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澳门金沙真人娱乐

时间:2018-10-03 10:33:07  作者:以寒yN

 《卿本佳人,何不从贼》作者:以寒yN

 
文案
 
丁未年江湖头等大事:年轻有为、英年早逝的正道天才谢无秋诈尸了!
不仅诈尸了,还和十恶不赦、人人得而诛之的反派大魔王搞到了一起!
 
正道:少侠你醒醒脑啊!不要被他的表象声色给迷惑了!他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
魔道:少主你睁睁眼啊!不要被他的表象声色给迷惑了!他接近你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反派表示:你们想太多了,我和姓谢的注定你死我活,不共戴天,势不两立!……等等你亲我干什么?!
 
正道&魔道:??说好的宿敌呢? 
反派:……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是他先动的手
谢无秋:我们是真心相爱的(微笑
 
 
既穷还拽不皮会死攻 X 反派病美人心机受
 
澳门金沙真人娱乐澳门金沙真人娱乐。轻幻武侠。有历史背景参考但私设一大推考据党别当真
 
 
攻才受貌是标配√
 
————
 
我道你毒蝎心,青蛇口,更兼黄蜂尾上针,哪知一生肝胆向人尽,你有那情义春秋的侠骨。
 
内容标签: 强强 年下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晏衡,谢无秋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对雨十二楼(1)
  雒城又下雨了。
  
  朱雀大街上,晏衡独自站在雨幕里,头戴帷帽,一身白衣。
  
  昨日,他一手主导了震动雒城的流血事件,给他魔头的名声又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如今半个雒城的人都想至他于死地,他却正大光明地站在街上。
  
  行人的议论夹杂着淅沥的雨声,传进了他耳中。
  
  “十二楼真的是越来越嚣张了啊……”
  
  “是啊,那些正道人士只会口诛笔伐,比读书人还没用,就连朝廷也快奈何不了十二楼的魔孽了……那晏衡狼子野心,怕不是要称霸武林了?”
  
  “哪有那么容易!不过现下,他当真是如日中天了。但我听说啊……”
  
  “嘘——!不可说,不可说……”
  
  “哎!快走,那边有几个流匪过来了!”
  
  如日中天吗?
  
  晏衡掀开帷帽垂下的白纱,小心翼翼探出手,接了几滴雨水,盯着掌心出了神。
  
  突然有人从身后狠狠撞了他一下,在他踉跄时瞬间将头上帷帽光明正大摘抢了去。
  
  光天化日在城里抢夺百姓物资,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那流匪显是见晏衡弱质,随手夺了他遮雨的东西,晏衡怔然回身,细软的白纱扫过乌发,像蝶翼一般随风而去,显露出一张茫然无辜的脸孔,那抢帽人回头看见,还无耻地吹了声口哨,想是以为那过分秀气的五官来自谁家少女。
  
  晏衡站在原地眨了眨眼,面色是一种病态的苍白,不知是冻得还是恼得,双颊泛起一丝潮红,忽然掩唇剧烈咳嗽了起来。
  
  一低头,才发现自己脚边还歪坐着一个乞儿。
  
  乞儿占着一方干地避着雨,似乎是看到了刚才那幕,但眼睫冷漠地垂下,连腾一腾地方给晏衡共同避雨的意思也没有。
  
  “喂。”晏衡哑声叫了他一句,没受到搭理。
  
  “喂,你。”晏衡又咳了几声,皱着眉头对那小乞丐说:“我给你钱,你帮我把东西追回来。”
  
  这下乞儿终于有动静了,他微微扬起下巴,从下斜睨着晏衡,像在估量一个物件:“多少钱。”
  
  那声音居然是清冽的少年音,可惜语气真是令人不悦。
  
  “你先追回来,我们再说。”晏衡淡淡道。
  
  乞儿不屑地笑了一声:“你先给钱,我再追。”
  
  开玩笑,当他傻吗?晏衡略有些烦躁地四处张望了一下。
  
  早知道刚才应该出手,只是方才他走着神,况且一个帷帽而已,抢了便抢了。但他又忽然想到过会儿,要被某人絮絮叨叨的责怪了,才又想把帽子抢回来。
  
  算了。晏衡暗自叹了口气。他最怕和雒城这群乞丐有交集,宁可听某人几声训了。
  
  再仔细看,那乞儿似乎是左腿受了伤,大腿内侧的裤子破了,像是中了长长一刀,肉都翻出来,血也结了痂。
  
  原来根本逞不了英雄,刚才果然是想拿了他的钱就走吧?
  
