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澳门金沙真人娱乐

时间:2018-09-21 11:26:19  作者:左手酸菜右手鱼

 《(hp同人)HP血统战争》作者:左手酸菜右手鱼

 
文案
 
黑魔王已是过去式,再次来临的黑暗更加强大,历尽艰辛终于看见光明,再次睁眼一切还未开始……
其实只是想看一篇半苏不苏的HP~
因为第一次写文,前几张特别短,后面就好了,不要担心。
蠢作者特别蠢,小哈的感情极其突兀,在一起的非常突然,如果非常介意,蠢作者只能挥着小手绢飙泪的看着亲点击小x
 
内容标签: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哈利波特 ┃ 配角:德拉科马尔福,罗恩韦斯莱,莫尼克鲁斯 ┃ 其它:一切还记得的角色
 
 
 
  ☆、一切还未发生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写文,不喜欢关掉就好,作者有点玻璃心~
  耳边是刺耳的嗡鸣,左脸有明显的痛感,如果他没想错的话,他这是被人扇了一巴掌,但是,先不说他是如何在献祭后活着,即使是有人发现了昏迷或濒死的他,也不可能扇他一巴掌。
  抬抬手,发现周围的空间很小,勉强睁开眼,入目的是在记忆中无比熟悉的狭小的四角空间,熟悉的指甲刮出的划痕,包括角落里的蜘蛛都是该死的熟悉。
  "如果这是真的我第一件要做的就是砸烂这个该死的壁橱。"抬手在刺痛的左脸上又捏了一把,脸上加剧的刺痛,让他不得不仰头盖住眼睛,眼泪溢出指缝顺着脸颊流下"赞美那该死的梅林。"
  什么都还没发生,教父还活着,邓布利多还活着,斯内普还活着,伏地魔还活着,羽蛇还没出现,罗恩还活着,马尔福还活着,莫尼还在安生的过日子。
  "赞美梅林……"借着门缝透进的光亮,确定自己大概是十岁左右的时候,他的个头一直不高,即使后来觉醒了血统也没长高一厘米。
  "波特!出来!我们要出去住一段时间!"费农姨父的大嗓门还是那样记忆深刻,在这方面和罗恩一样。掏了掏耳朵,耳朵里的嗡鸣声没有丝毫的减小,抽动嘴角,脸上的刺痛也是。
  "该死的小崽子,不要再想那些奇怪的信!"费农姨父愤怒的揪着哈利的领子扔到后车座里,一把摔上车门,佩妮姨妈已经在车里等着。
  "波特,收起你奇怪的把戏,别再给我们惹麻烦!"佩妮的话里同样是满满的火气。
  哈利耸肩,点点头表示自己会听话。
 
  ☆、曾经的故人
 
作者有话要说:  有人看的话不要在意比较短,我还在适应期~
  仍然是那个海边的小屋;仍然是海格式的敲门声;仍然是那个不够漂亮却记忆深刻的蛋糕;仍然脏乱差却热闹的破釜酒吧,一切都是曾经的样子。
  妖精银行的小车还是刺激的让人心惊肉跳,金库里的金加隆依然闪闪发光,怀念的金光,当年东躲西藏的时候他一直在后悔为什么没多带点钱,可惜,那个时候对角巷已经沦陷,妖精也都跟随了羽蛇。
  海格和记忆中一样不适应飞驰的小车,他一个人推开了摩金夫人的的店门,已经有人在忍受那把色尺子,铂金的发色闪亮的眼睛发酸。
  "你好,孩子,你是霍格沃兹的新生?"摩金夫人和记忆中一样的热情"如果要做校服的话请站在那边的小凳子上。"
  "好的,夫人。"微笑表示礼貌,站到了德拉科旁边,摩金夫人的尺子依然不招人喜欢"你好,你也是霍格沃兹的新生吗?"
  "……"德拉科微微侧脸,一言不发的盯着哈利,一直到哈利脸上的微笑僵硬无比"你说呢,你全身上下唯一能看的两颗绿珠子彻底成为装饰了吗,破特。"
  "……德…德…德……"哈利睁大了双眼,一双湖绿色的眼睛睁大之后显得有些呆傻。
  "啧,真是愚蠢的格兰芬多。"德拉科嫌弃的表情好像看到了一个蟑螂堆——哪怕在当年逃亡时最缺食物的时候德拉科也坚决不碰那东西。
  "……德拉科。"哈利扬起一个标准的格兰芬多傻笑。
  "收起你那肉麻的笑容,真是比蟑螂堆还恶心!"虽然是这么说着,可是德拉科的脸上同样是那种最让他讨厌的格兰芬多式笑容。
 
