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澳门金沙真人娱乐

时间:2018-10-07 10:35:26  作者:一天八杯水

 《死对头失忆后总撩我》作者:一天八杯水

 
文案
 
乔蔓有个死对头,这死对头从大学起就把她当成假想情敌
 
可有天死对头突然折了枝玫瑰放在了她面前
 
死对头:这一整个庄园的玫瑰都没什么好看的,因为它们全都被你给比下去了。
 
乔蔓:……
 
请问死对头脑子坏掉了怎么办,每天瞎瘠薄撩拨我,在线等,挺急的!
 
1、伪情敌,冤家变情人
 
2、1v1,高甜无虐
 
3、总裁&总裁,霸道腹黑戏精尬撩痞气攻X冰山女王外冷内热美人受(先出场的是攻)
 
内容标签: 强强 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乔蔓,陆锦 ┃ 配角: ┃ 其它:萌文,甜文,总裁
 
 
 
第1章 第 1 章
休伦湖畔的阿黛尔玫瑰庄园里隐隐传出靡靡之乐,金色的叶蔓紧攀在欧式的门柱上,蘑菇状的彩色灯盏蜿蜒着延伸至庄园深处。
 
仿古的长桌上摆满了名酒和精致的餐点,每一位来宾的位置都已被精心安排好,那一套套餐碟旁皆立着刻有名字的镀边大理石板。
 
C城的富豪们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举办一次穷奢极侈的宴会,每次举办的地点各不相同,这次的决定权根据投票交到了梦碣集团的陆总手上。
 
陆总身为主办方,可在宴会开始后也没有出现,整场都是副总在主持。
 
在吃饱喝足之后,不少年轻人选择留宿庄园,夜里开着名贵的跑车在山下的平地飙车。既有美人在侧,又有名酒与豪车,实在是纸醉金迷。
 
加拿大的玫瑰庄园一反往日的冷清,和周遭环境格格不入的舞曲喧闹到震耳欲聋。而远在医院的321病房却安静得没有丁点声音,直至躺在病床上的那个人动了动手指。
 
“陆总醒了!”
 
“陆总,您总算是醒了,可急死我们了。”
 
本坐在远处打瞌睡的几个人惊醒过来,纷纷走上前去,把病床围得密不透风。
 
那浓密的睫毛颤了颤,一双凤眼缓缓睁开。陆锦双眼无神地望着天花板,过了数秒才将眼珠子转了转看向周围了人,眼里也逐渐有了光。
 
“我怎么了。”因为躺了太久,陆锦开口时声音沙哑得厉害。
 
“车祸了。”旁边的娃娃脸女助理怯生生地说道。
 
“水。”陆锦伸出手。
 
助理手忙脚乱地给陆锦倒了半杯水,小心翼翼地喂到陆锦嘴边。
 
陆锦喝了几口后,脑子才渐渐清醒了过来。她侧头朝窗外看去,在看到悬在树梢上的月亮时,顾不上浑身散架般的疼痛猛地坐了起来,问道:“现在是什么时候?”
 
“晚上。”有人答。
 
陆锦沉默了一会,像是在酝酿着怒意。
 
那人连忙又说:“八月二十三日,戊戌年七月十四,也就是国内的中元节,现在是晚上,二十一点三十七分,我们正在一个不知名的小医院里面。”
 
这时间听着有点熟悉,陆锦忽然想起来,今天她本该要主持阿黛尔玫瑰庄园的宴会,她似乎还请了一位很重要的人,但那人的长相和名字已经全然想不起来了。
 
“你们怎么全都在这,宴会是谁主持的?”陆锦问。
 
“是副总。”又是那娃娃脸在答。
 
陆锦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妥,总觉得为了某个人也得回去一趟。
 
她觉得散在身后的长卷发有点碍事,抓起桌上的发圈就把头发扎了起来,身一侧就把双脚放在了地上。苍白的脸色对她艳丽的五官没有丝毫影响,甚至更增添了几分病态的侵略性。
 
这架势看着是要出院了,所有人都慌了。
 
“陆总,医生说你还不能走!”娃娃脸哭丧着脸抱住了陆锦的胳膊,又说:“还有几项检查没有做,安全起见,还是得在这住一晚。”
 
陆锦把她的手扒开,朝司机伸出了手,说道:“车钥匙给我,我要赶去阿黛尔玫瑰庄园。”
 
