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澳门金沙真人娱乐

时间:2018-10-06 09:04:51  作者:落笔生华

 《媳妇儿,我要抱抱》作者:落笔生华

 
文案
 
爱哭鬼弱攻×冷酷霸道受
 
实则扮猪吃老虎牛逼攻×温情良顺受
 
第一次见面,齐昊就看上了那个霸道冷酷的家伙。他发誓,无论是撒娇也好卖萌也好总之一定要将媳妇拐回来。
后来,媳妇儿终于被他的眼泪打动。
 
姬无情:别哭了,房子被淹了还要我去修。
齐昊:对不起媳妇儿,我立马将水放出去。
 
内容标签: 生子 情有独钟 种田文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齐昊,姬无情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禽兽,连自己的娃儿都不放过
“哎呦喂,疼死我了。”
 
齐昊惨叫一声,感觉屁股都快碎成八半了,他听到自己抓野猪的这个陷阱周围有声音,还以为抓住了猎物,一时高兴,跑的过快,于是乐极生悲了。直接以屁股向下的经典姿势跌进了自己为了抓野猪而设下的陷阱中。
 
虽然他被摔得眼冒金星,但是想想他还是挺幸运的:幸好当初没有弄些尖刺进去,要不然那屁股就不是简单的摔一下了。想了想有着尖刺的场景,齐昊哆嗦了一下,将那种恐怖的画面甩出去。
 
齐昊扭曲着一张娃娃脸看着头顶的天空,感觉自己终于体验了一把井底之蛙的感觉,再看看囚禁自己的“井壁”,齐昊吞了吞口水,话说当初挖的时候不觉得,可如今掉下去,才发现这个坑真的是鬼斧神工,看着眼前的杰作,齐昊都不由自主的佩服自己了。
 
眼前这个大坑大约深五尺左右,虽然不是很高,但是坑壁却被打磨的很光滑,齐昊揉着屁股起来,发现自己踮起脚才能比坑高出那么一点点。有些泄气的靠在坑壁上,齐昊有一些淡淡的忧伤。果然矮子什么的,就是心酸。
 
要是高一点的人或者是武林高手掉下来,才不会束手无策呢,说起来齐昊也是学过武功的人,他提气试了试,悲剧的发现自己可能无法自救成功了。呜呜呜,死鬼师父,不肖徒儿可能很快就来见你了,希望你泉下有知,给徒儿留点剩菜剩饭。
 
齐昊的师父不久前刚刚驾鹤归西,享年整整一百岁,他在世的时候,以欺负齐昊为乐,每天不将齐昊欺负的泪眼汪汪他就不会消停,久而久之,齐昊被他师父折磨的成了个爱哭鬼,一激动就吧嗒吧嗒掉眼泪。
 
齐昊抹了把眼泪,虽然他在混蛋师父的逼迫下练了十九年的内功,但是直到现在,他的内力都是时灵时不灵的,连一个五尺得小坑都出不去,呜呜呜,师父,徒儿真没用。齐昊为了不让屁股疼,只能再次蹲到地上,他已经放弃了挣扎,就等着自己的死鬼师傅来接他。
 
嗒嗒嗒——
 
这是人的脚步声?齐昊汗毛倒立,该不会自己的师父真的来了吧不会吧,师父,徒儿只是念叨念叨你。做足了心理建设,他才偷偷的站起来,踮起脚观察着坑外的情况。
 
虽然自己个子矮,但是踮起脚尖还是能够看见坑外的事情的。
 
只见离坑不远处缓缓走来两个人,两人一前一后,前面的人只能看见一个背影,他穿着一身黑色长袍,从头到脚都是黑色的,看起来就觉得冷酷不近人情;而后面的那个人,他穿着一身白衣,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白玉冠束发,端得是优雅从容,一副谦谦公子的模样。
 
哼,虚伪。齐昊撇嘴,他师父说了,这种人就是俗称的笑面虎,人民的敌人,社会的蛀虫,不是好人。想着,他将目光移向了前面那人,没想到,对面那人竟然正好转过来,齐昊一愣,一张娃娃脸上写满了震惊,他感觉自己似乎被什么给击中了一样。
 
此时,那个黑衣人冷着脸似乎向白衣人说了什么,白衣人似乎一愣,嘴角的笑容消失了一秒,又重新挂上了,那弧度,竟然和先前的丝毫不差。
 
齐昊眼睁睁看着那个白衣人走过去将黑衣人抱住,他感觉自己的心都要碎了,难道这两人竟然是一对吗,老天啊,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眼看着白衣人的咸猪嘴落下去,齐昊生无可恋的顺着滑溜溜的坑壁滑坐下去,连屁股上的痛都顾不得了,一双大眼睛蓄满了泪水,眼泪不要钱似的吧嗒吧嗒一直落。呜呜呜,我的美人。
 
