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澳门金沙真人娱乐

时间:2018-10-04 12:16:32  作者:俺打的去埃及

 

 
《一千零一夜[娱乐圈]》作者:俺打的去埃及
 
文案:
夏荻总梦见一个人,直到有一天,看清梦中人的样子。
呃……这不是讨厌她的薄姝吗?
 
内容标签: 前世今生 娱乐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荻、薄姝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梦
  穿过回廊,能听见屋檐上的鸟叫声,夏荻边走边看自己的双手。
  距离军事演习开始还有55秒。
  从廊柱后走出一群古人,她们低头迈着小步往夏荻这边来。
  距离军事演习开始还有30秒。
  29、28、27……
  6、5、4……
  滋、滋、滋……
  滋完最后一声,夏荻肩膀一沉,旁边小门出现的人拍了一下她的肩头,把她拉到后院:“差点让宫人看见了。”
  来人拉着她的手,扯着她往后花园里走,她跟着对方跑,甚至没有看清对方的样子。对方将她拉到了池边的阴凉处。
  “昨天你在宴会上真好看,怎么不说话?还同本宫生气?”
  “本宫的心思不在她们身上,你知道的。”人在夏荻的耳边说话。
  夏荻侧头去看对方的长相,朦朦的……
  对方笑了一声,要把软唇落到她的唇上……
  “滴滴滴——滴滴滴——”
  “我的闹钟。”夏荻偏头道。
  “闹钟?”
  对方冷笑了一声:“这是哪冒出来的无名小卒,本宫竟不知你心里还有别人。”
  “呃……不是人……是打更声?”
  “不要想闹钟,你眼前只有本宫。”对方将她钳住,把唇落到她唇上。
  夏荻第一念头蹦了出来,来不及化妆了。惦记拍戏的事直接让夏荻醒了过来。
  “滴滴滴……滴滴……”夏荻摸到桌上的手机,把闹钟关掉了。五点过六分。
  最近看朋友玩绝地求生,落进重复梦境的她也像在玩游戏。
  磨砂玻璃门将卫生间分成洗澡洗漱两个小区域,夏荻走到镜子前。镜子旁钉了个铁架子,夏荻从中挑拣出自己的杯子。尾端牙膏皮卷起来,已经卷了好几卷。夏荻把黑人牙膏皮打开,重新卷了一遍,挤得品牌脸变形了。挤出一点黄豆大小,夏荻放弃了。把牙膏皮扔到外面的垃圾桶,从房间里拿出新牙膏。
  另外两扇门紧闭,和昨晚她回来时一样,想想昨晚没听到开门声,想必其他两个室友又是一夜未归。化妆完夏荻走到阳台,阳台上放着草莓盆栽,夏荻捋出了两三根走茎。要买小花盆了。
  天气亮得早,楼下面走着好几个工作党。
  天气明媚,今天也是元气满满的一天。
  从阳台里出来,夏荻闻到一阵……她忙奔去卫生间,马桶下发出连续两三声的干呕。夏荻按了一下水箱上的冲水按钮,水旋旋冒出毫无下陷的动静。夏荻在马桶旁捞了两把,偏头没看到马桶旁的皮搋子。找了一会在拖把旁找到。
  对准下水口,夏荻按拉三四下,听到噗噗的水声拔皮搋子。头一下没拔得出,夏荻使了点劲……
  “卧槽!”
  夏荻看着棍头,尸首分离,橡胶头黏马桶里了……
  成氨气满满的一天了。
  换乘后的线路没那么挤,刚才想着只有几站站在门口,差点被潮涨潮退的人群挤出去。从住处到拍摄地要换乘一次,统共十五六个站。换乘后还有十一二个站,夏荻站到稍里处。
  手机振动一下,夏荻慢慢把手机拿出。
  看到屏幕上的“于达”,夏荻松了一口气。
  “尊敬的莱恩上校,上帝保佑你能收到这份简讯,可恶的M星人正在摧毁WODE基地,来自黑暗之地,接受黑暗诅咒,它变得强壮无比。请莱恩上校返航,速来支援——你挚爱的,格兰特。”
  夏荻回了个“说人话”的表情包。
  “我家进老鼠了!好肥!超大!救命!”
  “确定?”
  “[含泪挥手绢]晚上它在地板上爬,我都不敢下床。”
  “我去剧组的路上,回来给你带鼠黏板。”
  “你几时回来?”
  “大概晚上七八|九十点?”
  “好的。”于达回复道,“莱恩上校,如果你在屋子里找不到我,请解剖Mouse的肚子。”
  夏荻笑了两声,打开“铁娘子”的群聊,艾特其中一个室友:“你草莓有走茎了,买两个小花盆?”
  “姐姐们,你们什么时候回来?我一个人承受不来,马桶又堵了!”夏荻往群聊里发。