“不、不行……”司机左右为难,可为了老板的安全,还是鼓起勇气拒绝了。
 
陆锦只觉得耳边为了一群嗡嗡乱叫的苍蝇,她穿上了床边那双尖头高跟鞋,说道:“告诉医生剩下的检查不用做了,我完全没有问题,现在马上去办出院手续。”
 
***
陆锦一定要离开医院,几个人怎么拦也拦不住,司机只好认命,载着陆锦往休伦湖畔的庄园去。
 
在路上,陆锦盯着司机的后脑勺,想不通为什么自己躺在病床上了,而这司机却一点事也没有。
 
司机很难为,只好把自己道听途说来的讲了出来。“陆总,这也是我听说的,如果有哪里不对,您可千万别怪我。”
 
“都说你暗恋了好几年的姑娘从国外回来了,你死缠烂打才让那姑娘同意来参加晚宴。”
 
“你们一群人非要把自己的司机晾在一边,自己开着车去庄园。”
 
“结果你的暗恋对象坐上了你情敌的车,你一时气不过就和情敌比车速,结果自己车技不精……”司机话音一顿,暗暗朝陆锦瞟了一眼。
 
“结果车撞到了山体上,轰一声,车头全歪了,人也晕了。”
 
陆锦沉默了,在她所剩不多的记忆里,她驾照拿了数年从来没有出过这样的事,质疑说:“你说我的车坏了,那这辆车是谁的?”
 
司机支支吾吾了好一会,说道:“你情敌的。”
 
陆锦浑身一震,感觉自己被狠狠羞辱了。
 
这么说来,现在暗恋对象应该正和情敌在一块,那么自己不去也得去了,总不能在自己举办的宴会上丢了面子。陆锦愤懑地想着,催促着司机赶紧开快一些。
 
***
庄园里不知道是谁放了土味DJ,一群未成年富二代群魔乱舞地又跳又唱,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疯魔了。
 
在看到陆锦进来之后,刺耳的背景音乐戛然而止,大家也纷纷停下了动作,面面相觑地沉默着。
 
陆锦粗看了一眼,在场的大概有二三十人,男的入不了她的眼,女的也没见有哪位外貌出众的,她愣是没认出来她暗恋了数年的人究竟是谁。
 
也许这是车祸后遗症。陆锦心想。她转头压低了声音,问身边的司机:“我暗恋的人和挖我墙角的人在哪呢?”
 
司机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我、我只见过一此,一时半会肯定认不出来。”
 
于是陆锦只好凭直觉找,既然能让自己着迷了那么多年,那想必一定是什么天姿国色,和面前这群毛还没长齐的庸脂俗粉是不一样的。
 
既然是我看上人,那一定是清新脱俗又特地独行的。陆锦边想边往人群稀疏的地方看去,一眼便看到了那背对自己坐着的人,仅仅一个背影,就像极了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高岭之花。
 
在陆锦走来前,乔蔓坐在位置上抿了一口手里的红酒,用纤长的手指轻推着一旁的镀边石板。
 
她微微低着头,垂在脸侧的发掩住了她的神情,只露出一个光洁的下颌,人群之外的她莫名让人觉得落寞,可那一截没被露背长裙遮住的腰脊却挺直得分外孤高,令人不敢冒然上前搭话。
 
虽然看不见面容,但陆锦笃定她一定长得极为好看。在走到那人面前时,心想果真如此。
 
乔蔓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冷得像是精雕细琢的人偶一样。
 
 
“陆总,那位不是!”司机瞪直了双眼伸手想去拉陆锦,可又不敢冒犯自己的上司,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陆锦将细瓷瓶里的玫瑰拿了起来,献宝似的放在了乔蔓面前,还语气轻佻地说:“这一整个庄园的玫瑰都没什么好看的。”
 
乔蔓蹙着眉抬头看向了陆锦。
 
陆锦接着又道:“因为它们全都被你给比下去了。”
 
乔蔓低头看向手里的高脚杯,杯里还剩了点红酒,她想也不想就将红酒泼向了陆锦的脸。
 
陆锦愣了一瞬,却没有半点生气,只是扯出桌上那纸盒里的纸巾,慢慢擦拭着脸上的酒。不愧是她追了这么多年的人,连眉毛都蹙得这么优雅有气质,泼起酒来动作也毫不含糊,这样的高岭之花的确难以采摘。
 
“离我远点。”乔蔓嘴里冷冷吐出四个字。
 
陆锦垂眼看着她,眼尾微微上勾着像狐狸一样,每次一笑起来就格外惑人。卷成波浪的长发披在身后,暗红色微微收拢的裙摆像是鱼尾一样。
 
“怎么还是这么冷淡。”陆锦笑说。
 
乔蔓微微抿着唇,然后朝在陆锦身后跑来的司机说:“你老板,今天吃错药了?”
 
