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澳门金沙真人娱乐

时间:2018-10-06 09:15:12  作者:路归途

 

 
 
《冲喜[娱乐圈]》作者:路归途
 
文案:
豪门季家唯一继承人季临渊突得怪病,没几天好活了
只有找到运气足、八字相旺的人结婚冲喜才能保命
徐长命自小锦鲤附体,运气爆棚
入娱乐圈不到半年,顺风顺水高高兴兴
某日
认识仅一天的季临渊找上门
问:徐先生,结婚吗?
 
不是人会生崽子很爱作死撩攻运气好的小明星徐长命受x表面病美人君子宠妻温柔腹黑天蝎座季临渊总裁攻
 
看文须知:
①主受,先婚后爱,生子文
②澳门金沙真人娱乐世界,同性可婚,没有原形没有原形
③种田风,日常温馨,流水账
④真的甜【信我!
 
内容标签: 生子 灵异神怪 豪门世家 娱乐圈 
搜索关键字:主角:徐长命,季临渊 ┃ 配角:王萌萌,王萌萌家影帝大佬 ┃ 其它:娱乐圈戏精小甜饼
 
 
 
第1章 
  星光璀璨,灯光熠熠。
  红毯两侧保安尽职的守着,唯恐线外这些粉丝太过热情造成什么混乱。记者早已架好了长枪短炮,占据最佳位置,身后的粉丝们一波兴奋的尖叫声,就是经常外出采拍的记者们这会耳膜也有些吃不消了,短暂耳鸣,一浪接着一浪的呼声响起。
  “啊啊啊!!!晨宝看我!晨宝最帅!”
  “ky组合最棒!”
  “长命!徐长命,给你打长命锁!!!”
  别人家粉是打call,这家粉是打长命锁。记者听闻回头一看,顿时笑出了声,他身后一位戴着口罩的粉丝还真举着大大的长命锁,随着兴奋晃荡,掉在长命锁下的铃铛叮叮当当的,一瞬间恍惚不像是红毯氛围了。
  记者回过神,往红毯末端看去,踩着红毯走过来的是四位风格不一的小鲜肉。红毯两边的欢呼兴奋尖叫声像是能掀开房顶,记者心道难怪了,这四位是《要秀》选秀节目出道。《要秀》作为一档综合性选秀节目,今年这一届可谓是炒到了全民性,整个暑假大街小巷到处都能听到《要秀》消息,短短两个月时间,出头的前三名真的算是一夜爆红了。
  这运气在娱乐圈沉沉浮浮红不了的其他人眼里,眼睛估计要红出血了。
  “走在红毯上的四位想必大家都不陌生,让我听听你们的热情~”签名牌处女主持人活动着气氛,话音还未落,红毯两边粉丝的热情尖叫声扑面而来,女主持人脸上一笑,一一介绍:“欢迎帅气与才华并重的ky组合!欢迎单纯小王子许晨!欢迎黑马徐长命!”
  随着主持人介绍,红毯上四位分别向两侧粉丝摆手。ky组合是两人,走在最右侧,两人擅长音乐创作,年轻个性。中间的许晨个头稍微矮一些,留着软软的蓬松的短发,一双眼亮晶晶的,脸颊略带婴儿肥,一笑两侧有个小梨涡,像是不知人间疾苦单纯的小王子。
