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澳门金沙真人娱乐

时间:2018-10-03 10:31:24  作者:KAKDS

 《[古耽]断雁歌》作者:KAKDS

 
 
文案
 
慕苏兄弟三人因父为官,尽享荣华富贵。慕苏与执念十余年的夏昭帝谢言道别,却一步踏入阆玥新单于贺楼乘夜设计的圈套之中,被扣阆玥。
阆玥王室忽然求和,皇帝任命慕苏为大夏使节出使,送还阆玥来使。慕苏在阆玥痛苦地坚守着儿时谢言的承诺,但贺楼乘夜的步步紧逼和一片痴情让慕苏无法呼吸……
雁南飞,飞我乡;雁字归,归何方。
几载光阴折纸乱,三生岁月断歌长。
苦苦守候多年,等来的究竟是什么样的结局?
食用指南:①1V1 腹黑霸气痴情单于攻X温文尔雅忠心内敛受
②HE保证!
③作者属于开头阵痛类型,恳请亲们耐着性子看下去QAQ
求建议求点击求评论求收藏~微博@Miyon穷宅圆 咸鱼画图码字玩游戏 欢迎勾搭!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江湖恩怨 异国奇缘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慕苏,贺楼乘夜 ┃ 配角:谢言,慕荣,贺楼乘越,叶文泽 ┃ 其它:耽美,家国,HE
 
 
 
第1章 第一章(1)
1
元充二十一年,大夏与阆玥开战,双方互扣使者,战争不断。
元充三十六年,大夏夏明帝驾崩,太子谢言即位,号夏昭帝,改国号嘉和。昭帝手段果决,用人如神,连败阆玥,夺回大片土地。
同年冬至,阆玥王贺楼单于亲赴战场,昭帝谢言也亲赴战场,双方十万大军相战,昭帝手刃贺楼单于,大胜而归。
嘉和六年,贺楼氏太子乘夜即位,阆玥内部叛乱不断,与大夏的战争也并未停止。
 
