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澳门金沙真人娱乐

时间:2018-09-16 07:49:24  作者:古楚扶桑

 《回首暮云远》作者:古楚扶桑

 
文案
 
昵昵儿女语,灯火夜微明。恩怨尔汝来去,弹指泪和声。忽变轩昂勇士,一鼓填然作气,千里不留行。回首暮云远,飞絮搅青冥。
众禽里,真彩凤,独不鸣。跻攀寸步千险,一落百寻轻。烦子指间风雨,置我肠中冰炭,起坐不能平。推手从归去,无泪与君倾。
 
这个故事主角樛木是80尾生人,文从她的初中时代讲起,开始有一些灰暗的情绪。讲一些友情,爱情,对人生的看法,态度,抉择和回顾。
 
写完这个最后一章,好伤心啊。
下个月预计开个新文,叫《待价而沽》讲点儿娱乐圈的事儿~比这个稍微轻松一点~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虐恋情深 成长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樛木,彦梓渊 ┃ 配角:许洁,王亮,项菱,楚霏墨,文珝 ┃ 其它:
 
 
 
 
  ☆、窗外的那朵云很美
 
  初中的时候,樛木的座位靠窗,第四排。
  樛木的班是按名次排的座位,但是她只取第四排的位置,因为她要等个人。樛木身边的位置就是为她留的,其他人都知道,也不会来争抢。即便有人过来,樛木也会一只手搭在椅子上,抬头对那人笑笑,然后说句‘这个桌位有人了。’。
  她们或无所谓的走开,或走开之前瞪樛木一眼,无声的谴责一下她这种占座的行为。然而谁不是呢?初中的孩子谁不愿意和关系好的人扎堆儿?终于樛木等的人过来了,她们相视一笑,翻开书本便笑笑闹闹的嬉笑,闲聊。
  项菱有时会问,“樛木,你为什么总看窗外呀?”
  樛木的手拄着下巴,并不回头,依旧悠悠的望着窗外。随意的答着:“因为窗外的那朵云很美”
  于是项菱便陪着樛木一起看,呆呆的看了一节自习课。
  “都怪你,叫我看什么云彩,我的作业一点儿没写呢!”项菱不满的抱怨着。
  樛木无所谓的笑道:“我也没写啊,咱俩一起写呗,这有什么的。”
  “你写的多快啊,我估计得熬夜了。”项菱说着便沮丧起来。
  “啊?至于吗?要不我帮你写?”
  “哼!不用,我自己写。”项菱气呼呼的蹬了樛木一眼,开始写起作业。
  樛木无所谓的笑笑,也开始在作业本上龙飞凤舞的画起来。正画在兴头上,项菱便歪着脑袋凑过来,撇撇嘴道,“你说你一个女生,怎么能把字写得这么难看呢?像鬼画符似的,老师能看清吗?”
  樛木一笑:“应该能看清吧,要不怎么我的分儿比你高啊”
  “你!”
  樛木一笑不理生气的项菱,继续道:“而且估计同学们也能看清,要不怎么这么多人管我借作业呢?”
  项菱有些郁闷,拿出班长的态度,“管你借你就借啊,老师说过多少遍,借作业是害他们,你怎么都不听呢,还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项菱这个班长,真是老师忠实的……额,跟班,什么时候被老师洗脑洗的这么彻底的?
  樛木在心里暗叹了一下,继续不以为然的说,“可是他们不觉得我在害他们,还给我买零食呢。而且我也没觉得我在害他们,你看看他们交不上作业时候那无助的眼神。你让我怎么忍心拒绝?这是江湖救急,再说他们买的零食也确实好吃。你不是也吃了么,你吃了人家的,怎么嘴还不短?”
  樛木笑着看项菱被她的歪理气的无语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挺开心的。
  项菱气闷,无论正理歪理,她总是说不过樛木。于是只好老样子,摆出她的原则和态度,“你!不知好歹!你再这样,我就不理你了!”