哭够了之后,齐昊觉得自己不能坐以待毙,隔壁那位成功嫁给城中员外的春花婶就经常说,幸福是要靠自己争取过来的。于是齐昊也准备搏一把,于是他握了握拳头,雄赳赳气昂昂的准备往出爬,去给他的美人告白。
 
没想到,他伸出头,却看到了让自己心神俱裂的场面,白衣人依旧是站着,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而自己心心念念的黑衣美人却跪在地上捂着腹部,脸上尽是痛苦的神色。他声嘶力竭的对着白衣人喊,“你混蛋,我腹中是你的骨肉啊,你怎么能……”
 
说着,竟然咳出血来。
 
白衣人的笑容似乎凝固了一秒,再看去他的神色竟然已经能够恢复过来了,他走过去,抬起脚勾着黑衣人的下巴,“哼,你可是男人,能生个什么怪物出来?”
 
“怪物?”黑衣美人不可置信的喃喃道,那张冷峻的脸变得苍白如纸,他的那双漂亮的冷眸缓缓失了神采,闪过绝望,低低笑了两声,最终竟仰头倒了下去。白衣人冷哼一声,拿了黑衣人手中的配剑,抬腿就走。
 
这这这。。。
 
该不会是死了吧,他的美人。齐昊心急如焚,这时候他的内力正好发挥了作用,也不顾从坑里出来摔了个狗吃屎,站起来连忙向黑衣人的方向跑去。
 
“醒醒,醒醒,喂。”齐昊颤抖着将手放到美人鼻子下,感受着浅浅的呼吸,他硬生生的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还好,还有救。
 
只是现在要怎么做,将人放在这里是万万不能的,这里可是山上,虽然不会有特别大的猛兽出现,但是其他不定性因素还是很多的,放在这里,要是出事了了怎么办,在加上他的身体,不行,不能再拖了,齐昊想了想,咬牙将人背上往回走。
 
也幸好他们村子就在山脚下,要不然,以齐昊的体力,还不等将人背到家估计都要趴下了。即使如此,齐昊也感觉自己的双腿都不是自己的了,毕竟背上的男人可比他高了几乎有一头,再加上他体型匀称,那分量可是不轻。
 
齐昊为了背上的人,几乎爆发了洪荒之力,往常半个时辰的路程,硬生生被缩短到了一盏茶的功夫。
 
一回到村口齐昊就大喊,“骆神医骆神医。”一边背着人往家里跑,等到回了家,被称作骆神医的男人已经到了门口,看到背上的男人他诧异的睁大了眼睛,连忙将路给让开。
 
“我说小昊昊,你从哪里偷回来这么个活生生的人?”骆神医调笑道,不慌不忙的跟着齐昊往里走。
 
齐昊此时已经头晕眼花,要不是心里还憋着一口气,估计早就倒下去了。听到他这么说,他连忙开口,“快救救他,还有他的孩子。”
 
骆神医这才收起了调笑之色,一看齐昊的脸色,皱起了眉头,“快去休息,这个人有我在,一定不会有事的。”
 
齐昊跪在床边的腿微微颤抖着,他握着黑衣男子的手,倔强的摇头,一张娃娃脸上满是坚定,“不行,我不去,你快救救他。”
 
将一切都处理好,骆神医回头看了眼跪在床边哭的稀里哗啦的齐昊,摇着头叹了口气,手里拿着张药方向齐昊招招手,“昊昊,过来。”
 
齐昊泪眼朦胧地看他,听到是要去抓药,他这才将手放开,拖着无力的双腿走到骆神医身前,“骆神医,他什么时候能醒啊?”
 
骆神医摸了摸自己不存在的胡子,叹道,“他不仅心脉受到重创,还小产了,虽然我及时为他行针护住了心脉,但他身体亏损的厉害,醒来估计都得明天或者后天了。唉,造孽呀!”
 
想起床上人那已经成型的孩子,骆神医就觉得心寒,到底是多么心狠的人,才能忍心向一位孕夫下此毒手。
 
齐昊一听,那眼泪就又涌了上来,他恨恨的握拳,“呜呜呜,他真是命苦,那个王八蛋,亏他还一副正人君子,没想到对自己的媳妇儿和孩子都下这么重的手,呜呜呜,我一定会让他付出代价的。”
 
骆神医头疼的看着齐昊的眼泪,“我在这儿看着他,你拿着这方子,快去抓药,记着回来的时候买些好的,鸡啊鸭啊的,给他补补,他身子太虚了。”
 
齐昊忙不迭地点头,拿着方子慌慌张张的跑出去,一会儿又跑了进来,流着鼻涕泡泡说“我没带钱。”翻箱倒柜一阵,又蹭蹭跑出去了。
 
骆神医看着他的背影直摇头,这孩子。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上传,希望大家多多支持,o(* ̄▽ ̄*)ブ
有什么想法都可以在评论区交流的咩~
 
 
 
 
 
第2章 为了孩子坚强活下去
齐昊小心的将鸡汤往床上人的嘴里喂,可是床上人却皱着眉头,牙关紧闭着,鸡汤顺着他的唇线流到脖子上,齐昊急坏了,连忙用布巾擦去他嘴角流出的鸡汤。这个人可是自己看中的媳妇儿,要是饿坏了怎么办?
 
