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8

澳门金沙真人娱乐

时间:2018-09-02 09:07:23  作者:烟波钓月

 

 
《影后吸猫日常》作者:烟波钓月
 
文案:
秦月本是台上花,名声流传五湖四海,一朝穿越到百年后的现代,成了十八线新人,无人问津。
她每天起早贪黑兢兢业业,白天和竞争对手薛语冰相♂爱♂相♂杀♂,晚上回到家还要伺候一只叫鳕鱼饼的猫。
 
直到有一天,秦月发现鳕鱼饼就是薛语冰。
秦月:“喵喵喵?”
***
薛语冰神色淡漠:我有洁癖,不太喜欢和别人过多接触。
鳕鱼饼疯狂撒娇:脑门要摸爪子要摸jio也要摸摸摸!
  
食用指南:
伪傲娇真痴汉喵·攻*台上一枝花台下被喵压·受
高糖巨苏预警,甜到旋转跳跃闭着眼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娱乐圈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月,薛语冰 ┃ 配角:谢元仪,乔巧,张爸爸陆爸爸 ┃ 其它:
 
 
 
第1章 
  太阳很大,仅靠两排新种的行道树并不足以阻挡热量,整个地面被源源不断的紫外线炙烤着。温度向上蒸腾,连空气都闷热了起来。
  这样的天气,实在不是个出门的好时候。
  可秦月还是下了楼。
  出门前,她在鞋柜角落里搜刮出一把雨伞,看着上面厚厚一层灰,她顿时心里一咯噔。
  迟疑着想放回去,可感受到从窗外照射.进来的明晃晃的太阳,她一咬牙,还是试着撑开看看。
  烂伞。自伞圈儿到伞面破开一个大口子,连伞骨都露出了好几根。
  “唉。”轻叹一声,她把雨伞拍拍干净,折好放进抽屉里。也不知道是前几任租客丢在这儿得了。
  她脱鞋进屋,重新洗了手,进卧室里翻出一只鸭舌帽,也顾不得和衣服搭不搭了,匆匆出了门。
  楼道里飘着一股久挥不去的霉味,建筑背阴,长年累月地积着潮湿。秦月捂着鼻子一口气冲下楼,感受到迎面而来的清新空气,方才放下手臂,大口大口深呼吸起来。
  她穿着长衫出来,走在路上很快就出了一身汗,衣袖裤腿儿黏在身上的滋味很是不好受。过了马路,一溜儿小吃店,再往前走几步就是包子铺。
  这家包子便宜又好吃,前面已经有好几个人排队。秦月站在队伍后,看着铺子里蒸笼一开一合,丝丝香气飘进她的鼻尖,却并没有勾起她更多的食欲。
  再好吃的东西,连吃整一礼拜,任谁也腻了。她悄悄捏了捏衣角,摸到里面那张薄薄的纸,方才安下心来。
  排队无聊,秦月稍稍抬高了帽檐,目光向周围飘去。
  到这儿也有半个月了。醒来后面对眼前这个全新的环境,她其实并没有特别惊讶。毕竟死而复生这种事都真实的发生了,突然穿越到二十一世纪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人生在世衣食住行,她如今只是一个刚毕业的学生,半个月来跑了好几个地方试镜,现在都石沉大海。坐吃山空,眼看着就快要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
  这条街天天都来,可依然让她感到新鲜。一间间店铺把过路两旁嵌得满满当当,店家们聪明的很,想尽各种办法装点门面,个个招牌都十分亮眼。
  只是这一个个缺胳膊少腿儿的字不仅写法怪,看着着实累人,语法也是新奇得很。
  炸鸡,贡茶,串串香,若是只看名字她完全不知道这些是什么,走进店里方才明白原来都是食铺。店小二们都十分热情,可抬头一看价目表,秦月还是灰溜溜地离开了。
  在有收入之前,她只能接着吃包子。
  蒸笼的香味和热气逐渐靠近,快轮到秦月了。她摸着空荡荡的肚子,心想今天开开荤,便吃个肉包吧。
  脚边突然有团毛茸茸窜过来,秦月还没反应过来,裤腿儿就被那团白色的东西轻轻拽了拽。
  心中一凛,警铃大作,她急忙低头向那里看去。
  这是......一只猫?
  在黑黢黢的水泥地上,这只通体雪白的猫咪尤为亮眼,宛如泥沼中开出的一朵荷花,从头到脚都伸展着洁白。
  秦月穿着阔腿裤,猫咪大半个身体都躲在她宽大的裤脚中,只露出一条白嫩嫩的尾巴在外面甩来甩去,左边撩撩,右边摆摆,仿佛在点兵点将。
  绷得凌厉的眉眼顿时柔和一片,秦月忍不住蹲下.身去摸它。
  她喜欢猫。前世养的那只猫也是这样的白,一点其他杂色都没有。猫咪大概是通人性的,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像极了宝石。
