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澳门金沙真人娱乐

时间:2018-09-03 07:34:55  作者:待华颠

 

 
《功成》作者:待华颠
 
简介
七年前,宫大千金终于发现自己有了心动的感觉,对象还是家族世交一位阿姨……的女朋友。这情敌太强大,就算她宫颐蓁从小到大刁蛮任性,这次也只能眼泪汪汪地被送去国外,连个告白的机会都没有。
七年后,学成归来(并不)死心不改的任性大小姐在狐朋狗友的怂恿下,接近了终于回到单身队列的暗恋对象。
然而,现实和她想象中的霸道征服之路怎么有些不一样?难道漂亮温柔的小姐姐一点都不为她的王霸(雾)之气所撼动吗?
程析伸手摸摸眼前炸毛的小朋友,淡淡一笑。
“麻烦先回去练练你的吻技好吗?”
宫颐蓁:“……摔!”
 
内容标签: 年下 情有独钟 天之骄子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宫颐蓁,程析 ┃ 配角:纪锦莀,宫颐和,孙祺 ┃ 其它:百合,年下
 
 
  ☆、第 1 章
 
  白茵茵张望了半天,终于看见那位许久未见的老朋友推门进来了。
  还没等她张开怀抱抱住这个一去多年渺无音讯的没良心,就被身边的人拉住了然后笑着说道:“这位就是宫小姐吧,久仰大名。”
  宫颐蓁看了一眼她伸出的手,手掌微微贴了一下便很快松开,然后自顾自走到一旁的大沙发上坐下:“我刚回来,你就带着小情人来刺激我啊?”
  白茵茵挣脱了身边的人凑到她跟前:“什么刺激你,我这不是来给你送情报嘛。”
  那个“小情人”一米七五的身高,长手长脚地又把白茵茵捞了回去:“好好说话,凑那么近干嘛?”
  白茵茵嘿嘿笑了两声:“凑近点好看戏啊。”
  宫颐蓁瞥她一眼,拿起面前的信封,抖了抖:“你的艳照?”
  “去你的,是这几年纪总的照片,好解你的相思之苦~”白茵茵说到相思之苦四个字时,声音那叫一个婉转,叫屋里剩下两个人都忍不住掉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不过宫颐蓁也没理她,打开信封看着那些照片,倒不像是偷拍的。
  都是正面照,而且很清晰,清晰到背景板上的那个人也看得清五官神情。
  她的手指抚向纪锦莀身后那个人,眼神有一丝晦暗。
  “都以为纪总和她那小情人情比金坚呢,到头来还是没躲过这七年之痒。”白茵茵撇了撇嘴,旁边的人伸手过来,修长的手指握住她。
  “情人?”宫颐蓁眼神闪烁了一下:“她不是求婚了么?”
  “是啊,我本来还以为可以参加一场世纪婚礼来着,结果,居然就这么没下文了……”白茵茵似乎还有些惋惜,等到看到好友幽幽的眼神之后又忙改口:“哎,她俩最后还是劳燕分飞了,这说明什么,不是对的人呗。”
  宫颐蓁幽怨的眼神缓解了一下。
  “要我说,你这个时候,就该趁她病要她命,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趁虚而入,见缝插针啊!”白茵茵眼冒精光,活生生像是她自己要去打情敌一样。
  旁边的人无奈的摇了摇头:“你这乱七八糟说什么呢。”
  宫颐蓁抽动了下鼻翼,看向白茵茵:“这……能行吗?”
  “你要是不愿意,怎么办都不行,你要是愿意,我们总有办法的。”白茵茵笑嘻嘻地拍了拍胸膛:“何况你还有个军师在此!”
  宫颐蓁对这话倒是很满意,不过还是忍不住损了白茵茵一句:“得了,你那小胸脯本来就没几两肉,下手轻点吧。”
  白茵茵差点一口心头老血吐出来:“宫颐蓁你个没良心的,就算34D你不还是单身狗一只!”
  ……
  宫颐蓁和白茵茵逛了一天,然后吵闹着找了家咖啡厅要休息一会儿。
  白茵茵那位小情人认命的收拾了东西,看着两位大小姐的葛大爷躺姿,无奈地摇了摇头。
  白茵茵看见自家对象无奈的眼神,默默的坐好然后转向宫颐蓁:“对了,你堂嫂不是和百瑟那边挺熟的吗?给你安排一下应该很容易吧?”
  宫颐蓁撇撇嘴,一脸不悦:“她要我去给纪锦莀当助理。”
  “那多好!”白茵茵眼睛一下子亮起来:“近水楼台先得月啊!”
  “可惜,奈何明月照沟渠……”宫颐蓁眨了眨眼睛,正打算要跟白茵茵解释她其实更看重的是沟渠之时,白茵茵突然一个机灵,像是想起来什么似得说道:“对了,你知道吗,纪总虽然和她那情人分手了,但是……那个人好像还在百瑟,你可得抓紧时间,否则她们死灰复燃,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宫颐蓁一下子坐直了身子:“死灰复燃?”
  “对啊,七年之痒嘛,万一挠一挠又过去了,你不是瞎激动了嘛。”白茵茵一副听我的没错,然后伸手握住宫颐蓁有些躁动的手:“哎,我就是提醒你一下,你也别太紧张。当务之急,就是混进百瑟,创造机遇,不然什么计划都白搭了。”
  宫颐蓁的神情一冷,她将面前有些冷掉的咖啡一饮而尽:“我绝对不会给她这个机会的。”