  不知道是不是角度原因,乞儿鼻梁高挺,脸颊刀削斧凿有棱有角,安安静静坐在那儿居然还有几分大侠的气质,要不是他屁股底下毫不客气地坐着一柄古朴的铁剑,哪怕是拿在手里装模作样,也能像模像样。
  
  大约是从哪个尸体上摸来防身,或是准备随后当掉换钱的,晏衡有些不屑地心想。雒城的乞丐大都是战乱后从潼关涌入的流民,既没本事也没底线,各个凶得不像样,不给钱便出言不逊,嘴比身上还脏,乌鸦一样令人避之不及。
  
  不过啊,那鼻梁长得可真好看,晏衡又想。忍不住朝那人暗瞥了好几眼。
  
  “少主!”远处,一个身着绛红色衣裳的女子撑着伞朝这边跑来,人还没到,斥责的声音就先噼里啪啦砸了过来,“少主!您怎么回事,一刻不看着就乱跑?啧,斗笠呢?淋了雨着了凉可怎么是好,真是不让人省心,哎呀,您想要气死我呀!”
  
  哎呀,果然被骂了。晏衡努着嘴垂下头,立时乖巧的不像样子。
  
  女子拿出手绢替晏衡擦了擦脸,顺脚给了路边的乞儿一下,不耐道:“让一下,一个人占这么大地儿。”
  
  那一脚整好踢中乞儿受伤的腿,晏衡本想拦住,但见乞儿抬头乜了他们一眼,面无表情盯了他们一会儿,默不作声让了开去。他抿了抿嘴,什么也没说。
  
  这些人平日里嚣张惯了,受点挫便活该受了吧。
  
  过了一会儿雨势变小了,地上的乞儿率先站了起来,摇摇晃晃走了去,还撞了晏衡一下,十成的故意。
  
  绛衣女子本想教训他,这次被晏衡拉住了。
  
  “算啦,他们那种人你还不知道嘛,由他去吧,我们快些去欢雨楼拿药了。”
  
  女子愤懑地“嗯”了一声。
  
  两人在小雨中渐渐远去了,身后,那个腿伤的乞儿与他们背道而驰,头也没回,只是掂量着手里的钱袋冷笑了一声。
  
  白色绣着金丝的锦袋,沉甸甸的,檀香之中混合了一丝药香,是滋养气血的方子,看来刚才那个传说中的十二楼晏少楼主,居然是个病秧子。
  
  一个亲手弑父夺位、恶贯满盈的魔头,居然长成这样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弱到叫流民在街上近了身抢了东西,还要叫一个腿受伤的乞丐帮他?真是有意思。
  
  乞儿把玩着钱袋的细绳在手指间转了一圈,拇指摩挲着锦袋上的精致的绣纹,转过街角时脚步一顿,忽然闪进了一家茶馆里。
  
  店小二见是乞丐进来,一脸晦气的甩开抹布赶人:“去去!到别处去!”
  
  乞儿直接绕过无视了他,来到账房前,随意地撑在桌子上,对那个左手拿账本右手打着算盘的先生打了个响指。账房从一堆数字中抬起眼,看清来人,摆了摆手驱开跑堂小二。
  
  乞儿笑道:“有大消息,买不买?”
  
  账房双眼放出精光:“哦?”
  
  “对雨十二楼,晏衡晏楼主的去向,可值这个数?”乞儿志得意满地比了个手势。
  
  然而账房却在听到他的话后,撇了撇嘴,重新拿起账本和算盘拨弄起来。
  
  “喂,嫌贵?你不是的吧,知道多少人想买姓晏的消息?”
  