  徐长命站在最左侧,二十出头年纪,不同于许晨的孩子气,徐长命五官更为立体一些,头发收拾的利落清爽,露出光洁的额头,眼睛狭长,看到什么,微微一挑,眼里泄出几分慵懒的愉悦,整个人鲜活明亮起来。
  举着长命锁的小姑娘看到,手里的锁晃的更起劲了,叮叮当当的铃铛甩在自己脸上也顾不得。
  徐长命嘴角带着笑,抬脚走了过去,一手握着小姑娘手里硕大的长命锁,鼎沸的人声中声音清亮,“长命百岁,别砸了自己。”
  姑娘呆愣了一秒,反应过来想将长命锁送出去时,只看到了偶像离开的背影,眼里带着几分懊恼,可更多的是兴奋,晃了下手里的锁,想到偶像叮嘱,高高兴兴的收起来大声给偶像加油。
  今晚是百花颁奖典礼,全程直播。
  徐长命刚耽搁了下,同行的三人已经到了签名牌处。他也不急,悠哉的过去接了笔签上了名字,被主持人打趣,跟着笑笑,就跟着其他三人去了休息室。
  “拽什么拽,就他一人有粉丝,这么爱表现。”许晨不满声没有收敛,像是不怕别人听见。
  徐长命眼神扫了过去,没有说话。
  被忽视,许晨更不满了,讽刺说:“某人的晋级赛也不知道动了什么手脚,还真当是黑马——”
  “好了不说了。”经纪人刘军说了句,带着许晨·直接进了休息室,至于对许晨明里暗讽的徐长命,刘军连面上客气敷衍一下也没有。
  《要秀》节目今年大爆,ky组合拿了第一,许晨第二,原本人气呼声很高的第三被爆出了丑闻,一向人气平平的徐长命反倒这个时候冲出决赛投票,拿下了第三。不过整个节目中,徐长命表现一般,既没有ky的才华也没有许晨的观众缘会来事,节目结束也就签下了个小公司,跟许晨和ky在的星灿娱乐不是一个地位,刚才许晨又没指名道姓的骂,旁边ky也是自己人,徐长命和他的小助理,刘军压根没看在眼里。
  走廊一下子安静了。
  助理小朱偷偷看了眼徐长命,小声不满说:“徐哥,那个许晨那么说你,你不生气啊?”
  “我房间在哪?”徐长命没回答小朱的话。
  小朱一听也就不多说了,只是心想徐哥人也太好了,可在娱乐圈混,被人家这么踩不回回去也是有点窝囊了。
——
  京都南山别墅。
  客厅灯光明亮,门口听到汽车声,保姆开了门,迎上前接过从车上下来男人手里的公文包。
  “少爷。”
  被叫少爷的男人不过二十七八,身材高挑显得十分清瘦。男人点了下头,声音温和:“爷爷呢?还没休息?”说着往客厅去。
  客厅电视正响着,流行欢快的音乐节奏流淌在整个客厅,沙发上的老人正聚精会神的盯着电视,不像是消遣,倒像是做研究。
  听闻动静,抬着眼皮看了眼过来的孙子,笑呵呵的招手,“临渊,快过来,陪爷爷看会电视。”
  男人也就是季临渊闻言坐下,看了眼电视内容有些诧异,应该是什么晚会,台上的年轻男孩打扮的花枝招展正在跳舞,季临渊看了眼就收回目光,他对这个不感兴趣。