  夏荻打着字,低头看到一拿着冰激凌的小孩,小孩舔着一口冰激凌瞧夏荻,夏荻友好地笑了笑。小孩愣了一下,赶紧啃冰激凌……
  趁孩子妈不注意,夏荻做了个要吃的动作,吓得小孩一边吐舌头一边啃……
  拍摄地点不是很偏,戴着牛仔帽的导演站在沙壕上和几个演员说话,夏荻准备开溜去化妆间,被突然出现的孙江拍了一下肩膀:“小荻,迟到了啊。”
  “啊孙哥,不好意思,路上耽搁了。”被孙江吓得喉咙一紧,在地铁上就怕剧组来催。
  “化妆了?”孙江亲热道,在夏荻肩膀上的手也不放下,“没事的,别说导演没发现,就算发现了这不是还有孙哥吗?”
  “谢谢孙哥。”
  “去吧,好好干。”孙江拍了一下夏荻。
  “今天有你的戏吗?”晃进化妆间的工作人员,问了夏荻一句。
  “临时通知。”
  “补戏?”
  “啊。”夏荻坐在化妆镜前,看了眼嘴角的“血”。
  夏荻参演的是一部抗日剧,在剧中担当女三四的角色。
  “你打倒不了我的信念,我自由的灵魂永远属于我热爱的事业,为拯救全中国乃至全世界被你们殃及的无辜群众!看吧你们嚣张不了多久!历史终将审判你们!你们只配待在最阴暗的角落,接受世人的谴责!”被捆着的夏荻站在沙壕上,朝眼前排开的三八大盖喊道。
  剧场后响起一声清脆的口哨。
  “咔!”导演往后看了一眼,朝孙江喊道,“谁他妈吹口哨!这是吹口哨的地儿!?就他妈给他一人生张嘴拿出来显摆!?”
  “息怒刘导,估计新来的没看过表演。”孙江赶紧搓了两下导演的后背,道,“继续继续……”
  “先休息。”导演把对讲机扔到了座上。
  夏荻坐在座上,孙江按压了两下手压式的抽水器,接了杯水递给夏荻:“台词很过硬啊!”
  “这假大空的角色被你演活了,”孙江道,“前途不可限量。”
  导演朝他们招手,夏荻和孙江走到导演面前,导演指着夏荻和他身边的女演员:“你俩台词换一下。”
  “又换?”孙江戏谑地看一眼女演员,“戏里没戏,戏外加了不少。”
  “孙哥怎么说话的?就准你偏袒你家夏荻啊?”女演员笑道。
  “玩笑归玩笑,别害了孙哥,孙嫂听到孙哥要挨罚了。”夏荻道。
  女演员一直笑,来回看了夏荻和孙江一眼。
  “你们台本对一下,等会开始。”导演和夏荻说道。
  “你打倒不了我的信念,我自由的灵魂永远属于我热爱的事业,为拯救全中国乃至全世界被你们殃及的无辜群众……”开拍后,被捆着的女演员站在夏荻的身边,朝眼前的镜头尖叫道。
  女演员和夏荻差不多角色,这场戏两人都是被敌军俘虏。
  夏荻捋了一下嗓音,“临危不乱”朝镜头道:“等着吧!”
  没了,三个字。
  “咔!”
  工作人员松绑,女演员朝工作人员哼道:“你是不是和我有仇啊?把人家绑得这么紧。”
  “不好意思啊。”工作人员忙道。
  夏荻看了眼自己的手腕,手腕上好几道勒痕,痛倒是不痛,看着有点惨。
  “没发挥得好,走音了。”导演看镜头,女演员在旁不好意思道。
  “还行,”导演道,“你定位得好,本来就是娇生惯养的大小姐。太像一回事了反而不好,影响整体效果。”
  夏荻在化妆间换妆,门口传来骂声,开骂的人一边进来一边喊:“操!男人台词她也抢,干脆她一人演得了!”
  进来的是男配角,和夏荻关系一般。夏荻在这个剧组没有关系特别好的。演戏归演戏,演完戏大家各玩手机。
  男配角和夏荻对视,道:“这人迟早翻船!”
  被男配角盯着,夏荻只好接茬,“啊”了一声。夏荻对小念没好感是一回事,和别人一起开骂又是另外回事。
  剧组对女演员小念有些怨念,小念是投资商塞进来的,刚开始只是一个小角色。
  “就说刚才那事,我听场工说了,小念跑人导演跟前要台词,说你的台词酷,”群演啧了一声,和夏荻道,“什么定位得好,把演技差说得这么清丽脱俗。”
  作者有话要说:  薄姝深呼吸一口气:总算把我和夏荻放出来作者还在写《有凰来仪》的时候就把我和夏荻的前世今生都想好了我还怕她自己脑补完就不管我们的死活直接把我们按回脑洞世界谢天谢地还有机会跟大家见面!快!夏荻和大家打招呼!
  夏荻:……呃?哈喽?
  薄姝:我不是话唠人设!大家信我!为什么我要给大家这样的第一印象!写手!
  写手:本文日更,固定更新时间是20:00:00,其他时间为抓虫,求收藏求留言求霸王票求营养液么么哒~
  写手:《有凰来仪》刚完结,《渣受重生》又名《逢生》补充了番外,都热乎着快去宰吧!
 
