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澳门金沙真人娱乐

时间:2018-09-17 08:57:13  作者:Jordan L. Hawk

   驱魔公务员:恶魔猎人

  SPECTR: Hunter of Demons
  By Jordan L. Hawk
 
 
第一章 
  “我们到了。”司机——他的名字是戴夫吗?——一边说一边熄掉面包车的引擎。
  凯勒布把眼镜往鼻梁上推得更高了些,他从车窗里向外看:他们停在一排朽败房屋前的街道上——这里是查尔斯顿市最糟糕的街区。混凝土巨兽般的I-26公路在附近隐约可见,路上的车流在阴沉的天空下,远远发出隆隆的轰鸣声。
  那栋房子曾经华美过:它有两层楼外加一层阁楼,侧面对着街道,所以屋前的门廊和楼上的阳台上能看到好景不再的花园。而现在花园里只剩下一片长着杂草的土地,阳台半塌进了门廊。塌陷的屋顶上遍布窟窿,只有几小片粉色的涂料还留在饱经风霜的墙面上。
  它甚至看上去也像个怪兽的巢穴。
  凯勒布的胃绞紧了他几小时前吃下的午餐,他尽力咽下嘴里的苦胆味。在这堆废墟前吐出来也没法让情况更糟,就连他身边的女人都比他更显男子气。
  “它……在里面吗?”他开口问道。至少他的声音没有颤抖。
  梅兰妮坐在他旁边。她红棕色的卷发框着她忧虑的苍白面庞,她的嘴唇也紧绷成了一条直线。在她和本刚结婚的时候,她常常满面微笑。
  但是本死了,他们两个或许再也不会露出笑容。某种生物杀死了凯勒布唯一的哥哥,那些该死的神棍员也没能抓住并杀死它。这已经够糟糕的了。
  但在葬礼的那天来到殡仪馆,却发现那恶魔不只是杀死了本,还钻进了他的身体,带着它离开了?
  那之后他们自然笑不出了。
  “对,”梅兰妮说,“雷兰德说它在这儿,那它肯定在这儿。”
  凯勒布瞥了一眼坐在车里的其他人。由他们钢铁般冷静的眼神和自信的气场看来,他们明显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他当然听过关于秘密屠魔组织的流言——但这些只是疯狂的阴谋论,和那些声称NASA伪造了“阿波罗”登月,或者“9·11事件”是SPECTR故意安插了恶魔进去的疯子一样。
  梅兰妮说这些人是她的朋友,也是本的朋友。他们肯定有点本事,否则本绝不会参与进来。
  但如果他们没有……去他的,本死了,而杀他的凶手就像穿二手西装一样穿上了他的身体。如果这些人能帮他让本安息,他们就算是该死的黑手党他也一点都不在意。
  “我们动手吧,”坐在后座上,肩膀像橄榄球后卫一样宽的男人说。凯勒布完全想不起来他的名字。
  他们从面包车里爬出来。查尔斯顿要比夏洛特暖和上几度,但海上吹来的风让凯勒布在他的破旧外套里瑟瑟发抖,他已经忘记这里的海岸有多平坦了。虽然现在是中午,街上却几乎没有人。一个穿着破烂大衣的老人坐在马路牙子上,附近是一座打着炸鸡的建筑。另一个人跌跌撞撞地走出街对面的烟酒店,不久后,他们就开始来回传一个纸袋。
  就算没有恶魔的参与,这里还不够惨吗?
  “这该死的房子里大概满是食尸鬼。”戴夫嘀咕道。
  “所以我们还要担心这些东西咯?”好极了,还有别的怪物。
  “大概。”戴夫走到面包车后打开货箱门,露出里面的一个锁柜。仿佛是担心有人窥探一样,他快速向四周扫了一眼之后掀开了它。
  凯勒布从没见过这样一大批大型枪械、弹药、刀具和短柄斧。哦跑不了了,他们之前肯定做过这种事。
  他咽了口口水,喉咙干得像撒哈拉沙漠。老天啊,他这辈子也打过几场架,但那些都只是酒吧斗殴。他这回到底被卷进什么鬼玩意里了?
  梅兰妮拿手肘轻推他,“我告诉过你,我们会解决掉那狗娘养的。”
  “这些是什么人?”他低声问道,此时其他人正老练地给武器上膛。
  “好人,他们把自己置于生死线上,从怪兽的手上拯救世上的其他人。”梅兰妮从她的口袋里拿出了一条发带,向后扎起了她的卷发,然后拿出第二根,让凯勒布扎他的黑色长发。“说不定,在今晚之后,你也会一样加入我们的战斗。”
  他看了看“后卫哥”和另外那个女人,卡伦。她看上去好像空手就能打裂水泥墙。不知怎地,他难以想象他们会邀请像他那样的弱鸡加入他们的……俱乐部?民兵团?地下屠魔兄弟会?
  “我只想照料好……照料好这件事。”他说,本的名字梗在他干涩的喉咙里。