  白茵茵看她的神色,倒是放心下来:“你有这个信心就好……不过,感情的事,谁也说不准。”
  宫颐蓁放下手中的杯子,眉头一皱:“这件事,没得商量。”
  白茵茵怔了一下,嘴角微微勾了起来:“你还真是一点没变。”不过她的语气很快就轻松了起来:“不过再怎么样,也要等到你家里安排好了,这几天你可要好好陪陪我!”
  宫颐蓁的神情也放松下来:“那当然……不过,”她的神情落在白茵茵身边人上。
  “我这两天出差,就麻烦你好好照顾茵茵了。”小情人很自觉的解释道。
  宫颐蓁这才点点头,毕竟她一回来就打扰别人的二人世界,多少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吧?
  “哎,你看那边,是不是在表白?”白茵茵看着咖啡厅一角热闹的场景,忙拉着宫颐蓁往那边望去。
  宫颐蓁将手中的甜点放下,看着那边的场景。
  其实这个咖啡厅环境不错,作为告白地点倒也合适,只不过不同寻常的是,表白的是个看起来十分活泼的女孩子。
  宫颐蓁很快又将视线挪了回来。
  白茵茵看着她:“怎么着?触景生情了?想着自己的真命天女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属于自己,心里是不是倍儿心酸?”
  “白茵茵,你不要以为你两个人就可以以多欺少啊,我小时候学的功夫可还没忘!”宫颐蓁作势挥舞了拳头,而后又撇了撇嘴:“我有什么好心酸的,是我的人,绝对跑不了。”
  白茵茵长哦了一声。
  宫颐蓁看见这个损友的德性就忍不住气闷,拿起包说了一声就去了洗手间。
  出门的时候,宫颐蓁刚好和一个正在打电话的男人擦肩而过。
  “我早就知道她暗恋我了,上大学那会儿看我的眼神谁不知道啊,这么能熬,怕不是脑子不灵光吧……我是真没想到她是老板的女儿,要不我早同意了。”男子的声音得意洋洋,一字不落的落入了宫颐蓁的耳朵。
  她的脚步停了下来,就站在拐角处听着。
  “那当然,就她那泼辣的样子,我哪敢挑明啊,……哎,不说了,先答应着玩玩呗,反正我又不吃亏。”
  宫颐蓁的眼神一暗。
  她回到座位上,伸手叫了服务员:“一杯热咖啡。”
  白茵茵看着她一脸晦暗的样子,心里头一惊,宫大小姐又要搞事情了?
  “怎么了?谁招惹你了?”白茵茵按住她躁动的手。
  宫颐蓁圆圆的眼睛盛满了怒气:“你不要管。”
  白茵茵看了一眼身边的对象,然后默默点头退后。
  等到那个出言不逊的男人又一脸假笑的坐在女孩面前的时候,宫颐蓁甩了甩头发,径直走了过去,手里的咖啡还冒着热气,散发出香浓的气息。
  “抱歉。”宫颐蓁对女孩子笑的甜美,然后转头将手里的咖啡倒在了那人的头上。
  “你特么干什么啊!”那男人一下了叫唤了起来。
  服务员连忙赶了过来帮那个一直叫骂的客人擦着,不过宫颐蓁特意点的咖啡,即使擦干了也依旧狼狈的不行呢。
  女孩这才反应过来,她一脸怒气的看着宫颐蓁:“你干什么?!”
  宫颐蓁倒是很淡定,把手里的空杯子安稳地放在一旁的桌子上,看着她淡定的解释道:“这种渣男,你还是离他远一些吧。”
  “我特么根本就不认识你!”男人推开身边的服务员,冲到宫颐蓁身边刚抬起手,就听见宫颐蓁冷冷的说了一句:“想动手?”
  男人愣了一下,看见门口进来两个穿着黑色西服保镖样的人物,默默放下了手。他看看旁边默不作声的女孩:“你别听她胡说,我根本就不认识她!”
  宫颐蓁撇了撇嘴:“信不信随你喽。”
  她看着沉默不语的女孩子又加了一句:“喜欢一个人又不是错,凭什么要低声下气地让别人觉得你是一个傻子啊。”
  说完这话,宫颐蓁皱了下眉,转身离开了,白茵茵在后面看着她的背影,默默地摇了摇头也跟了出去。
  等到这场风波结束,服务员忙收拾着残局,却不小心碰到另外一桌客人的鞋子。
  “抱歉!”
  “没关系。”那位客人笑了下,将脚收了一下,又看向对面的人:“蔡总也喜欢看热闹?”
  “年轻人总是要闹腾闹腾才有朝气啊。”对面的中年男子微微笑了下,又看向她:“程秘书觉得呢?”
  程析摇了摇头:“我这个人喜欢安逸,太闹腾的事情通常都与我无关。”
  “所以,程秘书是不打算答应我的请求了?”
  “抱歉。希望以后百瑟可以有机会和您合作,至于我,只是个无名小卒,不值得蔡总费心的。”程析面上的笑容客气而疏离:“辛苦蔡总跑这一趟了,这次就由我来买单吧。”
  她站起了身,微笑点头后便离开了。
  出门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程析回头看了一眼那已经被收拾回原样的桌椅,嘴角微微翘了一下,那个女孩子,看起来居然有几分侠气啊。
  她摇了摇头,对于自己脑海里莫名的想法不置可否。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开坑,谢谢各位小天使赏光,么么哒~~~
 
