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澳门金沙真人娱乐

时间:2018-10-08 08:55:19  作者:禾火书书

 =================

书名:今天也在牵红线[快穿]
作者:禾火书书
 
文案:
会算命的小桃花的花式撩汉大法。
小桃花奉师命,在三千小世界里面为没有得到善终的苦命鸳鸯重写姻缘……
顺便撩一撩被自己坑下来的师傅……
……的故事。
 
1.   师徒恋
2.   快穿
3.   主受1v1
4.   双向暗恋
5.   甜甜甜
6.   每个世界的原剧情都是天雷滚滚
7.   蠢作放飞自我,日更或者隔日双更
8.   如果小标题和别的太太有撞题的,纯属巧合
 
cp:撩师傅的戏精受&宠妻狂魔腹黑攻
虽然蠢作者写不出文案,但是还是跪在这里求收藏花花(小声bb)。
么么啾!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甜文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虞晚 ┃ 配角:乔叶 ┃ 其它:快穿甜文
==================
 
  第1章 小丫鬟的春天(1)
 
  斜斜的夕阳落下,撒了一地的余晖。
  一个穿着破旧棉袄的妇人牵着几个大约七八岁的孩子,讨好的看着面前的侯府管家。
  “李管家,这批孩子可都是好货色。刚刚从乡下买来,保证是身体十分的健康的。”说着,脸上的笑容更甚,“你看,这批是不是能多给点……”
  妇人比了个钱的手势。
  李管家对身后的人挥挥手,几个小丫鬟走上来,粗粗的检查了一番。
  看着几个小丫鬟什么都没有检查出来,妇人腆着脸笑道:“李管家,我就说的,这几个都是好货色。”
  “嗯,是些好货色。”李管家开口道,“既然如此,那便多给你一些也未尝不可。”
  那妇人在胸前一拍手,笑得肥胖的身体都颤了颤,“哎,谢谢总管,谢谢谢谢啊。”
  李管家长得一副奸诈模样,嘴边梳着两撇小胡子。看着眼前的几个小孩,说道:“跟我走吧。”
  几个衣衫褴褛的小孩唯唯诺诺的跟上去。
  大多数的孩子都是一副迷惘惊慌的表情,只有一个人,黑亮黑亮的眼睛里闪烁着让人不敢直视的光。
  “小枝,把主线剧情传过来。”虞晚偷偷在脑海里和自己的小伙伴交流着。
  “好的。”
  一群小孩跟着李管家,走过一片假山林立的小园,眼睛里是抑制不住的好奇与惊叹。
  李管家见状,眼里的蔑视更甚。他抬着头,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走在几个孩子的前面。
  虞晚看着李管家,脑海里浮现出小枝刚刚传来的这个世界的主线剧情。
  李管家,全名李景田,侯府管家,喜好作威作福。在后来女主来了之后,居然看上了女主那朵娇花。对其百般骚扰。
  女主卓菁菁,来自异世界的大好青年,一朝穿越成为人牙子手里七八岁待卖的小可怜。
  侯府嫡少爷年幼,五六岁的时候亲生母亲去世,饱受了一段悲伤磋磨。
  但是不到一年,他的父亲,也就是侯爷,又娶了续弦王氏。
  王氏面上是个温温婉婉的妇人,但是实际上却是蛇蝎心肠。
  她见女主模样漂亮,就打着想让瞿诀在美色中长大的念头,将女主送到了瞿诀那。
  自然,身为这个世界的女主又怎么能顺应着王氏的意思。
  卓菁菁在自己原来的世界就是学富五车的人,到了这个世界,看着爹不疼娘不爱的瞿诀,被激起了极大的母性。
  看着瞿诀身边一大群不怀好意的人,卓菁菁帮助他学知识,正三观,通奇书八卦,精四书五经。
  你以为这就是神仙眷侣了?
  其实并不是!
  卓菁菁看着瞿诀长大,自然是不会对他产生什么非分之想。
  真正的剧情还在两人十六七岁的时候。
  那时的女主正是花样年华,模样在这整个京城也是数的出来的。
  瞿诀自小和女主一起长大,心里早已经对她产生了不可言说的感情,就想着要在自己彻底取得侯府大权之后,就迎娶她。
  瞿诀的亲生母亲有一个闺中密友,十分要好。
  那友人后来嫁给了一位皇子,成了王妃。王妃有一个儿子,名叫竺贤岳,这人才是这个世界的真正男主。
  一切的发生都是在一个荷叶逐渐残落的下午,卓菁菁和竺贤岳站在不同的船头,四目相对,深陷爱河。
  这一切都被瞿诀看在了眼里,于是不可抑制的……黑化了。
  再接下来就是几个人在一起的爱恨情仇,恩怨纠葛。
  但是,虞晚既然过来了,那就说明这几个人最后是没有人修成正果的。
  虽然瞿诀是最后的大反派,但是女主最后却是被另一个不起眼的小反派搞死的。那个人就是管家。
  管家对女主求而不得,时间长了居然发现女主勾搭上不少权高势重的大人,一时间气不过,就把女主绑起来QJ以后,残忍的将人杀害。
