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澳门金沙真人娱乐

时间:2018-10-01 10:05:18  作者:蜀七

 

 
《一觉醒来我生了个蛋》作者:蜀七
 
文案:
突然从普通人族变成“神仙预备役”的谢允无奈接手了长辈的遗产——只亏不进的破烂酒店。
谢允的烦恼从找工作变成了:怎么赚钱养活这群败家神仙。
以及怎么处理自己下的这颗蛋……感而有孕究竟是个什么鬼啊!
 
买不起装饰品怎么办?织女教你做手工。
请不起厨子怎么办?厨神手把手教你做菜。
买不起家具怎么办?鲁班大神一对一教学。
……
没有客人怎么办?神仙们集体直播出卖美色拉客。
 
多年后,成为酒店业传奇人物的谢允表示:我要感谢哪吒,是他压迫我挣钱给他买游戏机。
我也要感谢财神,因为他的存在提醒我,财神也不能让我发财。
最后,我要感谢帝俊,是他教会我用爱发电!
 
排雷预警:本文所有神仙及传说部分来源于《封神榜》《西游记》等名著,七七有将其中一些传说和民间传说糅合,考据慎重。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种田文 传奇 直播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允 ┃ 配角:帝竣哪吒、赵公明、岁星等等 ┃ 其它:神话
 
作品简评:
vip强推奖章
普通人谢允因为误食仙丹而成为神仙后备役,还莫名其妙的生下了一颗蛋,接手了一个破烂酒店。没关系,毕竟左哪吒右财神,岁星在胸前,头上还顶着帝俊,从一个穷光蛋成为酒店行业的传奇人物,谢允表示自己没有在怕的。本文描写神仙妖怪在人类世界的生存趣事,以轻松的语句将故事娓娓道来。行文流畅,语言生动,人物形象跃然纸上,攻受互动十分温馨,整个故事张力十足。
                                                                                 
