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澳门金沙真人娱乐

时间:2018-10-05 08:02:21  作者:饕吞

 《做梦》作者:饕吞

 
文案
 
他做了一个梦,在梦里:
他最包容的,是他。
他此生最爱的,是他。
最愿长厢厮守的,也是他。
主角:秦谳之 叶达生
BE...嗯!没有看错BE...新手!真的是新手!小学生文笔!易翻车哈哈哈哈...如果文章有些不好之处,温柔指出,感激不尽!如果看的不开心,就点小叉叉吧!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谳之、叶达生 ┃ 配角:吴子都、段瑯 ┃ 其它:古代爱情
 
 
第1章 第 1 章
清晨时分,太阳还没有挤开云层的面纱而出现,只是隐隐约约的出现了光亮。因下了场夜雨,此时还是一番烟雾缭绕之景,湖边的柳树随着早晨的微风而摆动枝叶,树叶上的露水因这一动作而不断地滴落进湖中,一声声微弱的“滴答滴答”落入湖中,还产生一圈又一圈的涟漪,荡到停靠在湖边的几只船儿的船头,消失不见。两岸的人家大多都还没有醒来,只少有几户人家屋顶已经冒着炊烟,想来便是早起忙做早饭或是做生意的。孩童们的嬉笑打闹声和街边的吆喝叫卖声还没有出现,一切都还能用宁静来表达。这时,船桨的划水声割破了本来的宁静。普普通通的一只船,船尾也只站着一位船夫在后面静静的划桨,只有船身坐着的公子,让人觉得不是那么的普通。面容生的俊俏,一看就是往了父母的好处长;身着淡绿色衣服,倾泻如墨的长发被一条白色的发带束起,身上唯一的装饰便是腰间的玉带钩上挂着羊脂玉雕成的玉佩,多呈镂空状,玉佩中间是一条张牙舞爪的小龙的环形。明眼人一看便知是出自于宫里边儿。公子斜靠船身,右手手肘撑着船边,五指后托着脑袋,实在像极了一副没睡醒的大猫一般,微眯眼向着周边毫无目的的扫去。一切都是平常极了,热闹时,不知得有多少姑娘都要在湖两边的青石路上和石桥上偷偷地害羞的多看两眼,一些公子难免还客气想问否能一同乘船。有人难免会问到“这到底是哪家的小公子,生的如此俊俏。”听其身份后啊,可要目瞪口呆一番,之后又摇摇头说道“想多了,想多了。”这小公子啊,那可是当朝皇帝的亲弟弟秦博朗秦老王爷的小儿子,秦谳之。秦家,那可是多少人羡慕的豪门贵族,多少人挤破脑门的都想跟秦家有点交往的,难说明天就能官升一级,更好的莫过如成为亲家,从此飞上枝头变凤凰,成为皇家亲戚。秦谳之依然还是一副大猫状态,两眼无神的看着湖两边的柳树。殊不知早已被岸边的一位公子紧紧盯住,这小公子,但凡只要住在这皇城内外三百里的,都知道当朝宰相叶正莛,而他就是叶宰相的独子---叶达生。从小那可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过着的可是披金戴银、奢华享乐的日子,稍微一哭那可是一堆人的围过来哄,咧嘴一笑那可是不知能捕获多少姑娘的芳心。所以在这样的溺爱下,叶小公子虽然长了一副温文尔雅的书生脸,实则可是个混世魔王,这不,昨晚偷偷溜出去跟好友通宵玩乐,今天才要早早的又偷偷溜回去,要是今早的早课没去,绝对要被他老爹出手大打一顿。本是慢慢悠悠的走在石板路上,因路上还没有行人,手袖甩的幅度要比原来大,一点都没有通宵后的疲惫感,还出现了一种让人觉得特别“精神”的错觉。本来耳朵里只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却被一声声木浆划过水面的声音打破了本该的宁静,叶小公子边想着“谁那么大好的兴致一大清早的就泛舟湖上了“扭头往那声源寻去。谁知道只是无意的一寻,便无法让眼睛回来,头也转不回来了,身体在不知情的状态下也转了过去。心里突然吓到“我是大白天见鬼了?那么早,怎么会有人在湖上漂?”揉揉眼睛,再看,“啊!不是见鬼!也是,哪有那么俊的鬼。”压根没注意到眼睛还一直盯着人家看,这岸上也就站了他一人,还迟迟不动,视线也固定在船身上,饶是再迟钝,也隐约能感到这股“炽热”的眼光。于是秦谳之莫名的一扭头看向湖的另一端,这不,视线就对上了!叶小公子也不觉得害臊,还用露八齿的灿烂笑容回给对方,左边的酒窝随着笑的幅度大越加深陷进去。目若朗星,刚想跟人家打声招呼,哪不知连气都没呼出一口,字都没吐出一个,就见那人淡淡看了他一眼,就把头扭回去了。人可不稀罕你这笑,说白了还以为是无事献殷勤。叶小公子哪受过这等气啊,从小都是人人都顺着他,呼风唤雨的,巴结他的不知道有多少,结果就被一个坐船上的一人给无视了,这口气怎么想都咽不下,可能怎么办,人可是在船上,在水中,难不成还能飞去船上跟那人打一架?可他叶达生又不是神仙,哪会什么飞行之术呢。左右想不出办法,只能气的狠狠的跺了岸边的大柳树一脚来借以发泄。心想道:“想我叶达生,求我一笑的比比皆是,你可倒好,我自发的给你笑,你居然还不领情!气死我了!”只见叶小世子怒目瞪视人家一眼,两眼里的龙珠都能喷出火来,轻哼一声,愤力一甩衣袖,昂头挺胸急冲冲的走了。用一物来形容,便是一只奋力提脚奔向终点的大公鸡。石板路上蒸发的水汽,随着叶小公子大幅度的动作,被衣摆、袖摆溅起,等散开之后,已经看到不到那人去了哪里。
 