司机满脸尴尬地笑着,用手肘怼着陆锦的手臂,将眼神飞向远处拿着扑克牌来的富家小姐。
 
那富家小姐穿着明黄色的及膝连衣裙,长相说不上是有多出众,但看着干净舒服,笑起来时脸颊上有两个甜甜的梨涡。
 
“玩游戏吗?”白婧蕾问道。
 
陆锦没有回答,反倒是一向冷漠的乔蔓点头应了。顿时陆锦生出了危机感,连忙说:“我也玩。”
 
***
在场的大多是玩得起的年轻人,听到白婧蕾说要玩真心话大冒险都纷纷参与了进来。
 
第一轮的命运牌好巧不巧被陆锦给抽到了,陆锦看着手里的牌有点迷茫。
 
白婧蕾双眼明亮得像是藏了星星一样,她问道:“陆总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陆锦想也不想:“大冒险。”
 
白婧蕾听后笑得更甜了,说:“那你随便选一个人表白吧,可以是在场的,也可以打视频电话。”
 
陆锦忽然扬起了唇角。
 
“表白!”周围人起哄着。
 
“表白!”
 
气氛被炒得火热,白婧蕾看着陆锦默默期待着。
可陆锦却转头看向了一旁安安静静坐着的乔蔓,然后嫣红的唇轻启着说道:“乔蔓。”
 
“表白是小孩子做的事情,今天在这我想在这向你求婚。”
 
乔蔓难以置信地抬头,向来冷如冰霜的脸上难得出现了别的表情,她看向陆锦身后那老实巴交的司机,问道:“贵司总裁脑袋被门夹了?”
 
 
 
 
 
第2章 第 2 章
白婧蕾的脸唰的白了。
穿着西装礼服的富家公子小姐都窃窃私语起来,谁也想不到梦碣的总裁会在自己主办的宴会上公然出柜。
白婧蕾本不想参加宴会,是陆锦软磨硬泡地纠缠了很久才决定要来,她知道陆锦心悦自己,可自己过不了心里那个坎而迟迟没有答应,这次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再给陆锦一个告白的机会,却没想到陆锦转头就向死对头表白了,她怎么也想到向来不合的两个人居然私底下还有这层关系。
“陆锦,你找我过来就是为了报复我这几年一直没答应你吗?”白婧蕾气红了眼。
陆锦不解地问道:“你说什么。”
白婧蕾把手里的牌甩在了地上,气急败坏地走了。
 
乔蔓端起桌上的杯子,神情冰冷的朝陆锦走了过去,许多人因此露出了看戏的表情。
虽然乔蔓没有刻意在听,可只言片语还是流进了她的耳畔。
 
“追陆锦的人可不少,可她好像一直都是单着的,没想到居然是……”
“我猜到陆锦是,可没想到这出了名的冰山美人居然也是。”
“那你说说乔蔓会不会答应?”
“我看这两人一定早就好上了,不然也不会在这时候求婚。”
“可不是吗,可就算乔蔓答应那也没辙,乔家的老顽固还要脸呢。”
“那她们不就成苦命鸳鸯了?”
“嘁……”
 
乔蔓把装了柠檬水的杯子递向了陆锦,说道:“陆总喝点水醒醒酒。”她本想把这杯水泼到陆锦脸上,但她想了想还是得给陆家一点面子。
陆锦的嘴角僵了一瞬,她没有伸手去接,反倒是走上前去,张开双臂就把乔蔓给抱了满怀,她将唇贴在乔蔓耳垂上摩挲了两下。
乔蔓像被冻住了一般,她没料到陆锦会有这一茬。不想在众人面前失了脸面,她只好一手拿着水杯,一手推着陆锦的肩,在旁人看来倒有点欲拒还迎的意味。
陆锦松开了她,转头看向周围看戏的人,说道:“她害羞呢。”
乔蔓猛地推开了陆锦,揉搓着被触碰过的耳垂,语气毫无起伏地说道:“别玩了。”
陆锦见她一脸冷漠就更想逗弄她了,像是故意说给旁人听一样,那声调刻意提高了一些:“行,咱们回去再玩。”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