“皇上驾到!”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年仅三十一岁的夏昭帝谢言龙袍加身,剑眉上扬,一双星目如水沉静。
“众卿平身。”
“谢皇上!”
昭帝面色凝重,低沉的嗓音传出:“众卿有何事要禀?”
一老臣缓步出列,微微弯腰,道:“启奏圣上,昨日收到戚大将军的来信,阆玥与我大夏,就轩阳城的夺属,仍然僵持不下。”
昭帝点头,道:“朕也收到了戚大将军的信。轩阳城位于我大夏重要河流旁侧,意义重大,这一役只许胜利!”顿了一顿,他复道:“如今朕想要加兵二万,助阵戚大将军,不知诸位有何意见?”
顿时朝堂上四下议论声起,似乎意见相持不下。
昭帝皱了皱眉,身边的公公清了清嗓子,大叫了一声:
“肃静!”
议论声顿时止住了。
蹙了蹙双眉,昭帝问道:“岳大人,你意下如何?”
被点名的文官出列,道:“禀陛下,老臣以为这样做再好不过了!一方面可以节约时间振奋士气,另一方面也可以给蛮夷单于一个下马威……”
夏昭帝挥了挥手,没有说什么。岳大人颤颤巍巍地道了一声谢,就退回了队列。
另一名明显有些年迈的老臣承笏出列,沉声道:“陛下。依老臣之见,陛下神勇过人,陛下的决定臣等没有异议。只是戚大将军的军队皆是精英,一般的将士过去,怕是并不能对戚大将军起到帮助作用。若是陛下想要支援戚大将军,老臣以为应当派遣精锐将士才可。”
昭帝依旧不语,他的目光扫视了一圈,突然点指一人道:“慕苏,你怎么看?”
被点到的人身上一颤,随后在众人的目光中慢慢移步走出,微微一鞠躬,道:“陛下想知道什么看法?”
昭帝笑了笑,眸子里倒映出站在朝堂正中的那个白衣少年。
少年抬头,一双如水的凤眼微微上翘,细细的柳眉弯出一股温软的气质,青白透亮的皮肤光滑而柔软,一头乌发扎束碧绸发带,当真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你真实的想法。”昭帝的目光注视着慕苏,透着几分好奇。
慕苏又是微微一鞠躬,不卑不亢道:“苏以为,大可不必出兵。”
朝堂又是一炸,四下议论声起。似乎有不少指责慕苏太过年轻,不知深浅的说辞。
昭帝哦了一声,坐直身子,道:“愿闻原委。”
“今者我大夏与阆玥久战不休,相持不下,劳神伤财,百姓格外苦难;且戚大将军虽说僵持不下,但也提到我方占据优势,轩阳城定能保住,兵力也足够应对,贸然加兵只会助长将领急于求成之心,反而给敌方可乘之机。如今戚大将军小心用兵,定能保证以最小的损失获得最大的成功。”慕苏顿了顿,继续说道,“阆玥新单于即位,整顿尚需时日,阆玥上下并不宁静,无需我们强兵相攻以转移他们的注意力;并且新单于年轻气盛,不如陛下沉稳睿智,我们并不知道他的策略,最好按兵不动。”
一席话说完,慕苏又是微微一鞠躬,道:“此乃臣一己之见,望陛下莫要怪罪。”
整个朝堂安静了些许,忽然被一声低笑打破。昭帝微微一笑,道:“确实如此,倒也是朕唐突了。那就传旨戚大将军,让他势必夺下轩阳城,归来后必定重重有赏。”
朝堂上吵闹声顿起,慕苏微微一行礼,退回队列中去。
此时一个中年大人出列,道:“陛下,闻言阆玥新单于贺楼乘夜,城府颇深,难以应付,近来按兵不动,难知是不是另有谋划。正好趁着戚大将军守住轩阳这个双方停战的契机,臣等请求在次派出使臣出访。”
谢言皱眉道:“我大夏如今已有三位以上的使臣被扣阆玥,岳漠宫中也住着多名阆玥使臣。尹大人的说法岂不是让我大夏羊入虎口吗?”
尹大人道:“牺牲小我以达成大夏的优势,着实合算啊殿下……”
“罢了。”昭帝出言打断尹大人,“容朕再想想。”
谢言抬头看向众人,问道:“诸位大人可还有事?”
又是一位老臣出列,面色略有些尴尬,酝酿了良久才道:“今日几位大臣私下商榷,历朝为皇,后宫少则百人多则千人,而皇上继位多年,却只有皇后陈氏一人,诞下太子与二公主……此次我等望为圣上,举行选秀。”
谢言面色一沉。
“大胆!”
出列的大人身体一颤,满朝文武齐数跪倒。
“大夏处于危亡之际,贺楼乘夜刚刚掌握阆玥大权,其人城府几何尚未可知,怎能在这种时候考虑这等声色犬马之事!尔等皆是大夏肱骨之臣,怎能说出如此不顾国威之事!”谢言怒道。
“朕为皇时日不长,然而却尽心尽力。皇后儒雅贤德,为朕分忧解难。太子年少懂事,颇有储君之威……尔等有何不满!”
谢言的声音低沉,却掷地有声,整个大殿似乎都在嗡嗡地颤抖。
诸臣跪伏在地,不敢说话。站出来的大人额头冷汗直冒,颤巍巍地道:
“臣糊涂!请……陛下恕罪!”
“请陛下恕罪!”
文武百官的声音中带着几分颤抖。
也实属不易,谢言即位时年仅二十四岁,而手段雷厉,颇有百世明君之风。文武百官,何人不钦佩?
即位四年前,太子妃陈氏诞下当朝太子谢寰,即位当年诞下二公主谢宁。谢言如今后宫妃嫔甚少,硬说起来也就只有陈皇后一人而已。谢寰如今十岁,由慕苏教导,知书达理,甚是得到谢言的欢心。
随手挥了挥手,谢言示意身旁的太监传意下朝。
身旁的公公顿时精神一振,尖声道:
“有本启奏,无本退朝!”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点进来的小可爱,要是觉得还不错烦请继续看下去!
开坑就是这种平淡没爆点的文也是没谁了2333  这个文我个人感觉是很实的一种感觉,也不想讲什么轰轰烈烈的大故事,能感动到自己我就很满足了。
不过这个文自我感觉很难写qwq 要是写的不好还请不要喷。
若是觉得还可以的小可爱,求点一波收藏留言建议!感激不尽!
 
 
 
 
 
