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澳门金沙真人娱乐

时间:2018-10-07 10:37:16  作者:九宫格的太阳

 《十五弦月》作者:九宫格的太阳

 
文案
 
中原沃土一分为四,楚国,离国,西岐和南疆,四国属楚国最盛。
纳兰弦月为离国世子,翩翩少年,美如冠玉。怎奈国小力弱,同和亲的姑姑一同到了楚国成了质子,还被污蔑有断袖喜好。不过这些在他看来都不足为惧,他只想回到离国,凭他睿智精明之智涉及江湖,拨弄朝堂只为回到离国,直到遇见十五。
十五本是楚国皇子,却在人群中走散实则是被故意丢弃的,无意救下一位极好看的少年年哥哥,从此人生便踏向了另一条道路。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相爱相杀 朝堂之上 
 
搜索关键字:主角:纳兰弦月,十五 ┃ 配角:路潇,楚临夜,纳兰弦之,北辰,北灵 ┃ 其它:
 
 
 
卷一
第1章 十五来了
   十五是个好日子,不管是正月十五,还是秋分十五可都是月圆之日。
 
 十五斜坐在房檐上嘴里还叼着一颗狗尾巴草直到屋檐下方的房门开启,十五便一整个人趴到房檐边沿处房门开启,走出来的人十五一眼便认出来了。“嘿,弦月哥哥!我,我是十五,我学成下山了,来带你回家了。”
   回家,这让刚刚走出书房的纳兰弦月微微触动了一下,于是抬头看向声源处只看了一眼。一颗人头挂在房檐上还在摇晃,头又刚好挡住了阳光,纳兰弦月更本没有细看那人的面容,倒是那一口白牙特别是那俩颗小虎牙异常明显好看。不过没去理会他,直径走去,随后也走出了两个侍卫对十五也是爱答不理的。
   十五自是气不过,自认为也是长得花见花开,人见人爱,可竟被这些人给无视了不过也不能怪他们,毕竟比自己长的好看的人就在眼前不搭理自己也是理所当然的。可他是来办事的,不是和纳兰弦月比美的,于是施展轻功飞身拦住纳兰弦月的去路。
  站在纳兰弦月面前,让平时自恋到飞起的十五认清一个事实,就是发现自己这些年的粮食算是白吃了,同样是男人,他的弦月哥哥竟比他高出一个头,同样是男的,但他的弦月哥哥就是拥有着世间绝美的轮廓,今日的纳兰弦月更是俊逸出尘,是过去十五最喜欢看到的样子,只不过十五不知道罢了。
   纳兰弦月并没有停下脚步,直径朝前走,十五只得一边后退一边拍着自己的胸膛说道“我,我是十五,哥哥不记得我了么?”十五郁闷他可是特地从白云山下山来找他的,当然还有白云山师父师娘的嘱托。纳兰弦月突然朝前跨出一大步与十五只有一个拳头的距离,如此接近,十五一愣一愣的。
   纳兰弦月扬起嘴角撩起十五被风吹乱的发丝(十五的头发可一直都是凌乱的,他准求的通常都是凌乱美,就像他的衣衫,不是少一两块就是短一截,从来都是衣衫不整。)纳兰弦月悠悠的开口“十五......”
    这声音好听得让十五想滚在地上撒泼打滚,若是此时在白云山皎洁的雪山里他早就滚了。毕竟在白云山用自己滚雪球是他最常做的事。
   纳兰弦月道“北辰,给十五腾置一间厢房,让他好生休息一下。北灵,你同我一道出门。”
   身后的北辰道“诺。”
    十五道:“弦月公子准备去何处啊?从今日开始十五便是哥哥的侍卫了,十五也应当陪同才行。”
  北灵道:“公子这是准备进宫,去见惠妃娘娘。”
   十五两眼发光道:“进宫啊!。”想一起同行的心情溢于言表,不过却没由来的打起哈欠。眼皮开始下垂了。十五心想定是这些日子开心过头了,自打师父师娘让他下山来找纳兰弦月,便开始了睡觉都会笑醒的亢奋状态。于是只得放弃跟随的念头慵懒的说道:“罢了,不去了,不去了。”
    纳兰弦月临走时还不忘说道“好生休息,我很快就回来。”
   十五道:“哦!”
   .
   纳兰弦月和北灵离开离月府,纳兰弦月刚走出门口便停下脚步,藏在衣袖里的双手突然颤抖,扭头看向府里。
  北灵道 “公子放心,北辰会将十五安顿好的。”
  纳兰弦月道:“十五他....真的忘了?”
  北灵道:“对于十五来说,或许忘了更好些。”
  纳兰弦月道:“但愿吧!”
    离月府门前停着一辆不怎么华丽的马车,其实作为一个离国质子,在楚国又属于自己的府邸,有马车,该有的一样不落已经算是不错了。而离月府正是楚皇赏赐的府邸,离乃离国国号,月,纳兰弦月的月,楚皇为何赐这样的的名,纳兰弦月也懒得去深究。
  纳兰弦月道:“十五何时会醒?”
   北灵道:“路大夫说了,那药劲起码也得到明儿一早才会过,醒过来起码的明日午时了。”
   何时下药,纳兰弦月撩起十五的发丝时便给十五下了了一剂安神药。还专门为他配置的,有安眠效果也有舒缓精神的功效。为何下药,在十五还未到达宣阳城之前,纳兰弦月便接到来自白云山的来信,说十五自从知道自己可以下山时就一直处于兴奋状态,吃不好睡不好,心心念念的就想着赶快到宣阳城。
  十五的师父师娘是在十二的那天晚上告诉他,他可以下山的,自他了这个消息便一直开心的不得了。硬生生在白云山的雪地里撒泼了一晚上,十三那天一早便飞奔赶往宣城了。白云山到宣城起码也得三四天的路程,可十五却两天就到了,因为他是十五。白云山学艺,轻功,移形换影什么都不在话下。十五更是一个武学奇才,属于那种一点就通的人。
   纳兰弦月道:“反正还早,今日便走着去吧!”
   北灵暗道:“不好!”可嘴里发出的话确是:“诺.....”
  北灵走在纳兰弦月斜后方,手里的剑握得贼紧,按理说光天化日的应该不会有什么事的,而事实也的确没什么事,只是街道上的行人都忍不住朝他们的方向看来。看是平静无波,实则早已暗流涌动,特别是藏匿在街道两旁的房子里的女子。
  纳兰弦月这种比画像还出尘的男子走在街上有人围观自然是正常的,可一路走来却没几个姑娘敢上前向他走来。不是不想,是不敢。
   纳兰弦月本是离国纳兰皇室一族,是离国纳兰锦程王爷的嫡长子。纳兰锦程是现如今离皇的亲弟弟,年轻时,鲜衣怒马,骁勇善战,只是在纳兰弦月十岁那年,在与楚国的一场大战之中被断了双手,纳兰弦月的母亲更是在那场战役中被杀。最后离国不得不缴械投降弃了五座城池同时还送上了离国公主(也就是此时那里弦月即将拜访的惠妃娘娘)。期间楚国还多要了一人那就是纳兰弦月。好端端的离国皇子不要却偏偏选了纳兰弦月,虽说纳兰弦月那时才十岁,不过早已是名声在外了。不仅仅是因他长相俊美,加上他过目不忘的本领,才华更是惊为天人。楚国怎会放任这样一个惊世之才。于是纳兰弦月便成了名副其实的质子。
   按理说就算是质子也不该如此也不会如此冷清才对,可在他十四五岁之时却被曝出弦月质子竟有断袖之好。不管事实如何,当时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从此那些家里的长辈不管府里的孩子是男是女都被教育说不得接触弦月公子。自那以后纳兰弦月出现最多的便是那些深闺女子的画像上了。
   
