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澳门金沙真人娱乐

时间:2018-10-07 10:34:38  作者:宴惟

 《捡到一坛桂花酿》作者:宴惟

 
文案
 
西南小城,青石小街,邻街两酒楼。
 
一唤桂花酒楼,世俗得很,菜肴亦鸡肋,掌柜的是个只会吃不会做菜的一坛成精桂花酿。
 
一唤河海清宴,亦脱不了世俗,掌柜的却是个拥有一身绝好厨艺的药材商人,走南闯北,年近而立未曾娶妻,拿手好菜:八珍鸭。
 
还有一颗成精的五百年老石头,有一位永远奈何不了桂花酿掌柜的小二顺子。
 
大概是走南闯北见识丰富三十岁还不结婚攻&天不怕地不怕的老油条感情迟钝受
 
内容标签: 布衣生活 种田文 美食 市井生活 
 
搜索关键字:主角:谭栀  祁殊 ┃ 配角:顺子  五百年成精老石头 ┃ 其它:市井生活
 
 
第1章 桂花酒楼
西南边陲小城,天幕稍暗,青石板小街,两道的商斋都挂起火红灯笼,其中又属“河海清宴”,灯笼最为火红,与之相对的桂花酒楼,则相形见绌,较之河海清宴的热闹嘈杂,桂花酒楼冷清许多。
 
桂花酒楼,楼如其名,俗气得很,掌柜不是名叫桂花的姑娘家。
 
酒楼食物味道可算是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奈何这小城亦就这一家颇有牌面的酒楼,员外的老来子庆生,周家的公子娶亲,都来这热闹热闹,一来二去,亦算养活了桂花酒楼。
 
二楼,竹帘后,谭栀掀开竹帘一角,面色忿忿地喊:“顺子,顺子!”
 
“哎哎,掌柜唤小的有何事?”,顺子小跑上楼,兴高采烈地应声,不小心瞥到眼掀开的竹帘,顿时丧着一张脸。
 
“给我把膳房的胡瓜条给我拿来,我要拿来打牙祭。”,谭栀瞧了一眼面前的茶水,面色更加忿忿。
 
“食客若要食酸酿胡瓜可如何是好?”,顺子左右为难,龇牙咧嘴说道。
 
“谁欲食?就那几名食客,拿来给我嚼嚼,还怪脆甜怪欢喜。”,谭栀拔高了声调,剑眉顿时挑了起来,眼眸翕张。
 
“这······”,顺子绞着手指,看着谭栀,脚步不挪。
 
谭栀动了气,拍了桌面一声,扭头不看顺子,看着河海清宴络绎不绝的食客,更是憋闷,轻哼了一声,道:“还不快去?我还问你的罪呢?你请的厨子,分明是个不会做菜的草包。”
 
顺子一听竖起了肩膀,挪着步子慢吞吞地下楼,谭栀脸上这才有笑意,扭过头露出白净的犬齿,方才那股愁苦之气顿消,脸上满是少年得到欢喜之物的欣喜,急忙忙吩咐:“还有冬瓜条和梅子干,这茶水太苦了,我还要加些桂花蜜。”
 
“嗯。”,顺子闷闷应声,他就知道掌柜不会只要胡瓜条,要不是他拦着,膳房的吃食还未端上桌,就进了掌柜的肚子。端胡瓜条上楼前,顺子不免被小街对面的声音所引,望着那隽秀的“河海清宴”四个字,再转念到“桂花酒楼”的牌匾,心下也算释然。
 
顺子给他端了一碟冬瓜条,一碟梅子干,还有一小碗黄澄澄甜丝丝的桂花蜜,又给添了一壶新沏茶水,谭栀望着那碗桂花蜜,眼眸都愉悦地眯起,起身端过木盘,嬉笑道了句:“还是顺子你怜我。”
 
