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澳门金沙真人娱乐

时间:2018-09-17 08:51:33  作者:刀宇

 《她等在厕所隔间外》作者:刀宇

 
文案
 
喜欢的人等在厕所门外
隔间内的她却发现马桶冲水系统失灵
良久,鼓起勇气捂面冲出去,她想,啊这就是失恋的味道吧
 
 
 
1、咸鱼作者手残且逻辑学不及格
2、谢谢每一个来过的小天使
 
 
日常冷漠不想工作表里不一咸鱼销售×心灵手巧软且甜甜点店老板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蒋鸿星 ┃ 配角:冯古今 ┃ 其它:
 
 
 
  ☆、有味道
 
  蒋鸿星快要急疯了。
  正是中午休息的时间,这一层的女厕共有三小间,全是满员,木板门紧锁。
  她低头瞥向隔间外面,熟悉的一双脚悄无声息,不耐烦地挪来挪去。
  她很想大大方方拉开插销出去,但是公共洗手间的抽水马桶坏了,正赶上她昨晚喝酒吹风腹泻不止,马桶里一片狼藉,味道她自己都受不了,更没法想象外面脚的主人进来会用怎么样的表情面对。
  外面其实是任何一个人都好,将鸿星觉得自己的厚脸皮绝对可以应付,可、可“任何人”是一定不包括漂亮、严肃、高冷的冯古今在内的。
  她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转来转去,心里全是网络上关于“因为个人卫生问题使暗恋对象对你的印象跌入谷底”的案例,她双手合十,期盼着隔壁的姐妹先出去,解了她的燃眉之急。绝望的弹幕在心里疯狂刷屏:冯姑奶奶哟,你怎么偏偏选了这个洗手间?辣鸡马桶,咋就不能挑个其它时间尥蹶子?还有我自己,昨天干啥非得贪那一口酒?
  冯古今也快疯了,午休前她眼睁睁看着最不喜欢的同事去了与公司在同一层的洗手间,为了碰不见她,冯古今特意下了趟楼,谁知道这一层因为开放了临街的商服,而商服里自带洗手间,因此对内的大厅里只有一个员工使用的公共女厕,里面三个蹲位半天不见有人出来。她从八点半上了班就开始和客户扯皮,一上午没挪过窝,口干舌燥,水倒是灌进去两三缸,现在排队排了十分钟也夹着腿抖了十分钟,恨不得把隔间里的人拽出来。
  亮着手机屏,冯古今眼睁睁看着桌面的时钟又转了两圈,终于忍不住了。她先敲了敲第一间的门,门应手而开,里面格式清洁用品从地板堆到了天花板,冯古今“噫——”地一声关上门。第二间同样无人应答,蹲式便池上隔了块板子,标着“下水堵塞,暂停使用”的白纸黑字贴在墙上。
  她只好敲了敲第三间:“有人吗?能不能麻烦稍微快一点?”
  里面慌乱的传来回答:“哦哦,就好,就好!”
  门打开了,冯古今眼睁睁盯着一个穿着粉色萌系及膝筒裙的年轻姑娘捂着脸冲了出去,觉得有点眼熟,也有一点怪怪的。
  她把住回弹的隔间门走了进去,立刻被扑面而来的味道激得一阵反胃,这才恍然发现刚刚姑娘出去前没有传来冲水的声音,皱眉伸脚去踩地上的脚踏式冲水按钮,发现抽水出了问题,脸瞬间绿掉。怎么办?忍着反胃在这里解决三急,还是冒着遇见更让人反胃的家伙的风险,回到上面的楼层解决?
  最终她夹着腿冲上了电梯,和刚刚从洗手间出来的路璐不期而遇,皮笑肉不笑地寒暄两句,目送那货离开,才丢□□面的举止,冲进厕所解决问题。
  今日不顺,大大的不顺!冯古今放水时咬牙想道。
  