 
 
作者有话要说:
    开头就发糖,这是一个坑,得深挖。
 
 
 
 
 
第2章 十五来了
   所谓腾置空房,其实这房一直是空的,实则是一直为十五留下的。
 
 
  十五道:“得住与弦月最近的地方才行,方便保护他。”
 
  北辰道:“这是当然,你原来住的那间就公子隔壁,够近了吧”北辰心里暗道:再近就是和公子同床共枕了。不过就凭十五死皮赖脸的个性他赌,过不了三天,弦月公子的房间就会多了一张小床,这是十五常干的事。
 
  十五道:“就原来那间清闲居?”
 
  北辰点头回应。
  
  纳兰弦月住的那院叫清轩阁,十五便在清轩阁里为自己的房屋挂名为清闲居。一则是房空闲,二则是住在里面的人更是清闲。
  
  十五推开门便喜叫连连:“啊......我的床.....我的床。”北辰刚走进两步,十五就已经呈大字型躺倒在床上了。“还是弦月哥哥这里的床舒服,不像白云山上的寒玉床冰凉透骨。”说完又打了个哈欠。
  
   药效来了,睡意是挡都挡不住。在没意识之前还说了句:“辰辰,今儿是十五月圆之夜,待弦月哥哥回来定要将我喊醒。”
 