  最后自然是被逮住了,但是女主却是已经回不来了。
  而现在,虞晚看着日头逐渐西斜,露出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微笑。
  反派?不存在的。
  这可是徒弟我给您设下的天罗地网啊……
  但是现在这个时候女主应该还没有来,一切的变数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就比如……
  自己单独被带到主母王氏面前的时候。
  “这就是这批里面最俊的了?”王氏这个时候应该是刚刚嫁过来,脸上还带着些少女的娇俏感,但是眼里的恶毒却是怎么也挡不住。
  李管家讨好的笑道:“是,就属这个小鬼看起来最水灵。”
  虞晚低着头,看起来唯唯诺诺。
  王氏把手里的茶杯往桌子上一扔,发出清脆的响声。看见下面瘦小的孩子吓得哆嗦了一下,才满意的用手帕擦擦嘴角,道:“抬起头给我看看。”
  虞晚暗暗地翻了个白眼,以一种极其缓慢的速度抬起头来。
  王氏挑了挑眉,看起来似乎是十分满意。
  小孩的脸上虽然仍旧是脏兮兮的看不出原来的模样,但是依稀是能够看出是个水灵的。
  “好,那就送到瞿诀少爷那里吧。”王氏嘴角露出笑意,语气变得轻轻柔柔,道:“给这孩子好好捯饬捯饬。”
  “是。”李管家连忙应声。
  “对了,”王氏望向虞晚,道:“你叫什么名字?”
  “虞晚。”声音低得快要听不见。
  “从今天起,你就叫小虞吧。还有,不管少爷叫你做什么,你都不能违抗知道吗。”王氏的声音颇有深意。
  “知道了。”虞晚应诺。
  王氏得到肯定的回答,才从鼻子里哼出个音,道:“下去吧。”
  听到这,李管家连忙答应一声,带着虞晚走了出去。
  走过弯弯曲曲的小路,来到一处富丽的楼阁小院处。那小院名叫留嬅居,还没有走进,就听见一大片少女的娇俏笑声格格传来。
  李管家笑容更甚,眼里流露出垂涎,加快了脚步。
  虞晚看着李管家的神色,眉头紧紧蹙起。
  刚一进留嬅居,就闻见一阵刺鼻的脂粉味。
  一群各有特色,穿衣也十分漂亮的女婢在那相互打闹着。
  有眼尖的看见李管家,连忙咧着嘴笑道:“哟,还真是稀客啊,这不是李管家吗?”
  李管家的小眼睛自从进门以后,就没有离开过那一片莺莺燕燕,自以为风流的摸了摸自己的小胡子,道:“奉夫人的命令,送人来留嬅居。”
  一群人连忙看向李管家身后,突然愣了一下,道:“这次是个男孩子?”
  李管家看了眼紧闭的书房,说道:“夫人知道大少爷喜欢读书,所以特地叫我送了一个书童过来。”
  在场的都是在侯府混了不知多少年的了,自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一个看起来颇为豪放的女婢上前一步,说道:“那就麻烦李管家还特意来跑一趟了,将这孩子交给我吧。”
  李管家虽然垂涎,但是毕竟还知道一些礼数,于是只是眼睛狠狠的扫了扫在场的几人,说道:“既然人我已经送到了,那也就没我什么事了,这孩子的衣服待会会有人送过来,你们先带他去清理清理。”
  “知道了,”豪放女婢掩嘴笑,“那就恭送李管家了。”
  “恭送李管家。”一群莺莺燕燕纷纷做了一个福,声音娇俏。
  李管家身子都被这群人的声音酥了一下,脚步虚浮的走了。
  等到李管家走远,立马有人上前把门锁上。
  豪放女婢向着地上啐了一口,道:“不知羞耻的臭老头。”
  “琴姐姐,别理他,就这种人,看他一眼我都觉得污了自己的眼睛。”另一个女婢说道,语气也是有些不善。
  “我知道,书妹妹。好了不说这个了,先来看看新来的。”
  “新来的小书童,你叫什么名字啊?”被唤作琴姐姐的人腻声问道。
  虞晚抬头看了眼面前的人,又迅速敛下了眉目,道:“小虞。”
  “小虞?倒是个好听的名字。”那女婢摸摸小孩脏兮兮的头发,说道:“我姓木,单名一个琴字,是主子赐给我的,你可以和她们一样,叫我琴姐姐。”
  虞晚眼里闪过了然,抬起头,怯怯的笑了笑,道:“琴姐姐。”
  在场的一众女婢常年待在这侯府,见到的除了色眯眯的臭老头之外,就是自家主子冷冰冰的脸,哪里见过这么可爱的小娃娃。
  纷纷伸出狼爪企图捏捏面前的小人。
  但是还没有得逞,就听见吱呀一声,书房的门打开了,一个约莫六七岁的小男孩走了出来。
  虞晚的眼睛亮了。
  六七岁的小男孩和虞晚差不多大,但是要比虞晚高一点。此刻正在满目冰冷的看向这边。
  “夫人又送人过来了?”瞿诀的声音虽然稚嫩,但是显然是十分有震慑力的,在场的女婢纷纷低下了头,轻声应诺。
  唯有虞晚,看着年纪不大的瞿诀,硬是在里面看见了自己师傅的影子。
  花痴的想道:哎呀呀,师傅不管到哪里,都是这么的帅到天炸人裂啊~~~
作者有话要说:  开坑啦~
 