顺子恼他这幅没个正形的掌柜模样,“蹬蹬”地下了楼。
 
谭栀仍是一副嬉笑模样,拿起装桂花蜜的白瓷碗时,面色才严正稍许,黄澄透亮的桂花蜜顺着白瓷碗沿,缓缓淌落,恰落入茶口中,在水中化开,谭栀拿银匙搅了搅,急不可耐地倒入白瓷茶杯中,啜饮一口,果然不似方才那般苦涩难入口,眉峰也舒展开来,唇角显现一枚小涡。
 
望着河海清宴的食客,都没方才那般燥烦,他的桂花酒楼不过名字俗气了些,倒也不见得真比河海清宴差,谭栀拿着浅绿的胡瓜条,伸进盛桂花蜜的白瓷碗,沾了些许,正要送入口中,乌黑瞳仁一转,瞥了一眼楼下,又伸进瓷碗里狠狠剜了一道,飞快送进了嘴里,甜滋滋的蜜糖在唇腔化开,谭栀不禁叹慨,桂花蜜是这世间最好吃的东西。
 
天色全黑时,谭栀将桌上所有的吃食都吃了个干净,捧着酸胀的肚子,慢腾腾下楼,来到酒楼后院的挂花树下,为了喜庆,不高的挂花树挂了两盏红灯笼,谭栀眯着眼睛踢了踢树周堆砌的青石砖,揶揄道:“臭石头,你在不在里边?”
 
没反应,谭栀睁开了眼睛,又踢了一脚:“臭石头,你耳朵坏呢?”
 
仍是没反应,谭栀低笑一声,坐在青石砖上,颇有几分得意道:“我今儿个喝了桂花蜜,不跟你置气,我这就去抓你。”
 
裹着酒香的一阵风吹来,桂花树下,没了谭栀,树根的土里,赫然露着一坛桂花酿,大半个坛身埋在土里,只露出封坛的红纸。
 
 
 
 
 
 
第2章 八珍鸭
第二日,桂花酒楼。
 
昨日只有寥寥几位食客的大堂,今日只有一位食客,眼珠子还瞥了对街河海清宴好几回,谭栀亦顺着他的目光,饶有兴味地瞧河海清宴楼前,那两位姑娘家白皙细腻的手腕。
 
谭栀觉着今日酒楼的生意,可用一词形容,那便是“门可罗雀”,他虽不是做官人,可食客少,却是真真切切,河海清宴掌柜的,今日出了一招,那就是请了藏翠阁的两支花,一枝芙蓉,一支牡丹,听人说,藏翠阁的阿嬷要一人一日五十两银子。
 
此时,这两支花正在楼前迎客呢,谭栀瞧了也心动不已,眉如柳叶,眸如点星,两片盈盈薄唇更是洇了浅淡口脂,如淌落一层淬光朱色,抬眸瞧了一眼谭栀,盈盈一笑,谭栀立马招了顺子上来,“咱家账上还有多少银子?”
 
“三十余两。”,顺子支着下颌,眉头微皱,瞧着谭栀,神色略戒备。
 
谭栀瞬间就垮了脸,呐呐道:“那还不够请一名姑娘的呢?”,说着瞥了楼下一眼,模样可谓烦恼,同后院常来偷干鱼的猫儿有得一较。
 
顺子玲珑通透,立马明白他的心思,扭身就要下楼,谭栀在后头巴巴地唤他:“顺子,你给我捎些桂花蜜上来,我这心儿里头,比莲心还苦。”
 
“掌柜的为何而苦,还不是因着请不了藏翠阁那些个姑奶奶。”,顺子从前襟掏出小玉算盘,丢到谭栀怀里,又从卷袖中掏出账簿,恨铁不成钢般道:“赶明儿咱,要喝上西北风喽。”
 