作者有话要说:
一场“戏剧化”的相遇....o(*////▽////*)q
 
 
 
 
 
第2章 第 2 章
还泛舟湖上的秦小王爷哪里知道因为自己天生面对陌生人时都是一副面瘫脸,不爱怎么搭理的性格招惹了这位暴脾气的祖宗。不过秦谳之想着这人也是莫名其妙,两人是从不相识的人,结果还被盯着看那么久,之后还冲你笑的那么灿烂。任谁心里都会发毛,更别说还搭理人家了。所以这哪里能怪人家秦谳之呢,明明是这叶达生没做好,还自个儿在那生闷气。
秦谳之依然还是一副悠闲的靠在船边,随着船头渐渐靠向岸边,“吱”地一声,船身擦着岸边,船夫在后立马把船桨竖起,伸向水中以保持住船的平衡,方便客人上岸。岸上的一位跟秦谳之年龄相差不大的男孩早就在此处等候多时,见自己主子上来了,立马把手上因为一直拿着时间长了的还有自己掌心温度的披风给秦谳之披上,一边帮着秦谳之整理衣服时还一边忍不住唠叨:“主子本来身体就不大好,还偏偏在这阴冷阴冷的大清早的来坐船,等太阳出来时,天气也暖和起来,雾也散尽了再来不是多好嘛!人多还热闹!这副好不容易才用药养好的身子要是再这么被主子随意折腾,我都要生气了!”一边说还一边嘟起嘴来,脸上因为温度低、风吹的缘故微微泛红,秦谳之看着这一边唠叨一边又心疼自己的样子,嘴角都不自觉上扬“明乐,我就剩这点儿爱好了,难不成还要剥夺我了?再说我都快在家里面待的长草了。好不容易能出来一次,当然要尽兴了!我还没有在雾里面泛过舟,好不容易借着昨晚的夜雨,今天这般云雾迷蒙之景,天都给了我那么好的机会,我怎么还能等着呢?当然要趁着太阳还没有出来了,今天这般体验,船被这云雾缠绕,就像进入了仙境一般,实在令人心情愉悦,难说我这一开心病还能少点不是?还有,我看你是因为大清早觉也没睡饱就把你叫起来在这湖边站那么久,才借此对我发牢骚吧?”明乐一听自己明明是关心主子才那么左嘱咐右嘱咐,结果被说成是发牢骚,立马不干了,头扭朝一边“哼!我这是心疼主子,怎么反倒还成了发牢骚,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主子要是回去病了,我这次可不管主子了。”
秦谳之看这小孩儿在那发闷火,越看越好玩。这小孩儿在自己的面前从来都不是唯命是从的提线木偶,倒像是亲兄弟般,时不时耍耍性子,闹闹小脾气,可又是掏心掏肺对你好,什么都想着你。他打小因为身子不太好,便也没多长时间与那些小伙伴玩,大部分时间都是跟药打交道,渐渐地伙伴也就越来越少了。在他这二十年中,只有自己的哥哥、姐姐、还有这个小孩儿陪着的时间多,怎么叫他舍得对这个小孩儿发个脾气,所以也养成这般性子。