  第2章 小丫鬟的春天(2)
 
  瞿诀看着庭院中间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小男孩,转头看向木琴,问道:“就是他?”
  木琴上前一步,道:“是,是夫人送来陪读的书童。”
  “先把他带去沐浴。”瞿诀的声音不带感情,像是在说一个小玩意一般。
  但是众位婢女却好像是习惯了一般,唯唯应诺。
  “叩叩——”留嬅居的大门传来敲门声。
  瞿诀望了一眼,就又回到了书房。
  众女婢瞧见,悄悄松了口气。
  木琴走过去开门,是夫人院里的大婢女紫鸢。
  “紫鸢姐姐来这里是夫人有什么吩咐吗?”木琴敛眉道。
  “夫人叫我过来给新来的小虞送些衣裳。”紫鸢昂着头,姿态傲慢。
  木琴笑道:“这么点小事还让紫鸢姐姐亲自跑一趟,实在是不应该。您只要吩咐一句,我们这些小姐妹去取就好了。”
  紫鸢闻言,语气更加飘忽,道:“知道就好。”说着理理自己的袖子。
  木琴会意,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一个小荷包,塞到紫鸢的手里,悄声说道:“紫鸢姐姐来这一趟,想必是辛苦了,这是小小心意,还请姐姐收下。”
  紫鸢颠了颠荷包,满意的拿着帕子掩住了嘴角,道:“事情我也已经传到了,东西我放下就走了。”
  木琴连声应是,接过紫鸢身后的的下等女婢手里的衣裳。
  虞晚看着面前奇奇怪怪的婢女,觉得这里似乎离自己收到的剧情有些远。
  正这样想着的时候,木琴走过来,道:“你的衣服也送过来了,现在先带你去沐浴。”
  虞晚点头。
  沐浴的地方就在留嬅居偏里面的一处地方。这里就不得不说,留嬅居其实是整个侯府最大最豪华的住处,这也是王氏为了将自己摆在慈母的位置上故意而为。
  但是,就因为这留嬅居的设施齐全,以至于瞿诀很长时间都几乎没有出过这里。
  虞晚敛着眉目,跟在木琴的身后。
  而且,这个木琴也是奇怪的很,看她的面相,应该是一个不愁吃穿的大家闺秀,为何会沦落到在这里当一个侯府的丫鬟呢。
  “到了。”木琴的声音响起,“这里是一处天然温泉,大大小小有几十处,我们这些丫鬟平时都是在最外围,你和我们也是一样的。最里面的几个被屏风隔起来的,千万不要踏入,那里是少爷的地方。”
  虞晚看着面前大大小小的温泉,眼神转冷,对王氏的感官又下降了几层。
  这也是王氏的勾引手段之一吗?
  “琴姐姐,”虞晚抬起脸,是一副害羞的模样,道:“我在这里洗澡,会不会遇见别的人啊……”
  木琴噗嗤一声笑了,点点虞晚的小脑袋,道:“小机灵鬼,放心吧,大家沐浴的时间都是不一样的,你呢,是在酉时,我们这些小丫鬟呢,是在申时,少爷是在戌时。记住了吗?”
  虞晚点点头,乖巧道:“记住了。”
  木琴又说道:“今天呢,是一个特例,你现在太脏了,而且刚巧现在就是酉时,所以就直接带你来了,记得要洗的干干净净哦。”又把自己手里的衣服拿给他,道:“这是你的衣服,姐姐就先走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