 
第2章 梦中人
  不远处在铲土,裹夹沙尘的风贴地刮,夏荻停住脚步,看从沙尘里走出来的人影,这个人影和她梦境里的人影非常相似。夏荻的心脏被抓了一把,她屏住呼吸。
  从风沙里走来,长筒靴斜皮带大檐帽,身形修长腰板挺直。夏荻望着对方,对方直直地向她走来。
  “被我帅到了?”男配小秦拍了拍身上的灰,朝夏荻笑道。
  夏荻顿了一下,摸自己的口袋。
  “找什么?纸巾?”小秦道。
  “找笔,看到大明星要签名。”夏荻道。
  小秦笑道:“等会让助理给你我的签名,签到自拍照上。”
  两人回到化妆间,夏荻洗完脸,小秦递夏荻一撕下来的锡箔纸,锡箔纸上有点烟味。
  “我是助理秦二,是你要签名吧?”小秦道。
  “二,”夏荻道,“你把自拍照私吞了吗?”
  “给你你还挑,要我家小秦签名的从天|安|门排到房山。”小秦道。
  “敢情我还是开车插的队。”夏荻道。
  小秦拍按在夏荻手臂上:“你的呢?”
  夏荻给小秦签完名,群演进来了。
  “等会一起吃饭?”群演道。
  “她回去。”小秦道。
  “明天赶过来?来不及吧?”群演道。
  “我后面几天没戏。”夏荻道。
  群演明白了,开口道:“小夏你还是得争取一下。”
  导演说后一阵子她不用来,回去休息一下。转背把本子给了小念。
  “她是女的,你也是啊,你比她不知道好看多少。”
  “我要是女的,肯定比现在混得好。”群演道。
  “现在医学技术这么发达,来得及。”夏荻道。
  群演叹口气:“你回去反省吧。”
  “谁?”
  “莱恩。”
  “你知道我想要什么。”门开了条缝隙。
  夏荻把鼠黏板塞了进去。
  于达把门打开,牢牢抱着夏荻,搓着夏荻的后背:“老伙计,我就知道我还能见到你,上帝保佑!”
  “你太没收拾了,上星期才帮你整理完。”夏荻看一眼长了衣服的凳子。
  “你这穿过还是没穿过?”夏荻拿起凳子上的衣服。
  “我闻闻。”于达道。
  “嘶。”夏荻放下道,“拜托,你就让洗衣机转转吧。”
  “闹出老鼠这事,我不敢乱翻,生怕它钻出来吓爸爸。”于达拆了黏板塑料袋,“这个能逮住老鼠吗?”
  “大概?我们再洒点老鼠药?”夏荻道。
  “老鼠药对人有副作用吗?”于达道,“我怕它死不了,吃了以后到处咬。”
  “那我们先用鼠黏板。”夏荻把于达衣服放在一边,道,“你在哪听到的老鼠?”
  于达的租房一室户,一个人住着宽敞,比较夏荻的租房。
  “放点面包上去?”于达掰开鼠黏板道。
  夏荻从冰箱里拿出面包,捏了一点放黏板上。看夏荻洒的面包屑,于达道:“会不会太多了?”
  “诱鼠。”夏荻道。
  放到厨台下,于达道:“不行啊,这样老鼠黏不住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