“好了,回去后你怎么唠叨我都听,我以后肯定寻个暖和日子再出来。你先把钱给船夫吧。”“主子次次都是这样说,可哪次做到过。要真把我的唠叨听进去今天也就不会来了。”明乐嘟着嘴小声嘀咕,还是听话的有礼貌的把钱递给船夫,船夫笑着接了过去,一看这钱给的也太多了,都够自己拉几天的费用,便也不敢收那么多钱。秦谳之摆摆手道:“船夫这钱你就收着吧,你也不容易,那么一大早就开工。你就当这钱是我包了你这船一天吧。”听听这话船夫也不再多说什么了,笑着说了谢谢也自己稍作休整,为等会人多起来忙碌而储存体力。秦谳之呢也跟着明乐乖乖一起回府,随着太阳也挤开着云雾的纠缠,也散发出暖暖的光芒,云雾也只能作罢散去了。家家户户也都差不多起来,屋顶上的炊烟多了起来,街上也出现了几个吆喝叫卖的声音了,该有的宁静慢慢被热闹所取代。
而另一边因为秦谳之不搭理自己而生气的叶小公子可是急冲冲地冲回家中,哪里还忘了自己是偷溜儿出来的,回家的时候应该也是要悄悄的,不然可是要被发现。结果“砰”的一声,用脚把大门踢开,府中在忙碌的仆人都被这一声巨响吓的站在原地,都忘了自己手头的工作,直盯这位罪魁祸首。人叶小公子可才不管,脾气越发的暴躁,头顶都窜上火苗,大吼着“看什么看!人发火没见过吗?该干嘛干嘛去,不然今天都给我滚蛋!”佣人们立马有多远躲多远,平时看着这位喜怒无常的小主子都要绕道,伺候时都是心提到嗓子眼儿,生怕这主不满意而被乱骂一通。更别说今天还是个跟吃了□□一样的小祖宗。叶达生看着身边的人三秒时间全部消失,气还是没消,自己又快步走回自己房间,一路上还不忘糟蹋路边精心修剪、养护的花草以宣泄心中怒火。这么一闹,今天府上的人,别睡好觉了,全被这祖宗的一通脾气给被迫起床了。
叶达生不耐的用脚踢开自己的房间,大喊着“高吉!高吉!给我倒杯水!”扯着脖子喊了半天还是不见人,这暴脾气更是烧了理智,直接大踢板凳。“你主子我都快渴死了,人死哪去儿了?难不成还在死睡?我平时是不是对你太好了,给惯出些懒毛病了!”脚上的凳子也踢完了,转手就要掀起桌上的茶杯来摔时,就看着高吉战战兢兢地扶着一位女人从帘子里面出来,从眼角的皱纹和脸上的一些细纹便得知年纪已经不轻了,可身上散发的威仪的贵气以及从头饰、妆容、衣服料子及配饰看出这人并不是普普通通的夫人,这人便是叶达生的母亲-陶伊棠。这是她的名字,可嫁进来后,便是要跟着夫家姓,这名字也就没几个人知道,大家也都是“叶夫人叶夫人”的叫。
当叶达生看到他娘出现在他房间的时候,心都凉了,身体里的火气也憋着发不出了。心里直道“完了........完了..........我.............要............完..........了.........”
 