  账房先生头也不抬,懒懒道:“是啊,不过呢,你出的这个消息,一个时辰前尚可价值千金,现在,却是一文不值喽。”
  
  “哦?怎么说。”
  
  账房先生抬起眼皮,做了个搓手的动作。
  
  “啧,势力。”乞儿骂了一声,掏出件成色极好的玉镯递给他,“有屁赶紧放。”
  
  账房拾起玉镯,拿衣袖擦了擦,放在眼前仔细看了一阵,方才满意地点头,四处看了下,确认没人后附到乞儿耳边小声道:“卖你个便宜才说给你,这事晏衡都不知道。不过他很快就能知道了——十二楼五死士里出了叛徒,现在啊,要在欢雨楼里上演逼宫啦。”
  
  “什么卖个便宜,是很快所有人都知道了吧?”乞儿翻了个白眼,嗤笑道,“会叛变的也叫死士?真稀奇,这年头死士这么廉价了么。”
  
  “五死士里有三个曾经都是晏衡他爹的人,他晏衡亲爹都能杀,死士叛变有什么稀奇的?”账房耸肩道。
  
  乞儿一边用指节有节奏地敲打着桌面,一边小声喃喃:“这可有好戏看了,小病秧子才坐上楼主之位不足一天,就要被//干下去了。哈哈,可不得气死了。”
  
  “什么小病秧子?你乱七八糟说什么呢?你是说晏衡要输?”账房推了推鼻梁上挂着的西洋镜,“不是,我怎么听不懂了,你和那晏衡有仇?你好像挺期待他倒霉的啊?我跟你说,这谁倒霉可真不一定。”
  
  “不不不。”乞儿摇了摇食指,“不是期待,只是判断。我判断,他要倒大霉,哈哈。嗯……”他想了想,又补充道,“好像也有点期待?谁让他看着很欠揍。”
  
  “判断个鬼哦,打赌来不来?”账房嗤了他一下,嘟囔道:“怪不得今儿急吼吼跑来卖消息,你拿到好东西什么时候这么勤快过?说说看,他怎么着你了?”
  
  怎么着?那个病秧子能把他怎么着,谁能把他怎么着?
  
  但这个问题真的让乞儿认真思考了许久,直到出了茶馆都还在想。
  
  是晏衡那种看败类似的眼神吗?那眼神他也见得多了,雒城里的达官贵人,谁看他们不是那副模样。那么晏衡着实没做其他事情了。乞儿没想出所以然,便简单归结于心情不好,将问题抛诸脑后了。
  
  其实他或许想得明白,那是因为落差。
  
  那么好看一个人,看到就想对他好好的笑一笑。安安静静站着多好,非要朝他看过来,还带上那样的眼神。他酝酿了半天的笑一下子就没了。
  
  气些什么,想明白实在没好处。
  
  乞儿走出茶馆十几步,忽然停下来,转身疾步折回了账房的柜前。
  
  “你刚才说,打赌是吧?赌了,说,赌什么。”
 
        .
  
  此时,欢雨楼。
  
  晏衡进来后便坐在大厅喝茶,身边的绛衣女子跟着掌柜进了里屋亲自取药去了。
  
  欢雨楼隶属十二楼,驻在雒城中心这样的地界,对外的招牌自然不能当真挂着“欢雨楼”,而是经营着一间小药坊,少有人知道背后真正的主子是谁,否则成日被那群自称武林正道的苍崖弟子骚扰来去,也休想安宁了。
  
  店开在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段,好处之一便是消息灵通。晏衡在这里坐了不过一息,就已经听人把最近发生的大事里里外外议论了个遍。
  
  若不是主角之一总是他自己,会听得更开心一点。而且说来说去,也没什么新意,无非就是他的坏话。
  
  晏衡随便听着,百无聊赖地一下下拨弄茶杯,许久,终于忍不住偏头向身旁一个十分愤慨的大叔搭话:“那晏衡,真的有你们说的那么丧心病狂?”
  
  回应他的,是众人突然慌乱的窜逃和喊叫。
  
  “快、快跑啊!!十二楼的人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开始讲新的故事啦OvO
幸会哦
 
 
 
 
 
第2章 对雨十二楼(2)
  来的确实是欢雨楼的弟子——不同于药坊,他们穿的是十二楼统一的服制。
  
  于是看见这些魔教妖徒,药坊内的百姓立即如惊弓之鸟往外散去,那些人也没拦,由着他们走空,然后围住了小小的药坊。
  
  里面只剩下晏衡一人还安然坐着。
  
  任谁都看出这些人来者不善了,有些胆子大的百姓躲在外围,冲里面的晏衡喊道:“快跑呀年轻人!是十二楼的妖……”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