想着,他想起了什么,一张白嫩嫩的娃娃脸染上了红晕。看着床上昏迷的英俊男人,咬了咬牙,自言自语道,“我这是为你好,你醒来莫要怪我。”
 
说着,他又觉得自己真是傻透了,反正这人昏迷着,也不知道,齐昊咬了咬唇,决定实行计划。他喝了口鸡汤,然后缓缓将头凑过去,可却因为太紧张了,导致他“咕咚”一下自己咽了下去。
 
齐昊自责的低头,自己真是没用,怎么将自己媳妇儿的鸡汤喝掉了,之后他重新鼓起勇气,决定再接再厉,重新喝了口鸡汤,将唇凑过去,用牙齿先撬开那人的牙关,之后才缓缓地将鸡汤渡了过去。
 
看着那人喉头微动,将鸡汤喝了下去,齐昊就知道自己这个想法成功了。
 
他如法炮制,将一碗鸡汤喂完后,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床上人的人看,眼睛里缓缓带上了痴迷。床上躺着的那人长得极好,剑眉入鬓,一张脸好像是被刀削过一样,棱角分明,那双眼睛此时虽然闭着,但不难想象出来睁开后会是怎样的摄人心魄。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硬朗的男人,此时却紧抿着苍白的嘴唇,睡得极不安稳,齐昊看着他苍白的脸色,感觉自己的心又开始疼了。
 
他将男人的手拉住,细细的摩挲着他手指间的茧子,企图将自己的温暖传递给男人。
 
似乎真的有奇效一般,男人的脸虽然还是苍白如纸,但是紧绷的身体却开始逐渐放松,就好像在昏迷中,感受到了他的温暖一般。
 
齐昊的手指倏尔被握的死紧,他疼的眼泪在眼里打转,却倔强的不肯落下来,他委屈的看向抓住他手的男人,却看见男人嘴唇蠕动着似乎在说些什么,齐昊将头凑过去,听懂后眼泪刷的一下就流下来了,止也止不住。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男人一声声的问着,却没有人能够给他答案,此时他的意识朦胧,只能紧紧的抓住伸向他的那只手,他的救赎,从来都只有那个男人。于是他问,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不要我们的孩子?为什么要背叛我?为什么……?
 
他腹中有千万的委屈,唯一愿意听他诉说的人,却已经狠狠地将他推开了。他只能不甘的离开,带着一颗伤痕累累的心脏,蹒跚着远去。
 
齐昊吹着鼻涕泡泡愣愣的盯着床上那人,他知道,这个人心里有别人。但是,那个人都不要他了,为什么他还要想着他?
 
于是他抽了抽鼻子,感觉心中酸涩异常,就好像当年他和隔壁二娃一起偷喝了春花婶家的陈年老醋一样酸涩。
 
想起昨天在山上见到的那个人,好一派谦谦君子的温润模样,若没看错,他身上穿着的应该是上好的丝绸,连脚上蹬着的靴子,都是极好的。再看看自己,一身深灰色的粗布麻衣,脚上的布鞋还有个补丁,齐昊有些泄气,他怕自己媳妇儿醒来后就立马跑了,毕竟自己这儿条件艰苦,就连熬这鸡汤的鸡,都是自己咬牙买回来的。
 
不过,他一定不会让媳妇儿受委屈的,所有的好吃的他一定都给媳妇儿,好玩的也给媳妇,媳妇儿所有的话一定听从,所有的命令一定服从,当然,这是在媳妇儿愿意留下来的基础上,齐昊盯着床上的人,泄了口气。
 
此时,他想这个人快点醒来,可是,又矛盾的不想让他醒来,想着想着,他摇了摇头,用另一只自由的手拍了下自己脑袋,想什么呢,当然是媳妇儿身体重要,当务之急是让媳妇儿醒来,即使,他之后不愿意留在这儿。
 
齐昊的手被抓着,什么都干不了,再一想药汤都熬好了,也没有什么事情做,齐昊干脆就坐在床边,看着那人。
 
床上那人即使昏迷着,也无意识的用手护住腹部,他想,这个人一定很爱自己的孩子吧,只是……
 
他咬咬唇,漂亮的脸蛋上写满了坚定,以后一定要让他多生几个娃娃,要是都像他就更好了,齐昊的思想已经跑了几万里,估计八匹马都已经拉不回来了。
 
太阳逐渐西斜,齐昊感觉身体逐渐麻木,他看着床上依旧昏迷的人,很是担心。明明骆神医说今晚之前就会醒来的,可是现在都快傍晚了床上的人竟然一点动静都没有。齐昊忧心忡忡的坐在床边,想着如果待会还不醒,他就再去找一次骆神医。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