谭栀不会算账,只得规规矩矩将算盘账簿摆在木桌上,蹙着眸子,巴巴地瞧顺子,他的眼睑生得白而薄,轻轻一蹙着,里头便似盛了潋滟水光,又喝了茶水,面颊染了一层薄红,当真不似个掌柜模样,顺子无奈,只得转身下楼,轻飘飘留下一句:“桂花蜜坛可要见底了,往后若没了掌柜可不许跟我闹。”
 
谭栀心里一惊,掰着手指数数,算了算离桂花开的时节,得有小半年,眼见着顺子就要下楼,摆手:“那、那少盛些。”
 
桂花蜜可难制,后院的那颗桂花树,花开的不多,谭栀都怪到臭石头身上,都因埋着他的老身子,花才开得这般少,以致每年谭栀都要歇店三日,和顺子到深山老林里摘取,可费功夫,最好是露水未尽时取下,还要细细地挑,桂花生得又娇又小的,谭栀的眸子都要盲了。
 
可每年做的总比不上食的,谭栀为此颇为苦恼。
 
很快,顺子上了楼,白瓷碗底,桂花蜜只有浅薄一层,像给碗底镀了一层明黄,左手玉盘还盛了两枚圆润甜瓜,瞧着便白嫩嫩、脆生生,恰逢楼下又来了一位食客,顺子将碗一放,便“蹬蹬”地下了楼,招呼去了。
 
谭栀独自在楼上坐着,竹帘照旧放下,早春的日头不伤人,落在身上,惬意极了,谭栀将桂花蜜浇在份好的甜瓜上,鼓着腮咀嚼,瞥向河海清宴二楼,可谓热闹非凡,定晴一瞧,可不正是对街掌柜的,许是来了友人捧场子,正言笑晏晏,热络道话。
 
谭栀捏了个法术,竖起耳朵听了起来,入耳是男子嗓音,如缓流泉水般清润:“刘兄,本家饭食可还入得口?”
 
“祁兄说的哪里话,自然是入得。”,同桌几名男子七嘴八舌,异口同声应答,如同数十只鹦鹉般,谭栀一当时没控制好法术,竟是万分聒噪,索性去了法术,如玉指节掀开竹帘一角,打量着几位面向他的男子,呀,模样怪俊俏。
 
谭栀心下感叹,露出小半张脸,眼眸几近碰到楼沿桃花枝条,这株盆植桃花,正开着,亦粉亦白的花瓣层蒙露水,他今日又躲懒,不曾束发,随意扯一浅黄丝线裹系,闻着河海清宴传出的肉香,瞧人样貌的初衷都忘了,伸着脑袋嗅着,口中的甜瓜都涩了不少。
 
许是察觉到他的目光,对街掌柜的冷不防扭过身来,谭栀本能地欲掩痴态,倏地收回手指,眉梢触着桃花枝梢,吸了一口凉气:“嘶······”,掏出铜镜一瞧,竟红了一道,谭栀揉了揉不甚在意,对着镜子瞧起自己眼睛来,心下感叹:“对街掌柜的,模样竟也这般俊俏。”,那人扭身时,他分明瞧见一双桃花眼,眉梢眼尾染浅红,上方的剑眉舒展,扭身时面上还挂着笑意,唇角微陷,那双眸子,明明跟臭石头一个模样。
 
从前他还没化形时,臭石头已经活了五百年,无事便化作人形,将他从桂花树下挖出来,絮絮叨叨道他的前世,臭石头前世是株桃树,三千棵桃树里,成精的那一棵,道他每回去芙蓉楼,楼里的姑娘家最欢喜他来,娇莺软语都说与他听,对街掌柜的,分明生得比臭石头还好看,指不定藏翠阁的阿嬷都少收他几两银子。
 
臭石头这几日不知道去哪了,不然他定要他来瞧瞧,刹刹他的得意气,谭栀放下铜镜,“蹬蹬”地下楼,系发的丝线都散落开来,待跑到顺子跟前,乌黑的发丝如水中细柳四散,贴着谭栀白皙的颈子,顺子瞥了一眼楼内的食客,丢给谭栀一条丝线,面色无奈:“掌柜何事这般急切?”
 