  “哈哈,真是个小古板。”季向河看孙子表现,笑呵呵两句,打趣说:“台上表演的这个,听说今年特别红,你们小年轻都喜欢看,小玉她们就经常提。”
  小玉是家里的保姆。
  季家虽然家大,但是家风宽容温和,平时季向河也喜欢跟着年轻人聊聊天,知道的比季临渊这个真年轻人还要多。
  “我对娱乐明星不是很了解。”季临渊语气温和解释。
  季向河也知道孙子脾性,不再打趣,目光慈祥,缓缓道:“临渊,还记得爷爷跟你提过的娶妻的事情吗?人找到了。”目光不由看向电视。
  季临渊随着爷爷目光看过去,正好是一曲结束,那个打扮的花花绿绿的小男孩画着眼线,睁大了水汪汪的大眼睛,咬着嘴巴,露出半个圆润的肩膀,观众一阵欢呼,季临渊忙收回目光,头疼且正直说:“爷爷,封建迷信不可信。”
  “你王爷爷的话还是要信的。爷爷现在就剩你一个亲人了,你想爷爷白发人送黑发人?这半年来,你瘦了一大圈,脸白的——爷爷也不想当老古董,插手你的婚事,可是在你生命安全前头,爷爷只能当个坏爷爷了。”季向河是打定主意劝孙子娶妻,可别看孙子面上温温和和好说话骨子里犟着呢,实在不行他一哭二闹也成。
  季向河打着亲情牌,电视里主持人正宣布最佳新人奖得主,明亮的光束在前排候选人中挨个扫过。
  【最佳新人奖——徐长命!】
  电视主持人拖长了尾音,吊足了观众的好奇心然后一口念出得奖名字。
  季临渊正头疼怎么跟爷爷解释‘冲喜’、‘八字旺他’这种封建不能信,就见爷爷兴奋的拍着他手背,乐呵呵说:“好样的,临渊快看看,就是他,这名字也吉利,长命长命的,可不是长命百岁么,你看小伙子长得精精神神的,这运道果然好……”
  镜头打定。
  穿着清爽修身正装的徐长命起身,看了眼旁边座椅还带着妆容的许晨,眼神微眯,露出了八颗牙齿的微笑。许晨见状一肚子的邪火,一夜爆红的新人还没在娱乐圈淬炼过,喜怒不形于色修炼的还不过关,原本装作云淡风轻破功了,眼里明晃晃的嫉妒和愤懑扭曲了单纯面容,尽管很快反应过来,可脸上表情实在是难看。
  徐长命已经上台了。
  电视之外,季临渊望着镜头中笑眯眯的男孩,眼里不自觉也带了几分笑意。
  “临渊,你王爷爷说了,长命八字好,运气旺,跟你的八字算了真是互相旺盛 ……”季向河望着电视里的男孩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简直是越看这位‘孙媳妇儿’越是满意,落落大方气质也好。
  “爷爷。”季临渊将水杯递给口若悬河的爷爷,温声道:“求娶这件事,我自己来就好了。”
  季向河一怔,反应过来,笑呵呵问:“不是封建迷信了?”
  “传统文化需要继承。”季临渊看向电视里鞠躬感谢粉丝而后下台的挺拔身影,端坐在沙发,笑的温和,丝毫没有被打脸的尴尬窘迫,一派淡然。
  作者有话要说:
  主打甜撩,撒点娱乐圈事业爽
 
