并不成立。薛逸环顾四周,发现自己的色觉和以前并没有什么不同,而后他发现这个藏身地有些不简单。
 
这里应该是三片建筑后墙夹缝中的一个死胡同,宽度可能不足两米,因为周边楼宇角度的关系,在胡同底部形成了一个拐角。拐角三面是连成排的高楼,大约是因为朝向,这些墙壁上都没有窗户。拐角上方搭着一块看不出材质的板子,借助三面墙,就形成了一个足以遮风挡雨的棚子。板材顶上卷着毛毡,估计是晚上或者冬季用作挡风的。棚里放着一张单人床垫,看不出什么材质,已经被小猫抓咬得破破烂烂,上面胡乱堆着一张珊瑚绒薄毯。
 
目光沿着周围高楼的墙壁一直向上,却只能看到灰蒙蒙的天空,墙壁似乎伸入雾气之中,完全看不到尽头在哪里。三面墙壁,一面拐角,天空还被缭绕的雾气阻隔,仿佛形成了一个大口袋,将一切阻挡在外,让薛逸无从判断这个巷底到底处在怎样的大环境中。只有一点可以肯定,这里不是他一直生活的城市。
 
这就是他和两只幼猫一直以来的住处,它们大概还会在这里住到成年。
 
薛逸看了看墙根下盛着水的不锈钢小碗和不远处堆着的三四个破餐盒,又看了看幼崽们干净顺滑的皮毛,有些难以判定它们的饲养者到底是一只母猫还是一个人类。
 
兀自胡思乱想的薛逸忽然捕捉到一丝轻微的响动,他转头看向巷口拐角,发现那里不知何时站着一只成年狸花猫。狸花猫嘴里叼着一个鼓鼓的袋子,正直勾勾盯着薛逸。
 
薛逸心下微惊,他发现自己竟然可以从猫咪面无表情的脸上看出一丝疑惑的情绪。
 
小奶猫们这时也发现了大狸花的存在,它们认出了自己的饲养者,停下打闹,咪咪叫着跑向对方。
 
大狸花将视线从薛逸身上移开,脚步稳健地走向简易棚。它的一条后腿似乎有伤,走动的时候明显有些瘸。薛逸忽然想起陪伴了自己许多年的将军,有些怔忡,目光随着大狸花移进巷底,看着它将一袋子各种食物稳稳放在墙边的破餐盒前。
 
然后薛逸发现他们的饲养者是一只公猫。
 
公猫会养幼崽吗?他开始对自己的知识产生怀疑。
 
那边,小橘猫和小三花已经乖乖坐好,没有打闹,只是有些焦急地低声叫着,似乎在催促什么。只见大狸花无比熟练地撕开一包肉粒,分别倒在三个餐盒里,它动作娴熟,一整包滚圆的肉粒竟然一丁点都没有洒出来。接着它又从袋中翻出一串人类拇指大小的香肠,同样无比熟练地撕开肠衣,平均分入三个餐盒。
 
这一切让薛逸看得一愣一愣的,不禁又开始怀疑这只是自己的一场梦。
 
就在大狸花正要低头继续翻袋子的时候,它注意到仍然站在原地的茶色幼猫,于是转过头来望着对方。
 
一种奇异的感觉忽然出现,薛逸仿佛能够从大狸花的眼神中清晰地读出它想要表达的意思:“过来,吃饭。”这个认知直接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他甚至能体会到它包含了一种类似慈爱的情绪。
 
难道这就是猫咪之间交流的方式?精神力还是脑电波?这么高端!难怪据说猫与猫之间很少互相使用叫声交流,只有面对人类时才会喵喵叫。
 
薛逸在震惊中不由自主地走过去,和另外两只小猫坐成一排,心里浑浑噩噩地想:这只狸花猫的行为这么神奇,会不会也是被人类的灵魂附身了呢?所以这就是人死后的世界?全部都会变成猫?或者……变成自己喜爱的动物?
 
大狸花又在每个餐盒里放了一块饼干,这才允许幼猫们开饭。
 
看着面前餐盒里“正常”的食物,薛逸忽然有些庆幸这只大猫的不平凡,不然如果它叼回来的是一只老鼠什么的,他或许会绝食抗议的。
 
吃过东西,薛逸学着两只小奶猫的样子爬上床垫,暗戳戳地继续观察那只正在舔毛的大狸花,心想就算是被人类的灵魂附体,在自我清洁问题上大概也找不到比舔毛更方便的办法了。
 
他一边看着大猫舔毛,一边有一茬没一茬的胡思乱想着,终于还是敌不过小奶猫躯体的本能,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
你们的支持就是习习的动力~~
(づ ̄ 3 ̄)づ
 
 
 
 
 
第2章 苏醒
夜色已深,空旷的值班室里只有一名护士趴在桌上,不知是睡着了还是在闭目养神。她面前竖着两张光屏,其中一张显示着一个单人病房,房里的治疗舱中躺着一个浑身插满了导管的男人,另一张屏幕显示的是病房中数个机器对这个男人的监测数据。
 
一切都是那么安静,就连数据也不曾过多地跳动,仿佛那个治疗舱中的人早已濒临死亡。
 
突然,画面中男人的胳膊抽搐了一下,几项监测数据瞬间飙高,值班室里响起一阵尖锐的蜂鸣。
 
护士猛地坐直身体,待看清屏幕上的状况,她立刻按下医师的通讯号,同时麻利地将电子病历传输到平板上,带着它跑出值班室。在她到达一扇紧锁的金属大门前时,对面的走廊里也跑来了三个人。护士将手中的平板递给其中最年长的医师,稍作说明后得到他的允许离开,这才松了一口气,小跑着返回了值班室。
 
医师看了看平板上显示的数据,谨慎地将自己的身份卡插入金属大门旁边的卡槽,深吸一口气,抬手去推面前的大门。跟在年长医师身后的年轻学生想起关于病房中男人的传说,忽然觉得有些兴奋,他抱紧怀里的资料,试图借助手掌的压痛缓和自己的心跳。
 
金属大门被推开一条缝,门内暴躁的精神力像是突然找到了宣泄口般喷薄而出。年长的医师在这股精神威压之下不得不退了一步,挡在自己的学生身前。而他身后的两个年轻人已经面色惨白,几乎快站不住。
 
这就是甲级精神力的威压?它如此狂躁暴戾,甚至连医师学徒入门就要求的乙级精神力在它面前也支撑不起一个完整的精神护盾。
 
两名学生靠着身后的墙壁,躲在自己导师制造的护盾里,捂着胸口,试图压制自己快要跳出喉咙的心脏。病房里的那个男人是帝国的英雄,他们不应该感到害怕,却为何在面对这外泄的精神力时感到如此恐惧?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