  ☆、依然故人
 
作者有话要说:  原创人物出场,不过不是主角CP哦~
如果有人想凑CP也可以哦~
  "破特,笑得真恶心。"
  "别这么嫌弃,你曾经可是说我的笑容是逃亡路上的风景啊。"哈利抖着尾音,满意的看见德拉科打了一个寒战。
  "啧。"看到门外父亲正向这边走来,恶寒的撇开哈利想要搭到肩上的手迎了过去。
  "德拉科,衣服做好了吗?"同样铂金的长发披在肩上,合体的长袍,上面勾着华丽的图案,手里一支蛇头手杖,带着一种恰当好处的高傲,出色的外表让这种高傲成为合情合理。
  "已经好了,马尔福先生。"摩金夫人递上用最好的料子做的长袍,卢修斯满意的接过。
  "爸爸,这是哈利波特,我们刚刚认识。"带着那种哈利曾经最讨厌的高人一等的傲慢语气,完美的扮演了曾经傲慢自大,目中无人的德拉科马尔福。
  "你好,先生。"哈利微微低头,让自己看起来像是一个害羞拘谨不善言辞的孩子——天知道,当年他问德拉科第一次见面对自己的评价时他为什么说自己‘如果不是你的眼睛很漂亮,谁想和一个害羞胆小的赫奇帕奇打招呼。’
  "你好,波特先生。"轻轻点头示意礼貌,抬起蛇头杖抬起哈利的下巴"看起来你并不像邓布利多所说过着小王子一般的生活。"
  "先生,我……"卢修斯好像没有和救世主进行交流的意思,转头打断了哈利的话,对于一个贵族来说并不是很礼貌的事"那么,德拉科,现在我们该去找你妈妈了。"
  伸手拍了拍德拉科的肩膀,冰蓝色的眼睛带着柔和:"让一个女士在魔杖店那种环境等待并不是绅士该做的事。"
  "好的,爸爸。"德拉科趁着卢修斯转身的时候给了哈利一个眼神,示意‘以后再说。’
  "……再见。"
  "哈利,好了吗?我们还有魔杖要买,那个可是很麻烦。"当那两个闪亮的铂金父子离开不久后,海格带着一堆课本推开了店门。
  哈利抱着自己的衣服和课本小跑的跟在海格旁边,海格仗着自己的大块头轻而易举的分开了人群。
  魔杖店还是乱七八糟的,但是更加乱七八糟的是哈利的脑袋: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莫尼会在英国?
 
  ☆、可怕的猜想
 
  "你…你好。"哈利把那句疑惑咽下去,并且装作第一次见面,要知道海格好骗,但是莫尼旁边的斯内普可没那么容易。
  "斯内普教授,你也带新生吗?"海格也是很吃惊,不过他更吃惊于斯内普竟然出现在这里带着一个新生。
  "恩,这就是大名鼎鼎的救世主。"空洞却让人非常有压迫感的眼神上下扫视了一遍哈利"我,不出意外将会是你未来七年的魔药教授,波特先生。"
  "您…您好,教授。"向海格身后躲了躲,低头掩盖自己吃惊的眼神。
  在刚才,莫尼给了自己一个好久不见的口型,因为背对着斯内普,而海格也在和斯内普交谈,所以并没有被看见。
  德拉科和莫尼都是从未来回来的,再加上自己,由此看来罗恩回来的可能性很大,但是,如果当年最后一战的的人都回来了,那羽蛇呢?羽蛇会不会也回来了?
  想到这里,哈利冒出一背冷汗,如果羽蛇也回来了,那么按照现在的战斗力,羽蛇能够毫不废力的攻占魔法界。
  "波特先生,波特先生,哈利波特!"
  "啊…什么?"突然间回过神,发现斯内普的脸色有像坩埚锅底发展的趋势。
  "喔,看来波特先生的耳朵只是两个用来显示你至少外表是一个人类,而不是别的什么奇怪的物种。"无论过了多少年,斯内普依然不招人喜欢。
  "很抱歉,我只是觉得这里,恩…有点意料之外,我没想到魔法界唯一的魔杖店这么…怎么说,恩…这么有个人特色。"左右看看四周,店堂内很小,除了一条长椅别的什么也没有,几千只装魔杖的狭长盒子几乎码到天花板上(来自百度)"在这方面,我觉得这里和破釜酒吧一样,应该都是,恩…魔法界的特色?"
  "……克鲁斯先生,既然你的魔杖已经选好了,那么我们可以走了。"沉默了一下,然后好像没听到哈利的话,带着莫尼离开了魔杖店。
  "哈利波特,我还记得你的父母……"奥利凡德幽幽的出声。
  "好了,我们还有别的东西要买。"海格不耐烦的挥手。
  "好吧,年轻人总是急性子。"奥利凡德好像习惯了这种情况,嘟囔了一句就开始忙活起来。
  "蛇纹木,狮鹫的羽毛,十三又二分之一英寸,非常结实,并且矛盾。"奥利凡德拿出一根有着蛇皮斑点的魔杖。
  哈利随手接过,已经做好试到手酸的准备。
  魔杖刚甩出一个起手式,哈利奇怪的觉得这个魔杖要比曾经的那一根更加顺手,魔力也更加流畅。魔杖前端喷出火焰,火焰形成一头威武的狮鹫,虽然没有声音,但可以看出是在咆哮,张扬的翅膀带着天空霸主的气势。                        
作者有话要说:  晋江告诉我有问题,从新设置以后发现章节变成第四章,第三张不见了~
不知道能不能看到第三章~
以后会加长的~
 