 
第2章 
  百花颁奖晚会是直播,不管是频道弹幕还是微博话题粉丝们随时随刻都在刷新动态,从红毯上哪位女明星着装雷人,或者是谁谁脸上又不太对劲好像动了刀子等讨论,一直到颁奖晚会开始。
  《要秀》节目今年是第二届,上一届水花小,谁也没能预料到今年大爆成了全民性话题。百花奖预热时官博就发出红毯预告名单,知道有《要秀》前三会参加,不管是粉丝们还是路人早已围观。前三中ky组合和许晨人气旗鼓相当,决赛时许晨因为一千多票落败第二,而老三徐长命就不如前两位了。
  为期两个月的节目,徐长命表现一直是中游,谁都没想到最后这位会拿了第三。
  晚会颁发最佳新人奖前,微博话题区和弹幕早已刷屏,ky粉和晨宝粉掐的厉害,路人围观寻找最佳吃瓜姿势,结果万万没想到徐长命竟然拿了最佳新人奖。
  惊的瓜掉了一地。
  弹幕安静了没一秒中,刚刚还互掐凶猛的ky粉和晨宝粉开始矛头一致对付徐长命了。
  徐长命?什么鬼?是不是说错了?
  我不信!!!
  徐长命凭什么拿新人奖!凭什么!
  各方黑子可不管这俩家粉丝骂街,截了刚才许晨的表情制作成了动图,微博话题区沦陷了。
  233333单纯不谙世事的小王子.jpg,真是好笑,眼睛里赤裸裸的嫉妒,眼红的滴血,我家小王子可不长这么个妒妇样子。哈哈哈笑死了,许晨是不是觉得他拿定了,旁边ky俩人都没说话,那么急,他家粉丝跳脚真是好看。
  ……
  典礼结束。
  “徐哥,车还要三分钟差不多就能到。”助理小朱说着。
  徐长命从沙发上站起,脸上妆容已经卸干净了,他皮肤白底子好,跟不化妆差距不大,随手取过旁边的风衣外套,边穿边说:“下楼。”
  小朱背着一个双肩包,将徐长命不当回事扔在沙发上的奖杯小心捧着,连忙跟上。他跟徐长命不久,正好两个月,今年九月《要秀》结束,他们公司就签下了徐长命。
  公司才成立半年,规模不大,签的都是十八线,名气最大的就数徐长命了,真的是红鲤文化公司一哥。小朱虽然是新手,可没入行前经常混迹娱乐八卦论坛,知道有的明星很难伺候,做足了吃苦耐劳的准备,没想到两个月了,准备的苦都没用上。
  徐长命这人不是爱折腾人的,很多事情都自己动手解决,一点架子也没有。
  就是脾气太软了。小朱想到今晚被许晨刺儿的时候,徐哥也没个话。唉。
  前面背影停了,想事情的小朱连忙刹住了,差点一脑袋撞在徐长命背上,侧着脸就看到堵路的许晨,顿时愣住了,看到对方黑的跟锅底似的脸,小朱惴惴的不知道怎么处理。
  许晨还没卸妆,演出服外套着常服,一眼就扫到徐长命背后小朱手里捧着的奖杯,不由想到会场时自己窘迫的场面,被黑子做成动图,想到这儿恨得眼底发红看了过去。
  “徐长命你别得意!”
  “你是说拿奖?我挺高兴的。”徐长命笑眯眯的,还抬手拍了下小朱手里捧着的奖杯。
  许晨一张脸快要气炸了,“咱们走着瞧,弄不死你我就不姓许!”
  “没想到你是混黑道的。”徐长命了然的点了点头,“我还挺怕这个的。”可模样一点都没有害怕的样子。
  小朱就见许晨脸瞬间涨红发青,真的害怕对方给背过去,万幸是闻声赶来的刘军将许晨拉回去了。等人走了,小朱松了口气,见徐哥已经走远,巴巴跟着,直到车上,小朱都一副欲言又止的眼神望着徐长命。
  徐哥好像是有点脾气的。
  徐长命闭着眼躺在座椅上,当没注意到小朱的目光。
  到了公寓,徐长命下车,一手拎着奖杯,让司机跟小朱直接回去,转身背影很快消失在月色中。进了门,徐长命随手将奖杯放在玄关柜子上,换了拖鞋扯着领带解了一颗衬衫扣,已经懒洋洋的扑倒在沙发上,双人沙发放不下徐长命一双长腿,半截小腿耷拉在沙发手背处。
  徐长命是孤儿,这公寓是公司租的宿舍,一室一厅五十平米,只是个住处不算家。
  在窄小的沙发迷糊了十来分钟,徐长命抓了把头发,穿着拖鞋半眯着眼,一边脱衣服一边往浴室去,一件件衣服丢了一路,到了浴室正好冲澡。洗完澡人精神多了,拉开冰箱取了罐牛奶,灌了两口,这才摸着手机躺在床上刷微博。
  【啊啊啊今天在现场见到了徐长命本人,真的是好看,本命了。】
  【长命小哥哥一笑起来,眼睛有星星炒鸡好看。】
  【哇,人好温柔,还怕打到我扶了我的长命锁,绅士手呢。】
  【从今天起我要做长命锁了!正式入坑。】
  ……
  徐长命盯着手机上满屏的赞美,洗完澡还湿着的头发垂着,不笑时五官偏冷,这会一手端着牛奶喝了大口,舌尖舔了下唇边奶渍,露出笑容。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