  樛木见她转过身去写作业,表情严肃无比。便知道又给她招惹生气了,于是她又贱贱的凑过去,趴在桌子上看她。
  项菱不理她,樛木继续看,直到项菱受不了,瞪了樛木一眼。
  樛木才笑嘻嘻的扯着项菱的衣襟,“行了,行了,别生气了,这样吧,以后谁再管我借作业,我就让他先问你。行了吧?”
  项菱这才一笑释然,两个人又开始各自写起作业。
  “樛木,今天作业借我抄一下!”王亮的声音从背后响起来。
  樛木扭头过去,心说王亮,你要是早来那么一步,也不至于如此。樛木感受到了从旁边射过来的探寻的目光,刚说完的话,怎么可能立刻打自己的脸?要打也要等五分钟的。
  于是樛木摆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对王亮喊道“不借!”
  王亮皱眉一愣,“干什么?抽什么风,赶紧的,一会儿老师来了。”
  “什么抽风,你自己写去,我要是借你作业就是害了你,阻挡了你进步的脚步。”樛木义正言辞的,说着根本不像是从她嘴里能说出来的话。
  王亮像见了鬼似的看着樛木,“我说你没事儿吧,我进什么步啊?你平时害我还少啊?现在突然的良心发现,是不是有点儿晚?我不怕你害我,这次我再不写作业,老师准得找我爸,那你才是害我呢!还是说你嫌我不给你买零食?行,我以后不要你零食了,我也给你买。行了吗?”
  “靠,你这么说话就没劲了啊。这零食我就分给你和项菱吃过,你觉得我差你这口吃的啊?我不借你,是为你好。你别没事儿,瞎咬我这未成年吕洞宾,赶紧回座儿去。”樛木说着摆摆手,开始逐客。
  王亮指着樛木欲待再说什么,这时候老彦走了进来。老彦扫了一眼王亮和樛木,“王亮,站那儿干什么呢?和谁说话呢?回自己位置上去!”
  王亮悻悻然的,看了彦老师一眼,又瞪了樛木一眼,灰溜溜的回座位上去了。
  “没写作业的,抓紧时间写。有不会的,过来问老师。明天第一节就是我的课,下课科代表把作业收一下。要是有人不交,叫她直接来我办公室。”老彦凌厉的发言,震得下面的同学一个个低头写起作业。
  那个时候的教育,是有名的棍棒之下出孝子,因此没一个人不怕老师找家长的。
  樛木幸灾乐祸的回头,就见王亮悻悻然的低着头,翻开作业本与之大眼瞪小眼。樛木不禁笑得咧开了嘴。
  彦梓渊坐在讲台上,把这一幕看在了眼里,“樛木!你回头笑什么?作业写完了?”
  樛木转回头,迎上老彦凌厉的眼神,笑嘻嘻的回到,“老师,刚才王亮过来,问我作业本上的一道题。我也不会,他说等您来了问您。”
  “哦?是么?”老彦不置可否的笑笑,她转过头对王亮温声道,“王亮,哪道题不会?过来让老师给你看看。”
  王亮无奈的站起来,慢吞吞的向老师的讲台蹭过去。
  他路过樛木座位的时候瞪了樛木一眼,樛木笑嘻嘻的冲他吐了吐舌头,正色道,“这是为了让你学习进步,你怎么不领情呢?”
  樛木的语音还没落全,彦梓渊清冷的声音便响起来:“来,樛木。你不是也不会么,过来,老师一起给你们讲。”
  “欸?不是,老师。我就不用了,我后来想起来怎么解了。”
  “那也说明不熟练,过来再听一遍加深印象。”
  “我......”樛木看着老彦,只见她那薄薄的眼镜片后边,闪烁着狡猾的光芒。于是樛木第一时间放弃了抵抗,得!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呵呵,让你得瑟。”项菱浅浅的勾起嘴角,笑弯了眼睛。
  “哎!”樛木叹了一口气,心说你这姑娘怎么也跟我一样,喜欢幸灾乐祸呢?
  樛木苦着一张脸,项菱看着樛木的苦瓜脸,笑意又深了一分,起身给樛木让座。
  王亮也回头用口型冲樛木说了一声,“活该!”
  哎,同样是这两个字儿,怎么王亮你说出来就感觉这么欠抽呢?                        
作者有话要说:  20180808 改错别字
 