第2章 第一章(2)
“慕大人,今儿个还要去探望阆玥来使吗?”慕苏出殿走了不久,迎面撞上了一个小太监,正是当值的小太监福兰。
慕苏笑了笑,道:“是的。还麻烦公公替我去府上转告我父亲兄长。”
小太监答了声是,就转身离去。
慕苏也不再逗留,径直向着皇宫角落的一所偏殿走去。不少下朝的官员将这一幕看在眼里,私下又开始议论起来。慕苏将这些议论听在耳中,却也是不做声。
岳漠殿是皇宫角落里的一个偏殿,虽说是在皇宫中,也是一样的富丽堂皇,然而却相当于是男人的冷宫,只是一个比较富丽堂皇的天牢而已。
阆玥与大夏互扣来使,如今岳漠殿已然是阆玥使臣被扣押的地方。而慕苏每日的必修课,却是在退朝后前往这里。原因很简单,因为谢言需要来自阆玥使臣的情报。而大夏律法,私通外敌,乃是重罪,而慕苏此行缘由不曾告人,故饱受非议。
“慕苏大人到。”
慕苏缓步走进了岳漠殿,径直向前,推开了正中间的一扇雕花木门。
房内空旷,而一个身着软袍的男子背对着慕苏,突然提剑,狠狠砍向自己的左臂。似乎下一秒种,将要血溅当场!
“呼邪大人!万万不可!”
慕苏见此大急,惊呼出声,情急之下扯下腰间的玉佩扔了过去。玉佩没能砸中,但是击打在了桌角上,一声碎响,惊得那男子住了手中的剑,转身看来。
一张紫棠色的脸,呼邪古勒眉头紧锁转身,看见慕苏,眉头松了几分,但还是沉声道:“慕苏,不用拦我,我自知这条手臂再不斩断,全身都将要溃烂!”
慕苏见呼邪古勒住手,连忙快步走上前去,坐在呼邪古勒身边,按住他的手臂道:“呼延大人,颜鸾此次前来,就是要告诉大人,我已经找到了七百年的紫芝,大人的手臂,颜鸾可以保住!”
呼邪古勒目光一亮,络腮胡子微微颤抖了片刻,问:“真的?”
慕苏从袖口拿出一个玉盒,道:“呼邪大人,你且看。”
呼邪古勒的面色似乎多了几分光泽,伸出右手取过玉盒,缓缓打开,一只深紫色的灵芝缓缓地浮现在两人面前,色泽明亮,明眼人就可以看出有五百年以上的年份。
一口浊气吐出,呼邪古勒的身子突然软到三分,喃喃自语道:“真的是七百年的紫芝……好啊……好啊!哈哈哈哈!”
呼邪古勒大笑,伸手拍了拍慕苏的肩膀,道:“慕苏!我呼邪古勒不言谢!”
慕苏笑笑,道:“大人不必,大人与颜鸾是朋友,颜鸾只是举手之劳。大人快把它收着吧。今日高太医不在,明日我同高太医一同为大人诊治。”
呼邪古勒漆黑的眸子里划过一丝感激,随后点了点头。
慕苏一直没有放松,知道亲眼看见呼邪古勒收起手中的剑,才放心得抿了一口茶。
呼邪古勒是六年前被俘的,正是大夏先皇驾崩那一年。阆玥使臣来,企图趁着新王不在的时候有所动作,然而没想到却在谢言的登基大典上被袭,左臂中毒箭,被俘后伤势持续恶化。慕苏与呼邪古勒交好,一直想要为他治疗,然药材始终未能凑齐。如今最后一味药材也凑齐了,呼邪古勒自然是长松了一口气。
呼邪古勒看了看慕苏,叹息一口气,问道:“怎么,这一次又想得到什么消息?”
慕苏笑了笑,直说:“的确有一事相问。”
呼邪古勒大笑两声,道:“慕苏啊!我就是喜欢你的聪明 !知道我不喜欢迂回说话。”
“大人也是猜到了颜鸾的想法。”
“哈哈!我没有你们大夏人的脑子,猜不透你。”呼邪古勒道。“但是我在这里这么久,也是摸清了大夏皇帝的一些想法,他让你来干什么我还是清楚的。”
“大人明智。”慕苏道。
举起一壶酒,呼邪古勒咕嘟咕嘟地灌下几口,说:“你是想要问我们阆玥新王的事情对吗?”
慕苏也是举起一盏茶,抿了一口,道:“正是。”
呼邪古勒笑了笑,叹了一声,道:“我被留大夏三年,你与我关照最多,也是最为尊重我,之前你问过我很多问题,我似乎都没有告诉你什么。”
他蓦地沉默了一阵,似乎内心还有些纠结。
慕苏也是没有说话,他明白,这样问莫过于逼他叛国。
“王名贺楼乘夜。”呼邪古勒突然开口,慕苏也是略微有些惊讶,随后心中也是一阵感动。他知道呼邪古勒完全是看在自己的面子上才愿意开口。
“有一弟骨通王贺楼乘越,又有两个异母妹妹,一名贺楼月姬,一名贺楼辉姬。”呼邪古勒低沉的声音带着大漠的沧桑感,他缓慢地说,慕苏也缓慢地听。
“先王后早逝,如今剩下一个先王妃呼邪妃,是我的表姐,两位公主的生母。此外还有许多旁支别系,这些皆是阆玥内乱的内在因素。”
慕苏见呼邪古勒喝酒,趁机问道:“为何王室的名字都如此像夏人?”
呼邪古勒大笑,道:“因为先王后是夏人!似乎是先王少年游历时一见钟情,后追随先王回了阆玥。先王后文采斐然,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几乎所有后辈的名字都是先王后所取。”
慕苏一惊,似乎没想到这一点,点了点头。
“王自小英勇善战,又受王后影响,颇有文韬,是我阆玥百年难遇的奇才。”呼邪古勒说到这里,面色略有激动,然而还是被掩盖下去,“然而因为血统原因,无论是先王后还是王都受到族中贵族的排挤,呼邪一族算是其中之一。”
“我离去时族内就很排斥王作为太子,如今闻得风声,怕是阆玥内部也不平静,王当务之急应该是镇压族中。”呼邪古勒最后说了一句,也是慕苏此次前来最想得知的消息——阆玥单于的想法和做法。
慕苏明白呼邪古勒已经帮了他太多了,也不再得寸进尺,举盏道:“谢呼邪大人如此信赖颜鸾!颜鸾以茶代酒敬您!”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