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澳门金沙真人娱乐

时间:2018-10-07 10:49:06  作者:月清冷然

 

 
《冲喜小夫郎》作者:月清冷然
 
文案:
结果似乎太成功了?就有莫名其妙的人来抢‘傻子’的。
方言左手揣着“渡劫失败”的胖虫宝种桑养蚕,右手拉某人买地种地,方言表示他很忙!
张继:媳妇别听他们的,我就喜欢和你养虫子种地~~
 
注明: 
①有金手指,画风不是很正经的种田文 
②温馨无虐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方言张继 ┃ 配角:方家,张家,以及各路酱油 ┃ 其它:穿越重生甜文互宠
 
 
 
第1章 
  四月,气温就已经初步显现出夏季的热度,这才过中旬,就已连续好几日都是大晴天,白日的日光亮得刺眼,温度也是持续居高不下。
  热!
  却不是那种六七月时的那种干爽的燥热,而是有股闷闷的让人透不过气来的热。
  实在有些反常。
  是时,正在田地里忙着赶尾春耕的农汉们即使满头大汗后背衣裳全湿,心里虽觉得和以往的似乎不太对,但是时间的紧凑也让他们想不了那么多。
  唯有个别忙碌的老汉百忙中吃力直起腰,抬头眯起眼朝天空张望了片刻后,黝黑苍老干巴巴的脸上皱起,心头微沉。
  “这老天准是要下大雨啊。”
  老汉喃喃自语了句,而后低头招呼身边不远处的小孙子,吩咐了他几句,让他先赶回村里找到村长把这事告知于村长——大雨将至,村里还是要提前做好雨涝的准备,最起码就先要把房子给修整好,免得到时出意外。
  “啊?真的会下雨吗?”少年听了却不相信地跟着抬头看天空――午时没到却已经是当空的烈日,忍不住嘟囔,“爷爷该不会是热糊涂了吧?这种天气能下雨?”
  话未落后脑勺就落下一蒲扇大的巴掌,“瞎嘀咕什么?又想偷懒了吧!还不赶紧听你爷爷的话,赶紧种完回家还有得忙活呢。”
  “爹。”少年身子趔趄了一下,忙手捂着后脑看向他爹,不过在父亲的瞪视下只好不甘愿地撇撇嘴,小跑着朝兄长那头奔去,嘴里却尤小声嘀咕着不满。
  “这小子…”少年的父亲是个壮实的汉子,听见小儿子的嘀咕当下就不客气的又举起蒲扇大的手掌作势要打,结果小儿子实在滑头得很溜得飞快已经躲到大儿子身后去了,只好放下手转而朝那边的父亲语带恭敬地说:“晓得了爹,等弄完这里回去就修,天太热了,要不爹你先回去吧。”
  老汉看看那边偷偷朝儿子不服气吐舌头做鬼脸的小孙子,黝黑皱巴巴的面上不禁一笑,也当没看见他的小动作回答道:“这点热算什么?我挺得住。咱家就还剩这一块地就能种完了,等会一起回去。
  三柱子啊~”
  “哎~爷爷?”
  “你先回去吧,把刚才我说的去找村长说一声,让大伙都有个准备准备。”
  “哦。”三柱子一听可以提前回家,顿时就开心地答应了,几乎是蹦跳着抱起自己的锄头一溜烟往村里跑。
  “等等,村长现在也……”在地里。汉子望着小儿子远去的小身影,无奈地摇头,最后还是没有再喊。
  反正这一路回去都是田地,应该会半路就碰上了。
  本来今年就是小儿子第一次跟家人下地里干活,能坚持干到现在没有怨言就已经很不错的表现了。
  而且看着小儿子如今还有这样活力的样子,说实话他心里还是有些欣慰的。
  虽说他们作为农家人,一辈子就是跟土地打交道的,在这世代,家里能有田地能养活一家老小就已经是很不错的了,所以不论天气如何,他们都得跟老天博口饭吃。在老天变天前就得起早贪黑的播-种种地,哪家家里不是刚会走稳路就要帮忙干活的。
  只是他们家劳力算是多些,加上这两年地里收成稍微好些,小儿子这才多玩耍了两年,前些年大儿子二儿子不就早早跟着下地了吗。
  看着在另一头埋头苦干沉默不语的两个大儿子,汉子心里既欣慰自豪又有些不是滋味。
  若是可以,他也不想让儿子们这么辛苦啊!
  “甭想太多。”
  “爹?”