  “嘿,凯勒布!”卡伦喊道,对武器柜比着手势。“你想要什么?随你挑,所有的子弹都是镀银的,正好能干掉这杂种。”
  “我不知道怎么开枪。”谁他妈理所当然地以为他会的?
  大个子女人用鼻子轻蔑地哼了声,不屑地向地上啐了一口。但戴夫只是咧嘴一笑,“他还是个新手。别担心,今晚之后,你就是我们的一分子了。”
  太棒了,听上去一点都不险恶。这主意真是越想越糟糕。“我只想让本安息。”
  “当然,”戴夫点了点头让他安心,就好像他能理解似的。“给,拿把刀再拿把短斧,刀刃都镀银了。”
  他拿过它们,暗暗希望他不会笨拙到伤到自己,整得那恶魔还不如他对自己危害大。武器的重量在他手里感觉奇怪又别扭,而他的胃又绞紧了。
  本做过这些吗?他曾经在阿富汗作战——如果在这废弃的屋子里等着他们的恶魔,杀死了一个像他那样的士兵,凯勒布这样的废柴艺术家又能有什么希望呢?
  梅兰妮一定感觉到了他的不安,她把一只手放在了他的肩上。“本需要我们。”
  她说得没错。在他们的父母过世后,基本上是本在他们姨妈的帮助下养大了凯勒布。然后路易丝姨妈去世了,两兄弟只剩下了彼此,至少在梅兰妮进入他们的生活之前是这样。
  但就连梅兰妮也不知道凯勒布的秘密。本曾经发誓不会告诉另一个人,而他这辈子从没对凯勒布撒过谎。本已经尽他全力来保护他的弟弟。难道现在不应该轮到凯勒布来保护他了吗?
  “对,”凯勒布想要再调整他眼镜的位置,但他没有空出来的手。“让我们把这事解决了。”
  戴夫举起一只手,“我们得先念祷词。”
  当然。好吧。为什么不让神圣的魔咒来帮忙呢?凯勒布对组织宗教没啥兴趣,但那些老故事也许是真的,祷词或许的确有着击败魔鬼的力量。他会接受他现在能得到的一切帮助。
  “上帝在上,天堂和地狱的创造者,保佑我们今天的工作,”戴夫念道,他的声音低沉,热切。“我们是您在此间的使者,您通过我们打击邪恶的力量。请赐予我们力量来面对夺走我们兄弟的恶魔,并且把它驱逐回您为它和所有反叛您恩泽者创造的地狱。以耶稣基督之名。”
  “妖物不得活。”梅兰妮说,她的声音因为压抑着情感而粗哑。
  “妖物不得活。”其余人重复道。
  也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凯勒布没有流露出任何表情。本绝不会和一个反超自然现象的组织有任何关系。那些王八蛋憎恨所有具有超自然能力的人,以为他们是魔鬼的仆人,和夺走本尸体的那种恶魔为伍。本不会忍受这种人的,毕竟……
  毕竟他的亲弟弟就是个未注册的超自然能力者。
  梅兰妮不知道凯勒布的愚蠢能力,尽管它毫无用处,它仍然能使他一辈子被SPECTR追踪,他的名字和地址都会被列在一个网站上,就像什么该死的性犯罪者。
  他需要离开这儿。要是他做了点什么被他们发现了怎么办?他想不出自己可能做什么,但……
  但如果他现在离开,他就丢弃了本的尸体,让那杀死他的东西继续亵渎它。
  凯勒布握紧了他的短斧。“你们祈祷完了吗?”他问道,希望他们以为他声音颤抖是因为害怕那恶魔。“我们没多少时间,天很快就要黑了。”
  “后卫哥”怒瞪着他,但戴夫安抚地对他笑笑,“当然。梅兰妮?”
  她短促地点了一下头,然后就大步走下老路旁开裂的人行道。卡伦和“后卫哥”跟着她。戴夫拖在后头,走在凯勒布旁边。
  “这是回头的最后一次机会。”他说。
  凯勒布深吸一口气,抬头去看那栋屋子。它的结构就像一具尸体:腐朽崩塌成尘土,它发黑的木片“骨骼”露了些许出来。而本的尸体就在它深处的某个地方。
  他的每一个直觉都告诉他他应该转身逃跑,离这些人,这个地方,离这栋房子里的东西越远越好。
  “我加入你们。”他说,然后跟随着其他人进入了院子。
  * * *
  他的眼睛睁开了。这附近有一只恶魔。
  他躺在自己选作白日庇护所的建筑里。他凌晨进入这栋建筑时,食尸鬼是这里的住户。但他已经把它们吃了。再说,这不是食尸鬼的味道,而是一顿更丰盛的美餐的味道。
  房子在吱嘎作响,一扇门框膨胀变形的门被人猛地撞开了。这里还有人类。
  人类不是食物,因此与他无关。很烦,没错,尤其在他们想要阻止他狩猎的时候。他栖息的身体中的记忆又令他对他们产生了疑惑。
  但这些都不重要。他的猎物在附近,他必须狩猎,他为捕猎而生。
  除此之外,别无其他。
 