 
  ☆、老板每天都在给员工洗脑
 
  冯古今回办公室,正要走向自己的隔板桌被老板拦住了。叫是老板,其实也不过是位分公司的总经理,一年前在总公司立下豪言壮语,领着手下干将们来到新的学区,立誓要让这个补习公司的学生花名册囊括该地区的所有学校、各个年级的孩子们。
  进了总经理办公室,冯古今客气地招呼他:“老板,叫我有事?”
  老板笑着说:“没事不能找冯经理聊聊天啦?”
  冯古今打着哈哈,她总经理办公室外的小桌子上是立着个铭牌,写着“经理冯古今”,可实际上她也不过是个高级销售员,签一单才有一单的提成和活路。
  老板也没让她坐,问道:“听路璐说,今天那个大单没有签下来?”
  冯古今心里一阵膈应。
  她们公司做的是高级教育,那种一旦签约,公司将负责追踪孩子未来好几年的课外私教补习,每一单根据家长的选择从几千块到十几万不等。今天来的是个初中生女孩子家长,一对脸上写满风霜的夫妇,看着不像孩子的父母,倒像是爷爷奶奶。冯古今套话才知道,两口子一直没孩子,四十岁上妻子老树开花。这孩子是老年得子,全家之喜,娇宠的眼珠子。两口子眼见孩子学习不能拔尖,生怕后一代又吃了自己没文化的亏要过苦日子,捏着家里的银行卡找来“听人说是市里最高效的、全名师的、小班授课的”新辅导公司。
  冯古今从愁眉不展的母亲那里了解了那孩子的具体情况,心里立刻有了判断,那孩子不过是一时心思从学习上挪开,聪明的很;也许随便什么老师帮她补习一下落下的功课,就又能名列班级前茅,也许这个随便什么老师也不需要存在,她自己的学习能力能撑得住;最主要的,这孩子家里不殷实,父母想要花好几年的积蓄给她补一年甚至几个月的课,实在不合算。
  面上挂着完美的微笑,她介绍自己公司的种种产品,引着孩子父母不断发问,直到孩子父母突然意识到哦原来我们家孩子不需要这项服务,道谢,离开。
  冯古今实在没注意到路璐从小会议室门口经过的脚步声。
  老板笑眯眯地:“咱们干的是教育业,怎么着都是能积大功德的,人家家长想要孩子百尺竿头更进一步,那说明人家思想意识超前,可不能拦啊!”
  冯古今心里想放你···的屁吧!嘴上解释道:“嗐,说的是上午那一单?那孩子太可惜了,家里经济条件不好供不起孩子,要是能在咱们这里补补,说不定考上市一中没有问题。”
  老板说:“那你给人家搞个回访嘛!说不定你一劝,家长那么一琢磨,这事儿就成了。”
  冯古今赶紧连声应是:“您放心,我也干了两年了,怎么说我也是轻车熟路。今天不行,要等明天家长对放弃我们公司产品的年头淡一点再谈,成功率才更高一点。”
  老板:“诶!这就对了嘛!学生们提高,我们公司盈利,这才是win-win嘛!”
  
 
  ☆、请问您要来点单身小姬姥嘛?
 
  冯古今从总经理办公室推门出来,路璐站在门口抿嘴笑。
  说是办公室,其实也不过只是拿便宜的隔板隔出来的3乘3的小房间,根本不隔音。路璐站在门外,肯定把里面的交谈听了个清清楚楚。路璐也不拿话去膈应冯古今,只是从头到脚地打量她一遍,笑笑进去了。
  冯古今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心想,不就是个小破补习班经理的位置,她至于算计来算计去的,把好端端的正派办公室日常喜剧弄得像是宫廷勾心斗角戏似的。
  当时被招进部门时,还是小主管的总经理对她拍过胸脯:你放心来,朝九晚五。
  于是她来了,可今天她合上笔记本电脑,活动活动僵硬的肩颈,已经是八点多了。不过对于公司来说,不到九点,都算是提前下班了。
  和还在奋斗的同事们打了个招呼,冯古今斜跨上电脑包,下班。
  在公司大门又碰见了路璐。她双眼通红,像是刚刚哭过。见到冯古今,劈头盖脸问道:“你今天那一单没黄?”
  冯古今客客气气地回道:“你说上午的?凉透了。下午倒是运气好,签了单还不错的,十几万吧,等提成发了请你们吃饭。”
  把眼泪快淌下来的路璐甩在后面,冯古今心想作为一个销售人员,路璐的脸皮修炼也太不到位了,这么点小case就要掉眼泪?
  她自己心情也没有很好,走到写字楼下时肚子叽里咕噜叫了起来,提醒她她还没吃晚饭。
  旁边的西点店还开着门。暖黄色调的灯光把惨白的路灯比的一无是处,和甜香的味道一起俘获了她。
  这家店老板挺有眼力见的,这栋楼上大小补习学校扎堆,兴趣班雅思托福中小学课程,无所不包。在这里开个店,来来往往的学生老师都是客户。虽然早就听说楼下这家西点味道不错,但是白天人太多,冯古今不是愿意和人挤来挤去的性格,还真没去过。
  拉开门走进去,店里只有一两个隔壁补课学校的老师拿着托盘,弯腰拣选着面包。
  收银台后面坐着个有点眼熟的小姑娘,粉色萌系一字裙,对着收款机屏幕和摊开的本子愁眉苦脸,一把零钱堆在桌子上。
  在哪里见到过?冯古今心想。
  蒋鸿星算账算得头都快炸了,一抬眼看见冯古今站在店门口张望,一个激灵。她想高兴地迎上去,托盘往冯古今手里一塞,告诉她想拿什么拿什么,不要钱!又想起中午的倒霉事情,不敢凑上前了,只好不冷不淡地招呼道:“欢迎光临,随便看一下吧,右手边有托盘。”
  冯古今微笑点头,开始浏览店内的商品。
  蒋鸿星侧头假装毫不在意地算账,偷偷侧脸看冯古今。
  冯古今穿着一身很正式的裤装西服,猫跟鞋。这种普通的白领装扮有时很显人年纪大,尤其是当衣服非常便宜,良好的版型设计无从谈起,而下班时衣服的主人精疲力尽难以维持微笑,妆容早已花掉、从脸上掉一半的粉渣下来···自动增龄十岁。但是冯古今不会,她本来就是纤细的体型,面容姣好,上班时有时间会起身去洗手间会注意中途补个妆,或者只是简单吸吸油脂,但衣服是她能力范围内尽量好的货色,劳碌疲惫被压制在身体中,举手投足得体有力,表情也从不显露丧气。
  冯古今只拿了一只三明治,比最后一名客人要更快来结账。
  蒋鸿星看美人看得发呆,冯古今喊了她两声,她才算账收钱。没走收款台,她接过零钱,直接从桌上的钱堆里扒一扒,数出找零递给对方。
  冯古今古怪地看了她一眼,蒋鸿星却觉得自己从中看出一点疲惫的蛛丝马迹。
  蒋鸿星说:“冯老师,加班怪累的吧?”
  冯古今惊讶:“小老板你认识我?”
  蒋鸿星赶忙说:“哎呀见过你的学生喊你,每天也见你上下班···”
  冯古今笑着点点头。
  蒋鸿星也就没什么话说了,低头给冯古今抓了个袋子装三明治。
  眼看钱货两讫,冯古今马上要走了,蒋鸿星灵机一动,说:“哎,冯老师麻烦你稍等一下!”转头风风火火冲进收银台后面的厨房去。
  冯古今想走,但她的三明治还在蒋鸿星手上,小老板蹿到后台时还拿着那只袋子,也就只好稍作等待。
  