  老者仿佛一下就看穿了儿子的心思,手里的活也没停下,“如今不是往年,没天灾人祸的,咱们再辛苦个一两年,等多攒些银子再添几块地,给大柱他们三兄弟挣些家底,再给他们说家亲事,到时还怕日子过不好?”
  “嗯,听你的,爹。”
  汉子听了想想也对,顿时就收起心思,重新抡起锄头埋头干活。
  他爹活了一大把年纪了,走过的路看过的事比他们多,他的话肯定没错的,还是赶紧干完活回去。还有,家里的茅草好像也没有存货了,还是得去山上割些回来,趁现在多晒些,若真的现在就开始下雨,那估计得下蛮久的,还是存一些以防万一。
  三柱子确实没在村里找见村长,不过他回家的路上正好经过村长家的地,今天村长一家也恰好在那里种地,于是他跑上前去一下就把他爷爷的话给翻说了一遍。
  “你爷爷真这么说?”
  “嗯。”
  “好,我知道了,你回去跟你爷爷说这事我会跟村里人说的,替我代大家向你爷爷谢谢了。”
  看着和气的村长,三柱子不好意思地抓抓头咧嘴笑,略微小结巴地答应着又跑掉了,临走前还自以为别人看不见地冲村长家的小子挤眉弄眼。
  ~走呀,咱耍水去!
  张友升拿眼偷瞄了一眼他爹,然后小幅度地摇头――你先去吧,我等会。
  三柱子看看背对着自己这边在对着同伴家大哥说着什么的村长,再瞅瞅小伙伴,半晌只好扭头自己走了。
  村长面前三柱子还是不敢造次的,没看在家平时最得宠的张友升都不敢在这时候溜跑吗。
  三柱子只顾着跑回村里找小伙伴去玩水,不想在准备拐进村时和路边岔道上忽然拐出来的人给撞上。
  “唉哟!”
  两人都痛呼出声,只是来人声音要小许多。
  “你干什么?走路不长眼睛啊!”方三柱子揉着摔疼的屁股张嘴就骂,“原来是你啊。”
  结果细眼瞧发现撞上的人是谁,顿时哑火了,看着对方那细瘦的小胳膊小腿,他还真再骂不起来,再看到对方旁边落在地上的破旧锄头,便别扭地关心反问。
  “方、方言哥你怎么这个时候才去地里啊?我记得你家不是已经种完了?呃,你摔疼哪了没?”说着伸出手来作势要把人拉起来,但似乎又想起什么顾忌一般又忽然缩了回去,站在旁边有些不知所措一脸着急,最后只得帮着捡起锄头递过去。
  方言冷静地快速抬眼看了眼旁边的小不点,自己爬了起来,随意拍去身后的尘土,淡淡地说:“不碍事,拐弯死角你也没看见有人出来,我去忙了。”
  说着接过自己的锄头错身就要走,皱皱眉,还是没忍住抬手揉揉胸口。
  看着那小子人和他差不多小身板,没想到身子倒结实,撞得他胸口疼。
  暗暗吸口气,想着等会还要去帮忙大伯娘家翻地,方言就觉得浑身疼。
  “等等。”
  身后传来叫唤,跟着哒哒脚步声,没想到人又追上来了,方言抬眼看过去。
  对上他那双黑漆漆的眼眸,三柱子忽然又给忘词了。
  “你还有什么事?”方言这会真不想这样和这个小鬼头在太阳底下傻站,耐心一点点消失。
  “啊?啊,对了。”三柱子傻乎乎一笑,“那个,我就是想告诉你一下,我爷爷说马上就要下大雨了,那个,你家要多留意,要是、要是有需要帮忙的你就跟我说,我,我去帮你们割茅草,我知道有个地方茅草又多长得又好。”
  闻言,方言愣了一下,下意识抬头去看天空,依然是晴朗一片,他是一点都看不出哪里有下雨的趋势,但是想起这里毕竟不是他以前的世界,三柱子的爷爷又是一位老人,或许真的是老人自己有一套经验。
  又听说总有些人在某些方面比较有天赋。
  想到这再看向对方,方言脸上带了点点笑意,“是吗,那谢谢你的提醒。”这对他们家来说确实是个很好的信息。
  三柱子下意识跟着傻笑了一番,却见人又要走,忙又急声问:“那茅草呢?我,我正要找人一起去,你要不要,要不要我们顺便帮你们家割一些?”
  “不用了,谢谢,我家还有一些够用了。你不是赶时间吗就先走吧,我也得抓紧时间去地里了。”方言说完不去看三柱子脸上露出的失望神情就毫不犹豫地转身走了。
  这里还算不错,就是这里的小孩太早熟,小小年纪就知道要讨对象了,略心塞。
  年少慕艾嘛,人之常情,可是这也太早了吧?
  再想到如今这个世界,刚满11岁的方言忍不住心塞。
 