作者有话要说:
嗯...人虽然少,可我也要坚持写完...哈哈哈哈↖(^ω^)↗
 
 
 
 
 
第3章 第 3 章
叶达生看着自己的母亲出现在自己的房里,也忘了刚刚还是爆炸一般的脾气,把还没来得及扔出的茶杯放回来桌上。
问道:“娘,你怎么在我房间里?这个时候您和我爹不应该在睡觉吗?”
“睡觉?就你那一大早的搞出些名堂,谁还睡得了安稳觉,我今儿一早就在这了,说吧,你昨晚去哪里了?”叶夫人看都不看儿子一眼。自己坐到椅子上,喝着高吉泡好递上来的茶,等着叶达生的解释(瞎掰)。
叶小公子看着他娘喝着茶不耐烦的叫到:“高吉,你是不是还忘了你主子在这里,我的茶呢?”叫完不行,还要怒瞪这高吉,恨不得眼珠喷火烧死人家。高吉立马应了一声跑去给这位祖宗泡茶。
瞪完高吉,叶达生立马回头赔笑,还是硬着头皮撒谎:“我昨晚儿可睡在府里边,哪儿都没去。娘,你怕是没仔细瞧。”
“行了,我可不吃这套,你准又跟着你那些狐朋狗友到处厮混了是吧?嗯?可以啊,叶达生,脾气见长了!翅膀也硬了,现在可是连家都不回了,还学会跟我扯谎了!”说完立马把手上的茶杯放在桌上,站起来就揪起叶达生的耳朵“你说你平时不好学,跟着你那些朋友到处纵乐游玩,我可都是真一只眼闭一只眼,没跟你爹多说一字,你可倒好了,变本加厉的来,你都学了些什么回家?”说着还捏紧耳朵扭起来,叶达生被扯的直叫:“啊!娘,错了,错了,我错了!不敢了!您先放开,我下次不敢了偷溜出去了,不敢夜不归宿了先放开!我耳朵,耳朵要断了!”
叶夫人被气得哪里还管保持什么温柔、大家闺秀的样子,这小祖宗就是因为大家都宠着他,溺爱着他,才成了今天这般不知天高地厚的脾气。再不狠狠教训这小子,指不定下次还要做出什么“大事情”来折磨大家!
叶达生被揪的直喊,脸都喊的红了,直叫着不敢了不敢了,叶夫人才收手作罢。一副没事人的表情,坐回位子上揉揉有些酸的手,拿起茶杯接着喝茶。可怜叶达生,耳朵被折磨的直发红,脸也因为刚刚扯着脖子乱吼、求饶嗓子也哑了,脸也因为缺氧导致红彤彤的。活像刚从沸水里捞出来一样。
叶夫人把剩下的茶喝完,站起来看着叶达生自个儿在那一副可怜样儿,刚上前一步,叶达生立马惊慌的用手把耳朵堵上,生怕他娘还要再来一回。
只看着他这熊样,他娘直接一白眼上去,慢悠悠的说着:“下次再这样,可就是你爹来家法伺候了。到时候你就等着你屁股开花吧你!时间也不早了,赶紧给我去上学!要是今天我问先生,先生说你没在,那你等着吧你!”说完就出去了,还是一副贵气、优雅的夫人仪态,哪还有刚才教训儿子的半点凶样。
房里面的叶达生依然还摸着耳朵直吸气,他娘下手也太狠了吧,把耳朵非要揪下来不可。算了!不能再想了,再想就要迟到了,现在才挨了顿训,可不想晚上回来还要挨顿训。
于是立马拔腿就往门外走去,谁知道高吉刚好泡好茶,小跑着端进来,也没注意自家少爷往门外跑,“哗啦”滚烫的茶水直接泼到少爷的胸口上,叶达生被烫的“嘶”的叫了一声,心里越发不是滋味,想着今早被那人的“无视”,又到回家被他娘挨打挨骂了一顿,现在还被这货泼了一胸口的热茶水!高吉慌乱的直接拿自己的衣袖把粘在叶小公子衣服上的茶叶扑弄下来,抖着声音的直说:“小的没长眼睛,只想快点让主子喝上热茶,没看周围,直接泼了主子一身,小的错了,现在立马去找一件干净的衣服给主子换上。小的真是没长脑子!”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