 
第1章 
  “太子爷!三太子!哪吒!救命啊啊啊啊!”
  主卧里传来了一阵鬼哭狼嚎。
  坐在沙发上打游戏的太子爷刚好快要通关,被这声大叫打断,游戏结束,一条命都不剩。
  哪吒丢掉游戏机,朝卧室的方向瞪了一眼,一双黑曜石般的眼睛锐利如鹰,又黑白分明。脸上还有点婴儿肥,但皮肤细腻白嫩,吹弹可破,要不是做男孩打扮,一定让人认成女孩。
  这个人族就是大惊小怪,头次看见他的时候直接吓晕了。
  不就是让他看了自己三头八臂的法相吗?
  主卧的门被一脚踹开,哪吒绷着一脸白嫩小脸。
  谢允连忙从床上蹦起来,直接跳到哪吒身边,一脸惊恐地指着床上:“这颗蛋是不是妖怪?!”
  哪吒都出现了,妖怪还远吗?
  就算下午碰见唐僧谢允都不会怀疑那是COS。
  一颗大金蛋静静的立在床铺中间,金黄细腻,表壳还泛着闪瞎人眼的光。
  这真是一颗巨蛋,有人脑袋那么大,室内没有风,但这颗蛋还会摇晃,非常有规律。
  就连哪吒也有瞬间错愕,他迈着小短腿走过去,金蛋瞬间不晃了,从摇晃模式变成了震动模式。
  就在哪吒正要探出手的时候,金蛋化作一道黄金旋风,从床上一蹦而起,借着席梦思的弹力,直接跳到了谢允的怀里,谢允下意识的伸出手,直接把金蛋抱住。
  谢允:“……”
  他心胆俱裂地想要把蛋丢出去,但这颗蛋就像黏在他怀里了一样,怎么也甩不掉。
  哪吒做在床边,眉头微皱,“在遇到我之前,你去过哪儿?”
  谢允的桃花眼一眨,认真想了想:“去星巴克点了杯巧克力星冰乐,还去了公园跑步,晚上去泡了温泉,那温泉温度正合适,听说是天然的,几千年前就有,特别舒服。”
  哪吒眉头舒展:“这是你生的。”
  谢允全身僵硬,低头看着自己怀里的蛋,有些磕巴地问:“我……我生的?我还是处啊!”
  “听说过感而有孕吗?”哪吒抬高下巴。
  “我……感了谁?”谢允快疯了,“鹌鹑精?麻雀精?鸽子精?”
  谢允忽然说:“我去趟厕所!”
  然而怀里还黏着蛋,谢允求助地看向哪吒。
  哪吒:“你是他爸,哄哄就行了。”
  谢允艰难地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地对着这颗金蛋说:“儿啊,乖啊,爸爸去趟厕所好不好?”
  这颗蛋就跟听得懂人话一样,在谢允的怀里跳了跳,又跳回了床上。
  这才让谢允能冲去厕所,他想印证自己心里那个可怕的想法,谢允关上卫生间的门,一脸绝望的脱掉裤子,手探向后方。
  还好,谢允松了口气。
  还是那样紧致有弹性,一点也不像下过那么大一颗蛋的样子。
  那么问题来了,他是怎么下……生的这颗蛋?
  谢允从卫生间出来,虽然颓废,但是基本已经接受自己一觉醒来多了个蛋儿子的事实了,不接受也没办法,他总不能把这颗蛋磕破吧?而且还不一定能磕破。
  “太子爷。”谢允凑到哪吒身边,一脸颓丧地问,“我从哪儿生的它啊?”
  虽然刚刚自已确定了一下,但说不定只是因为自己适应能力强,恢复的快呢?
  如果真是从那生的,这也太膈应点了吧?
  哪吒叹了口气,正要说什么,谢允连忙打断:“爷,我知道,我们人族现在孤陋寡闻。”
  要说的话被抢了,哪吒瞪了他一眼,这才慢吞吞地说:“当年刑天大战黄帝,正是因为黄帝对男女不公。”
  谢允:“……嗯?”
  不会吧?那年岁就有性别歧视了?
  而且黄帝……老祖宗啊!
  哪吒说:“黄帝制定人间规则之前,男女皆可生子。”
  谢允:“男人从……哪儿生?”
  不脏吗!
  哪吒:“瞧瞧你满脑子的黄色废料!自然是从胳肢窝生!”
  幸好是从胳肢窝生的,谢允脸色一僵,胳肢窝生的好像也没好到哪里去啊?
  哪吒叹了口气:“刑天败了,如若不然,现人族依旧是男女皆可生子。”
  谢允因为莫名其妙多了颗蛋,内心非常不平衡,十分赞同地说:“就是!就该让男人也生孩子!”
  看着谢允的脸,哪吒又皱起了眉头。
  太白金星打瞌睡的时候,仙童不小心将仙丹落至人界,正好落在此人的碗里,叫这人吃了个干净。
  昊天大帝问责,太白金星心疼仙童,满嘴跑火车,非说仙丹并非是意外遗落,乃是此人有仙缘。
  反正也不可能真的罚太白金星什么,毕竟说是错,也不是什么大错,最多也就是罚太白金星多炼点仙丹而已。
  昊天大帝也只能睁只眼闭只眼。
  要是跟太白金星计较,那也太小气了。
  原本是准备指一小仙下凡助此人成仙,还是哪吒在天廷闲得蛋疼,主动请缨下凡。
  “那我们今天还走吗?”谢允看着床上的金蛋,转头问哪吒。
  哪吒点头,白嫩的脸上满是严肃的神情:“这就走吧。”
  没办法,谢允发现自己只要走出卧室门,这颗蛋就会寸步不离的跟着他,在他背后蹦跶,而且蛋壳并不是谢允想的那样跟鸡蛋一样,反而有些软,跟硅胶做的差不多,不会磕坏,也有弹力。
  于是谢允只能把金蛋装到背包里,大概是在爸爸的背上,金蛋觉得很安全,也不动了,在背包里安静如鸡。
  等谢允收拾好,哪吒就已经站在大门口等他了。
  他穿着一件白色的小短袖,黑色的短裤,一双黑色的运动鞋。
  他的头发很黑,有些长,用红色的头绳扎成了一个马尾辫。
  然而最令人过目不忘的就是他的脸。
  比小女孩还要姣好,皮肤雪白,光滑柔嫩仿佛吹弹可破,一双大眼睛黑白分明,嘴唇红润,他的尤其漂亮,只不过格外冷漠,好像被封印了七情六欲。
  “之前都去考察过了。”谢允一边走一边对哪吒说,“虽然是我外公外婆的遗产,但是一直亏钱,要不然还是不过去……”
  哪吒瞪了谢允一眼,谢允很知其意的闭嘴了。
  “通天塔已立人间三千余年。”哪吒突然停下脚步,看向通天塔的方向,“若你要成仙,无机缘造化不可。”
  谢允小声说:“我又不是去经营那座塔的,只是半山腰上没人住的酒店而已。”
  酒店是谢允外公外婆留给他的遗产。
  谢母是家中的大姐,没读过书,从能干活开始就帮着家里干活,如母如姐的把几个弟弟带大,结果谢母结婚的时候,娘家要了婆家十万彩礼,结果一分钱嫁妆也没给。
  后来谢母就和娘家疏远了。
  所以在谢允的记忆力,外公外婆也并不喜欢他,每年回去拜年的时候,谢母总要给两个老人包红包。
  可老人家却从没给谢允包过红包。
  他由此还偷偷听到外婆对表哥说:“你要照顾你的亲弟弟们,他是表的,不是你亲弟弟。”
  所以得知两个老人还给自己留了遗产的时候,谢允不可谓不震惊。
  不过谢母也跟他说了,酒店并不怎么挣钱,但是好好经营的话,混口饭吃还是可以的,而且地理位子也好,在半山腰上,空气清新健康。
  谢允这才答应。
  搭完公交离开城市,他们总算是来到了青云山的山脚下,这座山虽然出名,但是地方政府保护政策下,并没有什么现代交通工具能够上去,只能靠脚力。
  不过山脚下也有抬竹轿的,上山是一百二十块一个人。
  谢允刚毕业,实习的时候工资低,没什么存款,也不好意思找家里要,所以两人只能自己走上去。
  谢允忽然问:“为什么同样是吃了仙丹,我只是有仙缘,嫦娥却能奔月呢?”
  哪吒转头,脸上带着一丝恶意的笑:“你要想奔月也简单,我去找老君要一颗和嫦娥一样的。”
  “……”感觉奔月好像不是什么好事。
  谢允连忙说:“不用了,算了算了。”
  哪吒笑道:“嫦娥偷食仙丹,奔月后与金蟾化为一体,终身不离太阴星。”
  谢允一愣:“金蟾?”
  哪吒:“就是你们人间界招财的三足金蛤蟆。”
  谢允:“……那我还是不奔月的好。”
  变成三足金蛤蟆感觉比当凡人还惨得多。
  现在是大中午,阳光正盛,谢允一脑门的汗,想把上衣直接脱了走,结果他才刚把背包放下来,大金蛋就在背包里跳个不停,跟吃了兴奋剂似的,一副要把背包顶破的架势。
  谢允差点抱不住这个包了,他朝哪吒求援:“三太子!”
  哪吒看看头顶的太阳:“放他出来吧,现在是阳气最足,阳光最盛的时候,他想亲近很正常。”
  谢允一边打开背包,一边有些莫名其妙,不过想想老母鸡抱窝,鸡蛋就是因为热量才孵化出来,也算正常吧。
  金蛋在谢允打开背包拉链的瞬间冲出来,在空中转了个圈,然后直直地落入谢允的怀里,还晃了晃身体,在谢允的怀里蹭了蹭,阳光照射在金蛋上,反射出的金光真的要刺瞎人眼。
  谢允颠颠手上的重量。
  认命了。
  
