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澳门金沙真人娱乐

时间:2018-10-06 09:04:01  作者:藤话

 《托假胸的手微微颤抖》作者:藤话

 
文案
 
你要是不穿裙子,咱们还能好好谈。
 
“师父,瞧见我假胸撂哪儿没?”
 
“师父,你背后藏什么呢?”
 
“师父乖,快给我,听话,不然我就要亲你啦?”
 
【穿越过来的女装大佬俏皮痴汉攻】
 
【身娇体弱的仙风道骨矜持戏精受】
 
——————————————————————————
 
你宝贝徒弟散步摔死啦——!
 
“唉……可惜了。”
 
你宝贝徒弟没死被仇家拐跑啦——!
 
“……随他去罢,我才没有不开心。”
 
你宝贝徒弟怎么老穿裙子出门吓人呢——!
 
“……哈?”
 
你宝贝徒弟居然还是个死断袖啊——!
 
“嗯????”
 
你宝贝徒弟扑过来啦——!!!!!!
 
内容标签: 年下 江湖恩怨 仙侠修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裘千淮,封瑭 ┃ 配角:白芹,水江逢,元戒 ┃ 其它:年下攻,戏精,女装大佬,逗比攻
 
 
第1章 序
 
  裘千淮总爱在他小徒弟睡熟的时候,偷偷给他扎个俏皮的小麻花辫儿,用女人的胭脂抹一脸红彤彤,就跟哪个山沟里来的村姑似的。
 
  封戒早晨醒来习惯地望着师父睡颜叹了口气,默默挪开师父压在自己身上的胳膊。先拍掉一层粉吧……
 
  裘千淮伴着他的小动作醒了,一摆洁净的襟衣,下床径直走去把七岁小徒揽在怀里,往脸颊上猛劲亲了一口。
 
  封戒欲哭无泪,只能冷冷应了声:“师父。”
 
  “怎么了?”裘千淮莞尔,“今天不叫我傻逼了?”
 
  曾经明目张胆用这个词骂过师叔,被师父逮个正着。便说这个词是形容人长相绝妙,俏丽可人的。哪知道裘千淮学了去,天天用这个词逗他。
 
  “师父,我错了。”
 
  “茶。”
 
  裘千淮见他百般吃瘪的模样,低哼一声,得意极了。
 
  ……
 
  裘千淮诵经到蜡烛燃尽。
 
  “茶。”干裂的唇懒得再多说一字。
 
  弟子端茶过来,他抿了一口,品了又品。还是嫌味儿淡。
 
  毕竟沏的人不对。
 
  裘千淮再叹,将茶杯放回,手上明晃的玉戒竟倏地裂开。
 
  “……”
 
  到了还是没能守住。
 
  “师父,在我那,硬环戴在无名指上是可以当护身符用的。”
 
  “绝对不可以摘下来。”
 
 
 
作者有话要说:
虽然作者是一个天生的刽子手,但是喜欢读甜文所以也想写。第一次正式写文,发糖可能略生硬,看官们请轻捶。
 
 
 
 
 
第2章 人间不老
  古之圣人,其和愉宁静,性也;其志得道行,命也。 
 
  “古时候的圣人,和愉宁静是他的天性,但他志向能否实现却取决于他的命运。” 
 
  所以裘千淮只怪自己命不好。
 
  他可不敢把自己的这些小心思说出来,旁人听了定要讽他几句:你还不满意!最大的道法门派人间谷的现任掌门,堂堂的不老真仙,居然还嫌弃自己的命不好! 
 
  未免太不要脸了点?
 
  这人间谷,称得上是世间名声传得最广的修仙门派。世上门派繁多且杂,可人间谷不同,自不老真仙飞升之后,修仙之人竟折了大半,稍微弱小点的杂鱼门派都玩完了,回家种地去吧。而人间谷,该修仙的留下修仙,不想修这破道的也可以把这里当个大学堂,全当是来念书,是个安稳心性的好地方。
 
  起这谷名的人,正是那个一飞升就不知跑哪快活了的不老真仙。他给自己的道号起作不老,可叫无数人暗暗吐槽:这么直白不做作,可能是个起名废。
 
  至于裘千淮,冠以不老真仙的美名,不过只是个狐披熊皮的现任掌门,骗骗外人而已。这么多年来,就没见他使用过什么高等的术式啊!!!除了鬼画符鬼画阵还真没见他有什么本事!如果有奸邪入侵门派,裘千淮真的是指望不上了。
 