“顺子,你至对街河海清宴买道招牌菜来尝尝,听说是八珍鸭,你意下如何?买回我跟你同食。”,谭栀便走边说,就要去翻柜面的银子。
 
顺子先他一步护着柜面,摇头:“不成,掌柜若要食,便自己去买,小的不去。”
 
谭栀撑着手肘立在柜面前,立马换了一副巴巴的模样,抓着顺子手腕,“好顺子,你就给我买一回罢,顺子姑爷爷,您就去一回罢。”
 
他说得可怜,指尖都捏红了,谭栀对他有恩,他的爹娘当年得了急症,谭栀出面给了银钱医治,开了桂花酒楼,还许他做了跑堂小二,两人僵持片刻,顺子先松了手,从柜里慢吞吞拿银钱,板着脸道:“就这一回。”,不情不愿地往河海清宴去了。
 
半个时辰后,顺子才回来,惟一的食客也走了,谭栀索性歇了楼门,八珍鸭拿油纸裹着,还未启封,就闻到了浓郁的肉香,谭栀心急地拿手去解,烫得一哆嗦,指尖通红,捏着耳朵跺脚,顺子叹气,至膳房拿了刀与竹筷。
 
油纸一经挑开,润了油的鸭肉就展露人前,谭栀咽了口唾沫,竹筷挑了一层蜜色鸭皮,入极了味,又浸满了汤汁,香得人舌头都要化开,谭栀挑开鸭身,下头竟还藏着许多东西,两枚油亮海参,两枚九孔螺,还有十余粒瑶柱,都浸在汤汁里,还有谭栀十分欢喜的干虾粒。
 
一只整鸭,很快便被二人分食殆尽,谭栀餍足地叹气:“怪不得一只鸭子要八两银子。”
 
顺子眼睫颤动,分明心疼银子,看了一眼河海清宴大堂乌泱泱的食客,也深深叹气。
 
 
 
作者有话要说:
注:九孔螺乃鲍鱼。
 
 
 
 
 
第3章 吃白食
第三日,桂花酒落彻底没了食客,谭栀倚着柜台,瞧着河海清宴的热闹,百无聊赖,幽幽叹了口气,看着还在忙活,擦拭桌椅板凳的顺子,蹙起了眉头:“顺子,别忙活了,坐下歇会儿。”
 
顺子扭头瞧他,静默片刻,便又扭头擦拭去了,谭栀见他执意如此,只得从木柜中拿出字帖,描摹起来,他自化形三百年来,始终学不会这人世之字,偏偏臭石头又写得一手好字,字形飘逸洒脱,配着他自诩芝兰玉树之美称,端的是风流潇洒四字,平白给谭栀添了不少烦,只得得闲便拿出字帖描摹,盼着能写得好些,不必为臭石头取笑,道是五岁小儿之作。
 
字帖方描至一半,谭栀便住了手,慌忙将字帖狼毫塞入木柜中,雪白衣袍沾了几滴墨汁,谭栀捏了法术消去,便火急火燎往后院跑去,臭石头回来了。
 
后院里桂花树前,立一修长人影,身着竹叶青衫,白玉指节捏一桂花绿叶,察觉后方动静,随即转身,手中雕竹骨扇轻摇,剑眉斜飞至微见眉骨,星目微张睥睨,淡红薄唇微抿,下颌轻扬看向来人,瞧见谭栀,随即勾起唇角,收起手中雕竹骨扇,从空中抛落。
 
谭栀慌忙接住,作势便要去教训他,臭石头却是化作原形,片刻入了泥中,连着谭栀手中的雕竹骨扇都无了踪影,谭栀恼得跺脚,径直坐下青石砌砖,没好气好道:“臭石头,你可回算回来。”
 
“道了多少回,要唤我徐宴。”,臭石头从泥土里钻出半个身体,化了人形,皱眉道。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