 
第2章 
  看着眼前残破老旧没有客人的酒店,谢允明白了,果然外公外婆还是外公外婆,这是留了个砸手的酒店给他。
  根据前台小妹的介绍,这块地租了六十年——找银行贷的款,每个月还得还贷,因为没有客人,酒店又没人愿意承包,就算把酒店关了也是亏钱。
  “妈,还没过户到我名下吧?”遗产是可以拒绝接受的。
  谢母:“还没啊,怎么了?”
  谢允问:“能不接受吗?”
  手机那边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谢母的声音才重新传来:“这是你外公外婆留给你的,老人家的心血。”
  话没有说全,但谢允已经感受到谢母的决心了。
  对于从来没感受过父爱母爱的谢母来说,这家酒店或许就是她能感受的最大的爱意,所以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
  谢允:“……好吧。”
  他现在坐在酒店大堂的沙发上,这家酒店装修的时候用的材料就不好,十多年过去了,大堂的木地板已经脏的看不出原色,刷也刷不干净,最中心的假水晶吊灯也坏了,只能用壁灯,皮质沙发倒是干净,只是上面全是划痕。
  而且这个几乎全是实木的装修风格早就被市场淘汰的差不多了。
  实木装修容易引起火灾,边角太多,很难清理灰尘。
  现在的酒店装修都是倾向简洁,地板也是瓷砖,最多在上面铺一层地毯。
  酒店也只有两个员工,一个守前台的小妹,还有一个就是做清洁的阿姨。
  酒店有四层,一层十多个房间,因为长久没人来,所以除了一楼以外,其它三层楼都是摆设,谢允专门进去看了看,房间都是灰,稍微碰一碰桌子,灰尘都能扬得一屋子都是。
  “老板。”前台小妹陈梦给谢允倒了一杯水,该说的情况她刚刚都说过了,也知道谢允是新老板,虽然有点想不通为什么会有人愿意接手一个一直亏钱的酒店,不过她就是个打工的,这些和她没什么关系。
  但是老板的马屁还是要拍的,陈梦笑着说:“您儿子真可爱。”
  谢允刚喝的一口水,这下全喷了,他有些尴尬的掏出纸巾擦干桌子:“他不是我儿子,是……我朋友的孩子,让我帮忙带几天。”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