    北辰可不敢答应他,他这一睡,这月圆之月是注定过不了的。不过想到明天十五醒来的样子,北辰就犯头疼,免不了的一阵恶骂和毒打了,明天他得一早就紧跟着公子才行。
 
   纳兰弦月进宫自是得了楚皇的允许的,月圆之礼早就送进宫了,佩剑也在宫门之外被收了,所以两人也就两手空空的跟随着一个引路的小太监。
 
   惠妃,纳兰锦绣,育有一子楚睿思,十多岁的模样,此时正和几个宫女太监在玩闹,其实之前还有一个,不过没能等到生下来就落了。而惠妃和纳兰弦月则坐在亭子里看着他。
 
 
     惠妃道:“看他玩得多开心,当年你同本宫来到楚国也差不多是这个年纪吧!”
 
 
     纳兰弦月道“是!”
 
   惠妃道:“那个时候的你却要承受那么多!”
 
    纳兰弦月道:“过去便是过去了,再说了弦月这不还有姑姑照料着,这日子过得也还算好的。”
 
     惠妃道:“快有二十年了吧!”
   
    纳兰弦月道:“过了这个年底,便有二十年了。”
  
    惠妃道:“那你呢,却还是一个人,要不姑姑去向陛下给你求取一位夫人如何”
 
     纳兰弦月道:“此事姑姑就不必再提及了。”
 
     关于纳兰弦月的终身大事,不止惠妃,就连楚皇都提及过很多次了,只是纳兰弦月每次态度都很强硬的拒绝了。既要想方设法回到离国,拖家带口当然是不便。实则那些那些达官贵族,官家小姐也不会嫁给他的,就算小姐愿意嫁人家父母也坚决不会同意的。谁又会将自家宝贝闺女嫁给一个流落异乡的质子呢,翩翩公子的美名却是被自己国家用来抵债还被传说是个断袖。
 
 
    惠妃道:“也罢......”惠妃自然是知道他的想法。离国,纳兰弦月可能还回得去,可她已经是永远回不去了。
 
  纳兰弦月自是没有在宫里呆很久,毕竟人家还有皇家自家宫宴,而他一个外人自是不该参与。在街上走了许久,最后和北辰进入进入了一家医馆。
 
   今儿是十五,同济堂人不是很多。人称的悬壶济世,起死回生小能手路神医路潇就是同济堂现任堂主,陆家世代行医,医术自是了得,世代行医倒也是规规矩矩,不过到了路潇这里,同济堂的氛围却发生了一些变化,至于具体的又说不上来,医者向来是来着不拒的,可路潇医治病人就得看人了,至于按什么类型区分得看他当天的心情。路潇虽是一堂之主却完全没个家主的样子,医馆里忙,他是闲的,医馆不忙,他还是闲的。
   
   一小厮将纳兰弦月和北辰带到后院,只见路潇正趟在老爷椅上,嘴里还哼着小曲。直到纳兰弦月站到他面前,路潇翻身杵着头侧躺着完全一副美人小憩的躺姿。
 
  路潇道:“哟,我说弦月公子,今儿不是你那小媳妇下山么,怎么小媳妇不陪反倒来我这破地了呢?”
    
   纳兰弦月开口道:“那两个人是时候处理了......”
  
  路潇起身走在最前面:“早该解决了,却被你莫名其妙的养了八年。”
 
   三个人走进一个院子在走进一间屋子,掀开一张幽兰的挂画打开暗格扭动开关,一道墙壁突然开启,三个人走进昏暗的通道。通道里静的得出奇,还听得见前方清脆的滴水声。走到深处视野逐渐开阔起来顶端还有一些光亮透出进来。点上油灯,暗道里便看得一清二楚。虽是地下暗道却干净整洁,暗道尽头完全就是一个地牢,不过却没有监牢的脏乱差,这里确实关着两个人。两个人都被幽禁在两个巨大的牢笼里,双手双脚都被铁链锁着。
  
  他们三人来到此处是牢笼里的两人还在睡觉,这样的生活除了自由无疑过的还是极好的。
 
  北辰拉来一张椅子揽去用帕子擦了几遍,纳兰弦月才坐下。然后双手环胸站在纳兰弦月身后,路潇看他一眼,气不过只得自己拖来一张椅子坐在纳兰弦月身旁。
 
 
  随后北辰使出一把飞到直至插入其中一人面对的墙面上,两人耳朵也算灵立即睁开眼睛起身,面对着三人。其中一人正和此时站着的北辰一模一样,而另一人则和北灵长得一模一样。北灵和北辰乃楚皇分配专门保护离国质子纳兰弦月的人,说好听了是保护,实则是监视。这样的事实纳兰弦月一直都知道。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