 
第二章 
  武器从凯勒布汗湿的手掌里松脱了些。他没把武器掉下来切掉自己的脚就已经很不错了。他全身的肌肉都紧绷着,心脏像只蜂鸟一样在嗡鸣。他们越往房子深处进发,他就越是不确定自己是否做了正确的决定。
  首先,还没等他们找到那恶魔,这屋子就应该能把他们弄死。光是走到门那里,他们就不得不从一个锈成铁渣的螺旋楼梯下弯腰走过。这楼梯本是连接门廊和二楼阳台的,可之后不仅这个楼梯斜着掉下来了,还把大半个阳台一起带了下来。多年的潮湿气候使得前门膨胀变形,直到最后卡在门框里基本是移不动了。不管这恶魔是怎么设法进去的,反正肯定不是从这进去的。幸运的是,那个“后卫哥”还是对得起他的身材的,他硬是用肩膀把门撞开了。
  至少房间里的地板还不算是最糟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霉菌和鼠尿的臭味。墙上的墙纸大片大片地脱落,倒挂在墙上,原来的图案被霉子盖得都看不出来了,那从脏兮兮的窗户里透进来的微弱阳光没帮上半点忙。蜘蛛网糊得满天花板都是,挂在高高的空中,微风从墙壁的缝隙间穿行,使之微微颤抖。
  “看。是食尸鬼。”卡伦说道,她手电筒的光线投向了房间的一角。
  看到那倒在墙边灰尘中的生物,凯勒布的心颤了颤。它犬似的口部生长了太多的牙齿,扭曲的手掌成了巨大的爪子,用来刨开坟墓上的土石。很难相信它曾生而为人。
  “它死了已有些时日了。”他说道,有些为他声音没有颤抖而自豪。
  卡伦厌恶地哼了一声。
  “它们比普通的尸体腐烂得更快,”梅兰妮解释道。“我指的是恶魔。如果还留有残骸,就不至于死了太久。”
  “哦。”棒极了,他就那么一次想试着证明自己多少还知道点东西,最后也只是成功让自己听上去像个白痴。“是什么杀死了它?”
  卡伦耸耸肩,“干嘛在意那个?走吧。”
  他们在底层又发现了三具食尸鬼的尸体,分散在不同位置;它们是群居的,至少凯勒布是这么听说的。而即使卡伦决定对此不多加理会,他依旧瞄见队伍中的其余几人交换着担忧的目光。
  “你觉得是那恶魔干的吗?”在他们清查一个亮丽不再的饭厅时,凯勒布小声地询问梅兰妮。顶上的吊灯早已掉在了地上,扭曲成一大坨金属和电线,让他们不得不小心绕行。
  她摇了摇头,“地狱的使者从不互相干涉。”
  凯勒布咬住了唇。如果梅兰妮真的相信那些原教旨鬼话的话,这话题会很危险。“我以为……我是说,它们不是真的恶魔的喽啰。那只是人们在科学出现前的说法,不是吗?”
  “撒旦最大的胜利就是说服人们他并不存在。”
  梅兰妮嫁给本的这些年,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破事儿?她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吧?反正本肯定不是这样的。就算他们间的通话已经越来越少,如果有什么变故,难道本不会在电话里告诉他吗?
  没错,他们渐渐疏远了,但这锅凯勒布和本应该各背一半。他画画越来越忙,努力地想在不引起太多注意的情况下得到些许赞赏。从少年时代起,他就在掩藏自己的能力,也成功了,但他不能冒险让自己暴露的太多。
  现在显然不是个争论宗教的好时机,“那是谁杀了它们?像你朋友这样的人?SPECTR的驱魔小队是不会把尸体留在这儿的。”
  “我不知道。现在安静,好好把心思放在任务上。”
  房子的第一层除了食尸鬼的尸体之外没别的东西。戴夫领着他们上了二楼,楼梯发出不祥的吱吱呀呀的声音。
  这儿的楼板比楼下的不结实多了,他们每踩下一步,木板都发出一声呻吟。每一次的怪声都让凯勒布瑟缩。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就有一个恶魔,一有机会就会把他们杀得一个不剩。如果它已经清理掉了一整群的食尸鬼,那么它将比他想象中的更加危险。如果它现在正在观察着他们怎么办?
  “在这!”戴夫放低声音呼唤道,语气急切。他蹲在脏兮兮的硬木地板上,将手中手电筒的光束投向他身前的地板。在灰尘中一行脚印清晰地显露出来,那印迹很像是鞋底光滑的礼服鞋留下的,也就是本被安葬时穿的那种鞋子。
  脚印一直步向走廊的尽头,那边一扇敞开的门后面是一架狭窄的楼梯,直通阁楼。“没有多少动作空间。”卡伦说道,在那一刻凯勒布突然发现,比起她带着担忧的话音,他还是更喜欢她先前那种冷嘲热讽的自信姿态。
  戴夫先走上前去,占据要点,剩余几人则快速走上陡峭的楼梯。下午的阳光从天花板上的一个破洞中漏下,显露出了狭长的阁楼。破烂的木板,腐败的家具,各式各样的垃圾把这地方变成了个迷宫,让凯勒布毛骨悚然。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