  ☆、第 2 章
 
  “人事部。”杨舒文看了一眼手里的文件:“应该是公司里面最不受重视的部门了吧。”
  “差不多吧,纪总当初创立公司的时候,招聘用人方面采用的并不是传统的面试,而是由行政部和企划部进行直接培训。人事部日常工作也就只剩下考绩方面了。”卢秘书认真解释道。
  “那就人事部吧。”杨舒文将文件递还给她,又叮嘱了一句:“纪总和程秘书那里我来说,这件事你不用管了。”
  “好的……”卢秘书答应过后,却又有些迟疑:“那个……”
  杨舒文抬头看向她:“还有什么疑问吗?”
  “程秘书她……”卢秘书面对这位年龄和威严并重的新任上司,心里还是有些忐忑的。但是整个秘书办公室都对程析现在的境况有些担忧,新来的上司又不知道脾性如何,这几天工作都有些提心吊胆。
  “调职报告已经在你手上了,还有什么疑问吗?”杨舒文眉头微蹙:“有时间的话,不如把我要的资料叫过来?如何?”
  卢秘书慌忙躬了下身出去了。
  杨舒文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外,才站起身来看着这间办公室。
  她以为纪家大小姐看上的人总要有几分不一样的地方,但是程析的办公室看上去到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杨舒文轻倚在办公桌上,手指敲了几下实木的办公桌桌面,蓦然间想到什么后便拿起了桌上的电话:“喂,郑总……”
  郑晓沐听着电话那边的解释,轻笑了一声:“劳烦杨秘书费心了,蓁蓁说想去体验一下生活,我这个做嫂子的总不能拦着。不过她的斤两杨秘书您也清楚,太重的工作任务怕是还不能胜任……”
  杨秘书听出其中的意思,倒也放下心来,她随口应道:“还请郑总放心,宫小姐在百瑟,一定不会受委屈的。”
  宫颐蓁耳朵贴在嫂子的手机旁边,听她和那边说好挂断电话后,立马站起身抱住了自家嫂子:“嫂子,果然还是你对我最好!”
  “那,你是不是要给我一个理由,为什么不愿意跟着纪总学东西啊?”
  “纪锦莀……纪总太忙了,我怕给她添麻烦。”宫颐蓁拿起一旁的果汁小口啜着。
  郑晓沐递给她一块水果:“哟,你转性啦,还怕给别人添麻烦?”
  “嫂子~”宫颐蓁张嘴接过水果:“不要说的我只会惹事好不好?”
  “那你昨天出去,咖啡厅那事是怎么回事?”郑晓沐笑着看向她。
  宫颐蓁撇撇嘴:“那是他活该!”
  郑晓沐还想说些什么,宫颐蓁已经把手中的杯子放下:“这事解决了我就放心啦。嫂子,中午不用等我啦,我跟茵茵去逛街呢。”
  “你有自己的小心思吧?”郑晓沐刮了下她的鼻子:“不跟我说算了,晚上早点回来啊。”
  “知道啦!”话音还没落地,人已经跑到了楼上去换衣服了。
  杨舒文那边终于给了答复,百瑟的人事部职员,听起来倒是很清闲的工作,关键是见得人多,在公司里制造点什么机会也方便。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