  ☆、小惩大诫
 
  彦梓渊见王亮过来,合上了她的教案,冲王亮微笑着询问;“来,王亮,哪道题不会?告诉老师,老师给你讲讲。”
  “嗯.....那个......这个.....”王亮盯着他那一个字儿也没写的作业本,吞吞吐吐犹犹豫豫。
  樛木心说,一个一米七五的大小伙子,平时在校园里,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怎么见了老彦,就像老鼠见了猫似的?
  樛木歪着头仔细的打量老彦,笑容和善,语气温婉,长的也美美的,并不可怕啊?除了平时愿意整一下我以外,其他的地方,真的让人讨厌不起来。怎么在王亮他们心里,就成了大魔王一样的存在?
  “怎么了,刚才不是还问樛木来着么?怎么一个字都没写,是第一题就不会吗?还是说,你刚才不是找樛木问问题,而是去管她借作业去了?”老彦一边说着一边用目光来回扫视着二人,那个凌厉啊。
  王亮吓得脱口就说:“就是第一题就不会,就是第一题。”
  樛木站在一旁,默默地瞥了一眼那道题,是一道选择题。而且真的是传说中的,白给的题、送分的题、口算得题。
  听着下面座位上,同学们发出的小声嗤笑。樛木眼前一黑,觉得十分的丢脸丢智商。
  是,我知道。你们都写了作业了,你们都见识到第一题了。对,选B,不用笑了,谢谢合作。
  “这题你也不会?”老彦抬起头,挑着眉看向樛木。那疑惑的眼神,震惊的表情,仿佛在说‘你是突然脑子进水,把以前的脑细胞都泡死了么?’。当她看到樛木摆着一张苦瓜脸,快要自绝于人民的时候,不自禁的,嘴角和眉眼都含起了笑意。
  樛木自然看见了彦老师这个戏谑的笑容,苦瓜脸直接苦到了心里。欲哭无泪,欲辩无言。
  樛木心说王亮你个二百五,你随便指一道大题也好啊。可如今,樛木也只好傻B着一张脸,硬着头皮的说,“嗯,我愚钝啊,老师。”
  彦梓渊只是笑笑,没有理她。然后开始认真的对王亮讲解,轻声细语,循循善诱,耐心是一等一的好。
  樛木心想,要换了是我,早一个白眼送给王亮,然后几句话把他打发了。守着这样温柔的老师不知道利用,天天上我那里找虐,也不知道同学们都是怎么想的。
  “怎么样,明白了吗?”老彦对着王亮和善的问道,语气比之前更轻柔了。
  樛木无奈的看着王亮,心说这再不明白,就太傻X了吧。
  “嗯,明白了,选B,谢谢老师。”王亮眼睛亮晶晶的,发自内心的恍然大悟,也发自内心的感谢道。
  樛木看着王亮那跌宕起伏的,从疑惑不解到慢慢领会,再到最后的恍然大悟的神情,烦躁的恨不得自插双目。
  “嗯,行了。那你回去好好写作业去吧,遇到不会的,尽管来问老师。”彦梓渊温柔的冲王亮笑道。她把习题本递给王亮,举手投足之间,大有春风化雨,润物无声的意境。
  果然王亮感动的不行不行的,郑重的点着头,“嗯,谢谢老师。”
  “谢谢老师。”樛木也跟着附和的喊道,如获大赦的跟着往回走。
  “樛木,你等一下。”
  “啊?老师,什么事儿?”樛木困惑的望着她。
  彦梓渊笑着看着樛木,颇有深意的道,“那道题,你明白了吗?”
  “明白了,老师。本来卡了我半天,但是老师你一讲,我瞬间就豁然开朗,连着后面的题也都会了,谢谢老师。”樛木心说,这种题能难得住我吗?我在这听了半天,都要疯了,赶紧让我回去吧。
  彦梓渊一笑,摆出一张关怀忧心的面容,“先别忙着谢。被第一题卡住,不是你的水平啊。想是这教室里太闷了,要不你出去透透气吧?你出去,就绕着咱班能看见的那个小操场跑10圈,呼吸呼吸新鲜空气,换换脑子,回来再继续上自习。”
  “啊?不用了,老师。我作业还没写完呢。”樛木苦着脸,做最后的垂死挣扎。
  彦梓渊转头看向自己的班长,吩咐道:“项菱,给老师把樛木的作业本拿来。”
  项菱冲樛木吐了下舌头,乖乖的把她的作业拿给了老师。
  老彦推了推眼睛,一边翻开樛木的本子,一边开始吐槽樛木,“你看你这字儿写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画符呢。本来没教你们班的时候,老师都是不戴眼镜的,就给你批卷子,生生把老师批成了近视眼。还有,管我叫老彦是你起的头吧?老师今年才23,就让你老彦老彦的叫,现在校长见了我,都喊我老彦。”
  “呃....戴眼镜多好啊,显得多有智慧啊。再说称呼,侧面反映了您资历深啊。听着就能把人给震住了。”樛木眼神四处飘着,手玩着衣襟,自己说的都心虚的慌。
  “你怎么还在这儿?还不快去跑!”老彦从作业本里抬起头,冰冷的眼刀瞥了樛木一眼。
  “我这就去跑......”樛木如离弦之箭一般窜了出去,走廊里回荡着樛木没说完的话。
  彦梓渊看着下面的同学,严肃的教育道,“你们记住,这就是乱借别人作业,和利用小聪明欺负同学的下场,不要和她学。”
  还乱给班主任起外号......哼!不治一下都不行。
  彦梓渊一边看着教案,一边温柔的吩咐道:“你们窗边的同学,帮老师看着点,看看她到底跑没跑到10圈,别让她偷懒。”
  窗边的同学轰然应允,别提多整齐了,还伴随着一阵哄笑。
  樛木刚到下面操场,就看见窗边一个个的小脑袋,笑嘻嘻的看着她,别提有多碍眼。
  哼!看什么看,真讨厌,算了,跑吧。一圈儿,一圈儿,一圈儿,好了,刚好十圈,累死我了。不过外面空气是不错,繁星点缀的夜就是漂亮。樛木呆呆的看着星辰,不自觉的脚步就停了下来。
  “老师!樛木跑完10圈了,在外面闲逛呢。”南风唯恐天下不乱的向老师打小报告。
  “哦?真是一放出去就野了,你去把她给老师喊回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