 
第2章 
  坪沙村原是个不大的村子,这里主要混居着三大姓――张、方、杨。正中央住着的基本就是这三姓人家,其他姓的就混居在村子周边。
  村子背靠大山连绵出来的山坡间,周边一样是不算高的土坡,也正如此,村里的土地还算多且平缓,村前又有一条两座山脉汇聚而成的河流,因此坪沙村种植最多的农作物是水稻。
  平地多,又靠近河流,渐渐地坪沙就发展成了周边村子的一大村落,其中自然也是因为这村子的人比较不排外的原因在里边。
  不过也有些不不好的就是每年春夏汛时村落较低的总会有水淹的危险,后来还是村子搬迁到较高处才安全许多。
  而那些新投靠来的外乡人初始就是住在了那些老房子里,加上近几年来雨水平缓许多,也未有河水漫延上村里的情况,所以人们住在那里还是可以,只是每年要修葺房屋才行。
  这天傍晚,天准备擦黑时,村长家院子里陆陆续续来了人,这是每次村里有什么较大事情需要传达或大伙商量时,每户的当家就会聚到这边。
  村长也不啰嗦,几句就把方老汉的话给讲了一边,自己也叮嘱了一番。村民这才知道是什么,一部分的人当下就有些恼火和不以为然。
  “方家老爷子是不是热昏头了,张嘴就说要下大雨,如今才几月?”
  “就是,五月没到呢,下什么雨!我还以为什么事呢,害得我饭都没吃就匆匆忙忙来了……嘿,不说了,我先回去吃饭。”
  “我也是呢,正好趁天没黑,我再回地撒些种-子。”
  ……
  “没准是真的呢?整整也不碍多少时间,我这就回去拿刀去。”
  “等等我。我家也要备些茅草,咱们一起去。”
  ……
  聚得快,散得也很快,屋檐下村长的话都还没说完呢,后方的人就已经开始三三两两转身走了,甚至后面还有些刚赶到的,见人已经散了不禁愣了。
  这就散了?
  村长也有些无奈,村子大了,总会有些不怎么听劝的,特别是现在当家人是年轻一代的,总有自己的主见,除非是大事,否则像如今这样的老一辈人的经验之谈,有些人都不以为意。
  特别是这样的日子又过了几天,依然没见一滴雨下下来时,这样的话就更加没人相信了。
  午夜,村里的人还都在睡梦中。
  忽然,狂风大作,尔后猛然响起一声惊雷,睡梦中的人们还没惊醒,就已经下起了倾盆大雨。
  后半夜时,随着一声雷鸣,“咔嚓”一声,物体倒塌的声音在雨夜里传得并不远。
  但是伴随着一声划破喉咙的尖叫一下把村民都给叫醒了。
  “啊!房塌了!救命啊――”
  ***
  雨下了两天一夜,却还没停的趋势。
  村里漏水的人家逐渐增多,而出现房屋倒塌的也有两三家,都是房屋老旧失修,墙根泡水太多或房梁腐朽茅草吃水太重撑不住而坍塌的。
  虽然坪沙村算得上比较富裕的村子,但是盖得起大瓦房的住户还是占少数。
  所以这会正有好些人冒着雨在抢修屋顶,或者检查自家墙根的排水情况,又有些担心地里的种子给泡坏了,天没大亮就早早跑去地里检查。而村长则三五不时就跑到河边去,就担心发大水。
  第三天,雨终于开始停歇,偶尔才又下一会,不过雨势小很多。
  方言趁着雨停裹着破旧的衣裳靠在伯娘家院门望着自家的方向,沉默不语。
  他们家虽然也姓方,却和村里的大姓之一没多大关系,最多就是他大伯娶了本村杨家的姑娘,才搬到了村子靠里边。
  而他们家就在村子的最外围最角落里,因为他爷爷家是才搬到坪沙村不久,没什么底蓄。自然也就是暂时居住在村子原本的旧房子里,而因为大伯娶了本村人,加上又是个姑娘,家里几乎凑出了全部积蓄在村里起了座新房子,一家子却没有都住到那边。
  等到方言的爹也说亲时家里已经没有什么能力了,就说了同样外来的一户小哥。婚后两人倒也美满,两人都是能干的,所以日子过得也不错,喜上加喜的是两人很快就多了三个宝贝,这让一直都难生养的小哥在这村里轰动一时,让村里的大小媳妇可是羡慕眼红不少。
  可是好人难长命,眼看一家人日子越过越好,谁想到意外就降临了。
  夫夫俩在一次去镇上赶集买种子回来的途中正碰上雷雨天,不慎滑下坡底坠入河里,正值春汛河水多且急,一下就给冲到下游的大河里,等捞上来已经没救了。
  方言那时才八岁,大姐也刚十三,更别说还有个刚三岁的弟弟。两位父亲一下没了,可以说对这个小家是怎样的打击。
  雪上加霜的是爷爷奶奶一下受不了这打击,本来在逃荒途中就沉疴于身的两老也在不久病倒,没能拖过年也相继去了。
  还好大伯娘人还是可以的,在他们三兄妹无依靠时还能接济一下,大姐也在前年刚过十四就匆匆嫁了人。
  方言带着弟弟方锦没有住到伯娘家里,而是依然住在老房子里,本来想等再过几年他再大点或者想出条谋生的路子有了银子就重新起房子,不想计划永远没变化快,一场急雨把他的计划全打乱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