  即便是个废柴,但他嫌恶自己这个掌门之位,也是嫌恶得真心实意。
 
  这几年算下来不过是过的这种无聊日子:闭关,出关,生病,养病,带半月徒儿,生病,养病,闭关……如此反复。 
 
  裘千淮恨不得立马飞升跑路,只要他做得到的话。再这样长年累月下去,怕是自己头上都能生出小蘑菇,摘下来炒个小菜下酒了,可能还是青黄瓜味儿的蘑菇。
 
  此刻。青衣道人正在房中,生无可恋地叹了口气,静坐榻上默诵着经文。周身的灵力一运作,竟真显得他有点仙人的模样。闭关也是有点用的,又不是天天宅起来睡觉,就算每天只是念一百遍经,几年下来也能倒背如泥石流了。
 
  前掌门在把衣钵统统抛给裘千淮,自己还俗之前,语重心长的对他说:“你好好修行,你跟他们都不一样,你肯努力是一定能成大事的。” 
 
  嗯~我听了~所以呢?
 
  裘千淮敢肯定他也对二师弟白芹、三师弟梁昭说过同样的话。
 
  正巧此时,门外传来人声:“师父,师叔们……” 
 
  “怎么,不方便啊?还得通报。”梁昭说着已经自己推门进来了。裘千淮睁眼抬头望了望,见人凌目生威,浓眉俊朗。
 
  人间谷分作四院。人间院位中央,由掌门亲守。梁昭则是地形院坐西南。地形院的弟子惯出来的都是一大批战争贩子,跟梁昭一个德行,武功练到裘千淮怀疑他们到底是道士还是游侠?不如还俗去好个潇洒。真是浪费。
 
  裘千淮的确想说几句好听的,但是一时想不出:“你一个人?”
 
  梁昭大眼望了望身后,低声骂了句什么,裘千淮没听清,就见他又出门去背了个白衣男子进来。放在布垫上摇醒。 
 
  白芹悠悠转醒,“啊我……又睡着了?”慵懒的语调还伴随一个哈欠飘出来。他面如冠玉,举止出尘,衣袍似乎略显宽大更显得人单薄,浑身透着书卷儒雅之气。缓缓道:“掌门师兄安好。”
 
  天文院镇东方。白芹作为天文院掌司,裘千淮很是好奇。这么迷糊的二师弟,怎么把人间谷的情报网管理得如此之好。天文院另也是人间谷作为一个平民大学堂的集中地,这交学费便能进的天文院,学徒们学完就能回家,该考功名的考功名,该经商的经商。天文院也不止白芹一个师父,他手下还有几个同级师兄弟留在人间谷教授学业,只是地位完全不能如同日而语,自从掌门、掌司换了一代,新官上任便像麻雀变凤凰一样。天文院除了养外勤,还兼备藏经阁和囚牢等,所以占据人间谷一半地盘举足轻重。
 
  “咳,师弟近日可好?”裘千淮尴尬一咳,目光直直留在了门外。 
 
  “吃好喝好,徒儿们都乖巧懂事。”梁昭出口回答却显生疏。
 
  门外传来女子声音道:“梁下巴不就是想让师兄别管徒弟们,多陪陪咱,对吧?”
 
  这特殊的别称还是当年裘千淮第一个弟子起的。 
 
  梁昭被揭穿,一脸不爽道:“废话烂在肚子里。” 
 
  “哼~”她低哼一声,便不再多言了。
 
  该女子名叫柳梢青,几人的小师妹。时则院由她守西北此院负责内务较多,全是女弟子,但也是有白芹、梁昭前去授课的。但仅女弟子一点,已是时则院的最大特殊性。她每天的日常,除去授课,基本就是一边嗑干果一边看外勤捎回来的外乡小话本,悠哉悠哉~  
 