 
  ☆、土味搭讪
 
  蒋鸿星撩开帘子,手里托着一只精致的玻璃瓶子,里面是浅黄透明的液体。
  冯古今嗅了嗅:“是酒?”
  蒋鸿星一呆:“你猜到了?”
  冯古今:“我鼻子比较灵,而且看瓶子比较像。”
  蒋鸿星大惊失色:“你鼻子灵敏?有多灵敏?”
  冯古今奇怪地看着这小老板突然后退,脸颊红彤彤的。
  冯古今问:“这酒是典藏推荐吗?”
  蒋鸿星急忙回道:“对!···不对!这是新手礼包,只针对新客户的,送你尝尝,荔枝味道的!一次一点点,你们工作压力好像蛮大的,放松放松。”
  冯古今听到后面,忍不住为话里的关切意味心里一动,想这小老板人蛮好,也蛮会来事的,怪不得生意这样好。
  店里最后那个客人恰好也来结账,听见对白,玩笑道:“小姐姐,我可是老客户,咋从没听过新手礼包?这酒怕不是颜值高的专利?”
  蒋鸿星接不下去,只好说是新的优惠,最后那个客人既然听见了,就也给她补一瓶好了。其实她心里痛得抽搐,那酒总共才两三瓶。
  冯古今见她要忙,接过她递过来的酒,说:“那行,下次我还来。”
  蒋鸿星满面红光,大声应了声:“好嘞!欢迎欢迎!”
  冯古今说要走,却没动弹,笑着看蒋鸿星。
  大概是蒋鸿星一脸迷茫太明显,刚刚那客人哈哈笑,笑完提醒她:“小姐姐,人家的东西你不还给她啦?”
  蒋鸿星一拍脑袋,对啦!刚刚拿酒的时候,冯古今的三明治被她落在流理台上了。
  冯古今走出店门的时候还在笑,心想这老板蛮可爱的,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一面?
  公司所在的写字楼后面就是冯古今租住的小区,半新不旧的样子,治安一般般,她经常在那几个眼神迷蒙的安保人员身上闻到酒臭的味道,也从不见他们巡逻。
  她收敛心神,于昏暗的灯光下谨慎用余光打量四周,尤其倾听来自身后的脚步声音。
  出了那家西点店,从温柔的暖黄色走到惨白且阴影重重的黑暗里,像是走入另一个世界。冯古今觉得种种烦心事情重新缠上了她。
  她努力挥去脑海中浮现的不开心,对自己说:冯古今,这些都没什么大不了的,你问问那些在大城市漂泊的人们,谁不是像你一样生活?虽然你没有房子,但至少你有张租来的床睡,还有一个三明治可以当做夜宵;没有让人心神安定的存款,至少每月还有稳定的收入;没有家人关切照顾,至少还有那么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
  另一边,蒋鸿星苦恼地想:她鼻子那么灵敏,会不会觉得我臭哄哄的?还有哦,今天晚上我好像表现得不太好,她会不会觉得我傻乎乎的?那酒,她会喝吗,会不会我一个陌生人太殷勤···
  这一天很快就结束了。
  冯古今没能睡到自然醒,六点来钟时,夏日的晨光刚刚洒落在大地上,她二十四小时不敢关机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迷迷糊糊接起来,一个女学生哽咽着跟她讲过去的一夜她和她的父母是如何地进行了一场及其激烈的争吵···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