  从无名小卒到声名远扬,那只猫陪着她度过了无数个苦闷枯燥的日子,可最终却......
  “喵呜--”躲在裤腿儿里的小白猫忽然钻了出来,爪子又往上扯了扯,发出一声清澈的奶音。
  秦月的微笑僵在半路,眼中的温柔被突如其来的震惊给震得稀碎。
  眼睛......那双金色的瞳孔,和前世完全重合!
  秦月整个人恍惚成了一滩泥,并没有注意到小猫眼中一闪而过的狡黠。
  小猫索性整个钻出来,绕着她跑了一圈儿,尾巴搭在她脚踝上一舔一舔。
  秦月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被一只猫吃了豆腐。
  “不会吧......”她喃喃道。
  小猫忍无可忍,两只前爪狠狠地往地上一拍,扯着嗓子奶声十足的又“喵--”了一句。
  哼,傻瓜,竟然还不来摸摸我!
  秦月愣了。
  小猫见到她一副呆呆傻傻的样子,以为是自己刚才吼了她,把她吓到了,便把前爪往回一收,又软成一团,躺在她洗得发灰的鞋面上。
  可以说是非常乖巧了!
  秦月被它这副秒怂的样子给萌到了,笑得眼睛都弯成了月牙,试探着伸出手,在它的背上轻轻一抚。
  秦月的手刚挨到小猫的背,它就主动拱了上来。
  想被撸的心情表现得十分明显了。
  秦月的心瞬间冲进一道暖流,那些无助与苦闷通通被驱逐了,有如被烘干的白衬衫,每一粒纽扣都飞扬了起来。
  它看起来是这样的熟悉,又是这样的可爱,这大概就是缘分吧。秦月在心里默默对自己说道。
  秦月眼中的眷恋,小猫看得分明,很是满意地甩了甩尾巴。
  她还记得自己就好,哼,半个月不来找它,它还以为这个无情的女人把自己给忘了呢!
  秦月注意到小猫的一只爪子一直拽着自己的裤腿,尾巴也不停地在她的脚踝上甩来甩去,它这是饿了吗?
  鬼使神差地,她说道:“小白,你饿了吗?”
  小白是什么鬼,这名字好难听!
  小猫顿时就想炸毛了,可是被她这么一问,它想起来自己好像真的很饿,根本没力气炸毛了。
  呜呜,这个狠心的女人,到了这里也不吱一声,害它找了大半个月,白天累死累活,晚上还要出来到处找她的下落。
  好在今天它得了空跑过来,不然又不知道还要找多久!
  “喵呜--”大橘为重,看起来跟着她有肉吃的样子,还是先怂一波吧。
  秦月看着小猫俩眼睛眨巴眨巴,连喵耳朵都软软地搭在脑袋上,一副弱小可怜又无助的样子,心都化成了一汪水,柔声道:“我给你买吃的。”
  “姑娘,早点什么?”排队排到秦月,这几天来老板已经和她混了个眼熟,一见她便扬起一个笑脸。
  “呃......”秦月忽然困窘起来,她摸了摸衣角,又看了看身边这只“饥肠辘辘”的小猫,一咬牙一跺脚,对老板抱歉道,“不好意思,我先不买了。”
  说罢,便抱着猫咪出了队伍。
  她少吃一顿没什么,这只小猫也不知道饿了多久,再不吃点东西可别饿出毛病来了。
  秦月一把将它抱起,却不知该往哪里走。
  哪里有它可以吃的东西?
  “嗷喵--”
  秦月顺着小猫的眼睛看去,前面几步路远的地方,有一家便利店,通过透明橱窗,她看见里面那排货架上贴着一张挂牌,辨认一番,正是“猫狗食区”。
  小猫舒舒坦坦地躺在秦月的怀中,享受得眼睛都眯了起来,身体随着她的脚步一下一下颠着。
  颠着颠着,它忽然感受到两团柔软在自己的爪子下面微微起伏......
  秦月听见小猫嘤咛一声,往怀中一看,却发现它的小脑袋上有些不对劲,两只喵耳朵竟是泛着一层粉。
  这是,饿到害羞?
  秦月失笑,把猫咪爱怜地往怀里又拱了拱,大步走进便利店。
  俩喵耳朵顿时红成了水蜜桃!
  两手空空出去,抱猫拎粮回来,只不过拎的是猫粮。
  秦月拿出两只小碗,一只倒水,把猫粮倒进另一只碗。她放下小猫,忍不住又摸了摸它的毛,柔声道:“吃吧。”
  可小猫看起来并不是很喜欢吃猫粮的样子,舔了几口水,旁边的猫粮一口没动。
  秦月只当这只小猫害羞,不喜欢被人看,便起身拿着刚才半价活动买来的鳕鱼饼往厨房走去。
  饼握着有些分量,每餐配上紫菜汤应该够吃两天了。秦月盘算了下钱包里剩下不多的几张钞票,深呼吸一口气,不管了,明天就去试镜,当群演也行。
  “喵--”小猫突然啪嗒啪嗒跑过来,对着秦月手里的鳕鱼饼喵喵喵地叫。
  秦月看了看猫,看了看饼,“你想吃这个?”
  “喵!”小猫欢快地摇着尾巴。
  不吃猫粮要吃饼?
  有猫饼啊!
  作者有话要说:  薛语冰:呵,女人,你的鳕鱼饼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
  哈哈哈我月汉三又回来啦!好激动,不知道该说啥好,就…给大家拜个早年?
 