  ☆、魔杖与讨论
 
  "这是怎……"咽下后面的话,总不能说为什么我的魔杖变了一根。
  "不用担心,这代表你和这根魔杖的契合很好,你找到了你的命定魔杖。"奥利凡德以为哈利是被魔杖放出的的火焰吓到了,亲切的解释到。
  "哦,谢谢,多少钱?"今天刺激有点大,需要赶快离开冷静一下。
  "十五个金加隆。"奥利凡德收好钱,与哈利他们道别。
  离开魔法界前,哈利依然受到了来自海格的礼物,他曾经的朋友——海德薇。
  收好车票,向海格询问了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回到姨妈家,即使看到姨妈他们带着惊恐的表情,哈利也没精力陪他们玩什么‘你这个怪物!’‘不,我是巫师’这种游戏。
  姨妈已经收拾好了达利的玩具房,上楼关上门,疲惫的趴在床上,满脑子都是当年羽蛇出现后魔法界的惨状。
  "该死的梅林,不要告诉我你只是想再看一遍倒带重来。"无力的叹气,到底是黑魔王还是羽蛇,一切只能在开学之后……
  ——————玩玩看分界线——————
  焦急的等待终于过去,如果不是魔力不足哈利很想移形换影到霍格沃兹,而不是在这里被费农姨父大声咆哮着丢进后车座。
  "嘶!"摸了摸撞到车底的额头,还好只是有点肿。
  到达车站,将哈利和行礼扔下车,以最快的速度扬长而去。
  "姨父还是这么激动。"为了让姨妈一家适应自己的巫师身份,哈利自从对角巷之行以后每天都在用一些简单并且不具杀伤力的魔法进行平常的家务。只不过每次这么做的时候姨妈的嗓音都能冲破紧闭的门窗而打扰到邻居。
  想起由于姨妈每天尖叫导致邻居认为费农姨父家暴而上门的警察先生,哈利笑得越发灿烂:佩妮姨妈想必不会介意由于练习女高音导致在警察署进行一天的思想教育。
  拖着行李哼着歌,穿过柱子走上火车,直到找到空包厢,哈利的心情一直好的诡异,应该说自从对角巷一日行之后,哈利一直不太正常,不过他本人没什么感觉。
  "你好。"淡淡的声音和本人一样,明明是出色的长相,偏偏给人的感觉像是一个路人甲"哈利,你还没死。"当然也可能是这种完全不会说话的性格更抢镜一些。
  "莫尼…不是‘你还没死’,是你还活着。"哈利扶额,这种德性的莫尼到底和…有哪里像啊!
  "都一样。"大大咧咧的坐在哈利对面,一个人占了一整张椅子。
  "你怎么会来英国?"曾经莫尼一直到羽蛇打到德国之前从没踏出过德国一步。
  "我收到过霍格沃兹的来信,当时拒绝了而已。"
  "加上你,已经三个了。"那个猜测让哈利有些头疼。
  "恩,我见过白毛了。"哈利无奈,自从德拉科暴露莫尼是一个直系布莱克以后,莫尼任凭德拉科怎样道歉依旧不改口。
  "……莫尼!"正巧走进来的德拉科气的几近咆哮,如果不是估计车厢门没关的话。
  "好巧,白毛。"勾起嘴角笑的那叫一个阳光灿烂,可惜面对的是被他气的半死的德拉科。
  "呼……"深呼吸,不要和他一般见识,德拉科,你是一个贵族,不要和他一般见识"韦斯莱不在吗?"
  "罗恩一直没过来,不知道是不是没回来。"哈利皱眉,已经有三个未来的人重生已经运气很好,只不过是人不全有遗憾罢了"不过这也不能证明那个人依然是那个人。"
  "不论是或是不是,现在更重要的是想办法恢复力量。"德拉科虽然也担心这一点,但是以他们现在的能力来说,即使知道是或不是也没什么用。
  "那时候我们能觉醒血统全靠当时剩下的贵族和那几个魔法生物族群全力相助,无论是稀有魔药还是远古魔咒只要能受得了全都轮着来。先不说我们能不能找来魔药,当时到底是魔咒还是魔药起了作用,或是一起发生的反应,我们都不知道。"莫尼同样担忧。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