  至于人间院嘛,不过是个名单罢。三个分院中,由掌司挑选出的最优秀的弟子,会被划分到人间院,由掌门亲自授课。但看裘千淮这穷病秧子,自己能活长就见了鬼了,他教人修道之法还不得误人子弟呢!所幸,当掌门无法授课的时候,人间院的弟子可以回本院学习。除了首徒。 
 
  “元戒。”白芹启唇唤人来。
 
  元戒立即端着茶过来,他已在门口杵了许久,静候差遣。他给师父、师叔们一一满上茶,轮到白芹时多抬眼瞄了一下。元戒正是天文院选出来的,见到白芹自然分外亲切。只可惜,他已被改了“戒”字,是掌门的首徒。若非有正事是不能去其他三院闲逛的。
 
  首徒这个头衔,等同于未来的掌门。但裘千淮显然没把首徒当回事,大家都心知肚明。想当年收的第一个首徒就无比随性。问过柳梢青,那个在出谷时遇见的,说是要来人间谷的小子叫什么来着?柳梢青回道:“封瑭。”裘千淮听了,若有所思道:“嗯,封戒,不饶舌。好。” 
 
  当年,首徒就这么收了。还不是梁昭把自院的封瑭交上去,直接把人要走。
 
  梁昭听了都想打人。
 
  可这师徒俩的相处是真的极其默契,倒不如说是不要脸到了同种地步。全人间谷都听说过封戒的光荣事迹。
 
  有那么一回,谷外的人来人间谷要人,因为他们家小少爷离家出走,说是要来人间谷天文院拜师学艺。封戒多管闲事,跟他们说小少爷学的特别好,是整个人间谷最拔尖的那批,叫他们回去,他说小少爷不是闹着玩的。那帮人过了十日又来了,说老爷不许他在人间谷当学徒,非要把他带走。封瑭哄他们,叫他们等一个月,一个月之后再来叫小少爷回去,到时候肯定能给他们家老爷长脸。这话把他们都唬住了,他们老爷真傻乎乎等了一个月,再来的时候,封戒却道,小少爷失踪了,谁知道跑哪去了。那帮人作势要把人间谷翻个底朝天,被封戒跟梁昭领头赶走了。我们都说没人了,你们还偏要找,那就不怪我们不客气了。关门!放梁下巴!
 
  裘千淮笑他滑头,给那个从未来过人间谷的小少爷争取了这么长时间的自由。封戒也笑:“就怕他没过上他想要的生活。”裘千淮道:“如果没有,他早就自己回家了。还用等这一个半月?”
 
  两人默契相视一笑。
 
  …… 
 
  裘千淮拿过茶杯抿了一口,便放下了。之前分明说过茶味淡,定是元戒知道白芹来,故意又沏了淡茶。
 
  白芹饮过后双睫微颤,更显困倦,想必是很满意淡茶的清醇了。
 
  元戒见他饮尽赶忙过来添,白芹却忽然抓住了他的手腕探他的内力。元戒一惊却没敢挣开。顿了顿,白芹缓缓道出几字:“毫无长进。” 
 
  元戒霎时像被刺了手,猛地抽出退开:“弟子知错!”
 
  “掌门现在也不肯教你真本事。”白芹字句铿锵,裘千淮还以为白芹是要怪自己不怎么指点元戒,结果下句还是直直砸给了他:“你都反省到什么地方去了!”裘千淮感觉白芹气得就差摔杯子了。 
 
  呃……貌似不能怪他啊。
 
  裘千淮决定转移话题,以免火|药星子溅在自己身上。“师妹怎么不进来喝杯茶?” 
 
  这话也是有意无意的一句,柳梢青此刻正倚着门框,并没有进门来的打算。究其原因,裘千淮有一个怪毛病,说出来都不信——晕女人,尤其晕漂亮女人!
 
  这件事情解释起来简直小孩没娘。
 
  但凡提起人间谷的不老真仙,总得想起那个来去无形的逢春娘娘。还有以其为首的逢春盟。
 
  在人间谷,人们都这样传:
 
  有着倾国倾城美貌的妖女逢春,迷惑了丹生王,做成了皇后,又贪图天子之位,不老见其贼心,劝说不成,反被妖女反咬成了妖道。不老愤然离去,妖女却不依不饶。最后在人间谷外用了整整七个大周天才封印了逢春。
 
  此劫一过,不老真仙飞升。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