 
第2章 
  秦月蹲下来,一下一下地抚着它:“可是这里面有酱,太咸了。”
  小猫的尾巴一下就蔫了,整个身体软趴趴地睡在秦月的拖鞋上,四只爪子抱住她的脚踝,“喵呜喵呜”地轻咛。
  嘤嘤嘤,一个饼都不给我!
  区区一个鳕鱼饼算什么?
  本喵连麻辣烫都没在怕的!
  秦月对它的可怜攻势完全没有招架之力,只得笑叹道:“好啦,给你吃就是。”
  “喵喵喵!”小猫的尾巴马上就翘了起来,小爪子兴奋地在秦月的拖鞋上拍拍拍,成功薅下鞋面上本就要掉不掉的大脸猫刺绣。
  噫,这是什么?
  它用一只爪子捏着这块装饰,金灿灿的眼中是毫不掩饰的鄙视。
  这大脸盘子猫长得也太丑了,它有什么资格睡在秦月的拖鞋上!丢掉,哼!
  秦月目瞪口呆地看着小猫爪子一探,又把她另一只拖鞋上的刺绣给扯了下来,然后蹦到垃圾桶边上,撒气般狠狠往里一扔。
  待小猫转头,它又是那副得意洋洋的喵皇帝样子。
  “你,你这败家猫崽!”秦月生气了,怎么,长得好看就能撕人家拖鞋了?
  “喵喵喵!”谁叫你让别的猫睡在鞋上!
  小猫表示它也生气了!
  “猫粮你不吃,非要吃我的饼,你就是猫饼!”
  “喵喵!”你这蠢女人,竟然给我吃猫粮,你才猫饼,哼!
  秦月突然一股委屈直奔心里来:“吃了上顿没下顿,试镜到现在也没个消息,我可容易?你还不领情!”
  “喵......”刚才人猫对刚的气势顿时就瘪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满腔的愧疚。
  小猫主动跳上秦月的脖子,用毛茸茸的爪子去蹭她的脸颊。好啦,别难过了嘛,有我罩着你,包你天天吃香喝辣!
  呵,我薛语冰的女人还愁找不到工作?
  秦月当然不知道它古灵精怪的内心所想,却仍被这猫爪子一蹭一蹭地逐渐恢复了平静。
  唉,跟一只小猫咪置什么气呢。
  秦月伸手抚着它软绵绵的背,试探着问道:“你,可听得懂我说话?”
  “喵!”小猫尾巴一扬,得意得几乎要竖到天上去了。
  本喵不仅听得懂,说起普通话来比你还顺溜呢!
  秦月没注意它的反应,却是呆愣愣地看着眼前这双金色的瞳仁。
  怎么会这么像呢。
  “咕噜咕噜......”
  秦月的脸颊上立刻飞来一抹红霞,虽然眼前是一只猫,可这只猫是会和人交流的,四舍五入就是一个人了啊!
  秦月有些尴尬地把猫咪抱回桌子上,一边拆开食品包装,一边柔声道:“你一半,我一半?”
  “喵呜——”喵大爷尾巴一摇一摇,表示批准了。
  包装纸一打开,鳕鱼的鲜甜和面包片的醇香被一层浓郁的酱料连在一起,随着丝丝缕缕的热气向外传。
  秦月吸着鼻子闻了一口,被包子霸占一礼拜的味觉神经终于有了一片新天地。
  她把饼切成两半装进两只碗中。猫咪不能吃咸的,得把它那份上面的酱料刮掉,可找了半天,餐桌上没勺子,便转身进厨房去拿。
  “小白,你先等一等,我去拿了勺子你再吃。”
  秦月的声音从厨房传来,小猫又是浑身一炸。
  说了不要叫我小白!
  本喵的名字比这好听多了!
  唔,这个饼倒是真的香。小猫的目光从秦月玲珑的背影转向眼前的这半块鳕鱼饼,顿时食指大动。
  素了这么久,难得开次荤,不管了,先吃为上!
  秦月回到餐桌,看到小猫面前被舔得洁白发亮的瓷碗,再次目瞪口呆,手里的勺子差点掉到地上。
  不是吧?!
  “这么咸你也啃?”秦月简直一口老血往上翻,这半个全下去了,它会不会出事啊!
  秦月只要一想到它倒在地上一抽一抽生病的样子就特别难过,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小猫知道秦月在为自己着急,可它说了半天也只是“喵喵喵”,秦月又听不懂,它便只能懊恼地低着头,两只爪子叠在一起搓搓搓。
  这个傻瓜,以为我是病猫吗!
  秦月越想越难过,不敢再接着想下去了,走过去一把抱住小猫,紧紧地摁在自己怀里,郑重地说道:“我下午就去试镜,再选不上就去当群演,你这两日就在这呆着,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